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9章 将拆房进行到底
又是日幕时分,李承乾与长孙冲两个并肩行于街上。
    “表兄,咱们这是要去哪啊?”李承乾个子小小的,影子却被夕阳拖的老长。
    “还能去哪里?到邢国公府上去找遗爱贤弟去呗。”长孙冲有气无力的回应着李承乾的问话。
    “邢国公?遗爱贤弟?到底谁家啊?”李承乾烦透了大唐人这一点,不说名字,只说官职,如果不熟悉,根本就不知道所指何人。
    “邢国公房玄龄,他家二小子房遗爱。知道了吧?”泥人还有三分土气,被李承乾接连追问,长孙冲也有也不耐烦。
    房遗爱?李承乾被这名字吓了一跳,突然想起这人是谁了,大唐绿帽王啊,后世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一见。
    不过李承乾惊讶归惊讶,面上却没有露出来,而且真要说起来,也是他李家对不起老房,必竟房遗爱没出轨,出轨的是李家女儿。
    总之李承乾也觉得这事儿挺磨叽,有种特对不起这个没见过面的妹夫的感觉。
    “小侄见过房伯父。”在太阳彻底落山之前,李承乾与长孙冲终于到了房玄龄的府邸,李承乾也如原以偿的见到了史上顶顶有名的一代名相。
    “老臣见过太子殿下。”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太子和长孙无忌家大小子,老房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他们俩个怎么混到一起,而且还跑到自己家里来。
    “房伯父,小侄等其实是来寻遗爱贤弟的,不知遗爱可在家中?”李承乾也不磨叽,直接说明目的。
    和这帮老家伙在一起没啥好说的,除了考校课业就没啥可干的了,还不如直接溜走来的爽快。
    “哦,犬子就在后院,等老臣引殿下过去。”虽然不知道李承乾二人找自家二小子干什么,但老房还是没有犹豫。
    “伯父公务繁忙,我等不敢劳烦,只需一位仆役引领即可。”李承乾心里还转着坏心眼呢,那里敢在房玄龄这里多待。
    “遗爱贤弟,遗爱贤弟,为兄看你来了。”还没有进房遗爱的小院,走在李承乾边上的长孙冲就开始叫了起来。
    然后一个身高几乎比李承乾高半个头的小子就从院子里冲了出来:“长孙哥哥,长孙哥哥,你可来了。”
    看这娃激动的样子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见了长孙冲就像是见了大救星一般。
    “遗爱贤弟,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当今太子殿下。”长孙冲被从院子里冲出来的小子一扑,直接一个趔斜差点摔倒,站稳之后,指着李承乾介绍。
    “遗爱见过太子殿下。”牛犊子一样壮的小子对着李承乾就是一躬身。
    “免了免了,都是自家兄弟,遗爱贤弟莫要客气。”李承乾瞅着眼前的壮小子,心中暗自咧嘴,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房玄龄的种。
    年仅7岁,身高就接近后世1.3米,而且长的膀大腰圆,放到外面说他爹是尉迟恭都有人信。
    仔细打量着房遗爱的李承乾发现这小子一直把左手背在身后,便好奇问道:“遗爱贤弟,你这左手怎么了?”
    直到此时长孙冲也发现房遗爱行为有异,不由不好奇的发问。
    “不瞒太子哥哥和长孙哥哥,小弟背书背的不好,被爹爹揍的。”房遗爱见被两人发现小秘密,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左手从身后拿出来。
    “这,这,唉,房伯父怎地下手如此之重。”看着房遗爱肿的像猪蹄一样的左手,李承乾觉得有些触目惊心。
    “苦了遗爱贤弟,上过药没有?”长孙冲道是有些见怪不怪,看了眼之后,面不改色的问道。
    “上过药了。其实也是遗爱不好,背书总是总不会,怪不得爹爹。”7岁的孩子就是老实,这要是等17岁,只怕早就离家出走了。
    “好了,遗爱,我们进去再说吧,哥哥们可是有事求你来了。”寒风中站着时间长了,长孙冲和李承乾都冻的有些受不了,拖着房遗受就往他的小院里走。
    “长孙哥哥有事就说呗,遗爱一定尽力。”房遗爱是老实孩子,自然不知道很快就要被这两个哥哥给卖掉。
    “先进屋再说,哥哥可是快要冻死了。”长孙冲在自己鼻子下面抹了一下,觉得自己鼻涕好像都被冻出来了。
    待进了房遗爱的房间,长孙冲抱着茶碗喝了一口热水之后,才缓缓说道:“贤弟,不知家中客房可有空的?让为兄等在这里休息一晚?”
    “当然没问题。”房遗爱挺起小身板,表示自己很义气,然后就开始吩咐侍女去准备客房,另外在李承乾的提醒下还让人去通知厨房弄些饭菜过来。
    没办法,这表兄弟俩自打早上起来吃了一点东西,整整一天都是粒米未粘。
    不是不想吃,只因中午的时候长孙无忌议事回来,看到被拆的七零八落的院子之后大发雷霆,责令长孙冲必须在天黑之前恢复。
    结果苦逼的长孙冲无奈之下连续开工,也顾不上吃饭。
    长孙冲不吃李承乾自然不好自己去吃,只能尴尬的陪着,不过好在东西已经制的齐全,只要泥瓦匠速度够快自然天黑之前可以搞完。
    可没成想,李承乾和长孙冲猜到事情的前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所有房间恢复完之后,长孙冲还没来得及体验一下,就被暴怒的长孙无忌赶出家门,声称‘冻死你算了’。
    长孙冲被赶出去了,李承乾再待在长孙无忌家里也觉着挺不是滋味儿,也就顺便告辞和长孙冲一起出来了。
    “两位哥哥为何如此狼狈?”房遗爱喜欢舞刀弄剑,却不喜欢读书,这和他的性格有关,并不表示他是傻子。
    长孙冲和李承乾天黑时到他这里,进屋就要借宿,而且看吃东西的样子,就像饿了好几天一样,这让他的好奇心大增。
    就在长孙冲不知应该如何开口的时候,李承乾却面不改色的说出一翻让他目瞪口呆的话:“此事说来话长,一会儿慢慢解释,为兄现在只是好奇,贤弟家里因何这般寒冷~”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