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0章 南方人不用炉子
“李高明!”长孙皇后的冷喝将李承乾的思绪打断。
    “母后,儿臣在。”李承乾如丧考妣的回应着,再也没有安慰长孙冲时的那种悲天悯人。
    看着此时李承乾乖巧听话的模样,长孙皇后只觉得伤透了脑筋:“两天时间,连拆两座重臣府邸。今天你要是不说个子午寅卯出来,当心你的一身好皮肉!”
    说话的时候,长孙皇后只觉得自己脑袋一炸一炸的疼,这小王八蛋实在太不让人省心。而且今天要不是把他叫回来的及时,只怕自己舅舅高士廉的府邸也难逃他的毒手。
    李承乾眼珠子乱转,极力想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到一起,略加思索之后问道:“母后,您说那石炭炉和火坑是否暖和?”。
    “嗯。”提起石炭炉和火炕,长孙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轻轻点点头。
    “那母后,您说父皇会不会在大唐境内推广石炭炉和火坑?”
    长孙皇后继续点头,她也想知道李承乾是怎么把方的说成圆的。
    “我大唐域广阔,如果等那些官吏把这两样事物学好,然后再传播到民间,怕是要超过3个月吧?”
    继续点头。
    “可官府无论如何推荐,总不如百姓自己认为好来的重要。而朝廷重臣宁可把家拆了也要安装的东西到底好不好呢?以我长安城百姓好奇的心性来说,必然会试试。所以,儿臣这样作是为了推广这些石炭炉啊!”
    看着继续点头的长孙,李承乾也有些没词了,可看老娘那样子根本就没打算让他停下,所以还必须接着说。
    “舅舅家里是作治铁器生意的,石炭炉的制作正好需要大量的铁器,如此一来对舅舅家的生意也有好处。”
    一连串三扁四不圆的说下来,李承乾也是弄的一脑门子汗,解释的有些牵强,但是如果按现实中8岁的的龄考虑的话,应该算是差不多可以过关了吧。
    “这么说你舅舅应该谢谢你?”长孙皇后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到底是不是在生气。
    “谢谢就不用了,都是亲戚里道的。”
    “嗯?!”坐在摇椅上的长孙猛的坐起身子。
    “不是,母后,儿臣不是这个意思。”李承乾也觉得刚刚那话说的不对头,敢紧弥补。
    “儿臣的意思是说,舅舅只作军械的生意才多大的业务量?钢材产量问题不解决,利润就一直也别想上去,对吧”
    长孙皇后见李承乾从民生又说到生意,也缓缓坐了回去,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但是石炭炉这东西不一样啊,首先它可以不是钢材,普通的铁制就成。第二在于量大,我大唐二百几十万户,那一户不需要一个?有一些大户甚至需要很多个。”
    只要和钱有关的东西,长孙都会感兴趣,听李承乾说的起劲,不由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母后您想啊,一个炉子就算是卖50文,一万个就是50万文,也就是500贯,一百万个就是50000贯,把那些富户都算上,怎么也需要三百万个,那可就是十五万贯。”
    “十五万贯?”长孙也被李承乾所说的数字吓了一跳,只是一个炉子而以,就可以产生这么大的利润?
    此时的长孙已经有了把石炭炉子的生意拿到宫里来经营的打算。
    “嗯。十五万贯!这还只是普通的炉子,如果作一些高档的,卖给一些富户,能卖到大概16万。”李承乾点头表示肯定。
    聪明的李承乾当然不会提醒精明的老妈,在大唐的南方其实是不用炉子的。
    “行了,你下去吧,你舅舅这事我还得再考虑考虑。”大唐初立,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帝国皇室虽然得到江山,但却没有财富的积累,长孙皇后署理后宫,已经快要被钱给憋疯了。
    “不是,母后,儿臣的事儿还没说完呢。”李承乾就属于典型的得了便宜就卖乖的类型,看长孙不提他拆房子的事情,立刻打蛇随棍上,准备提要求。
    “你还有什么事?不是都解释完了么。”长孙没心思陪他耗,只想让李承乾快点走。
    “是另一件事,就是管库房的钱管事,您把他派给我吧。”
    “钱管事怎么得罪你了?就因为上次他说了春晓几句?你就打算报复他?”长孙对于儿子睚眦必报的性子可是了解的很,那钱管事如果真被他惦记上,只怕不脱层皮绝对不能算完。
    “没有,他就一破草根,我报复他干啥?欺负人也要看对像。”李承乾有些郁闷,怎么在老娘心里留下这么个坏印像呢。
    “那你要他干什么?”长孙搞不楚李承乾的动机,一直不断的追问。
    “我就是想让他帮我跑跑腿,办一些事情。”
    “跟本宫说说什么事,如果可以我就派他过去。”
    “就是城郊那座石炭山的事情,我打算把那山买下来。”眼瞅着不说不说,李承乾干脆的担白交待了。
    “买山?你要那石炭山作什么?宫里需要的时候再买也就是了。”长孙发现越来越搞不懂自己这儿子到底在想什么。
    “母后,石炭很快就要大量使用,这可都是钱呢。”李承乾知道,对长孙说啥都没用,只有提钱。
    可李承乾没想到,他没等到长孙的答复,却等来身后的一个脑瓢,他老子李二陛下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这是在与民争利,如果不想被弹劾,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啊?!”这下李承乾彻底懵了,自己买个山开矿,怎么就成了与民争利了?那矿山是老百姓能买起的么?
    而且这便宜老爹是啥时候进来的?刚刚一直没听着门响啊,难道……,老头子一直在屋里?
    看着李承乾傻愣愣的样子,长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李二说道:“二哥却是把高明吓到了呢。”
    “见过父皇。”被长孙一打岔,李承乾总算是反应过来,连忙给李二见礼。
    老李同志撇撇嘴,哼了一声,用手中卷起的书对李承乾点了点,然后对长孙说道:“观音婢,你可是被这逆子给骗喽!”
    “嗯?骗了?不知二哥所说是……?”精明的长孙皇后目光一凝,扫了李承乾一眼后,对李二陛下问道。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