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4章 大唐高级喷子
看到李二眼中寒光,王御史抱着笏板的手哆嗦了一下,但想想家族给的任务,还是咬了咬牙说道:“臣,弹劾太子殿下,骄淫奢华,贪索无度……,等五条罪证。”
    一直在纠结着弹劾为什么还没来的李承乾嘴巴张的老大,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这混蛋弹劾的竟然是这些。
    扭头看看自己的老子,发现老李同志也是面色铁青。
    谁的儿子谁知道,李承乾那破宅子李二陛下一个月能去十好几次,奢华不奢华能不知道?
    贪索无度?这小子天天连院门都不出,跟特么大姑娘似的,贪谁去?
    最艹蛋的是自打入冬天始,‘兰若寺’里面已经套了8只兔子、9只野鸡了。如果这样都算贪图享受,那李承乾也只有去住桥洞了。
    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李二陛下将爆发边缘的怒火忍住了,扭头将瞪起眼睛就要出班的长孙无忌止住,对李承乾说道:“太子,既然王卿弹劾于你,你可有自辨啊?”
    “父皇,儿臣确实只有几句话要问问王御史。”就是泥人还有三分土气,更别说从后世穿越而来的宅男喷子。
    “哦,那你问吧。”李二陛下这可就是摆明车马给自己儿子撑腰了。
    不过这事儿想想也是,人家孩子才8岁,你跑去当着人家面说人家儿子怎么怎么不好,不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别说没有这回事儿,就算是真有,只怕听的人也不会高兴。
    从自己的位走出来,站到朝堂中央,李承乾先是向王御史行了一礼道:“见过御史大人。”
    举手投足之间一派孔颖达所说的君子风范,看在孔老头眼中不住点头,同时看向那个王御史的目光却颇为不善,只因为那个混蛋没还礼。
    不过李承乾并不在乎对方是否还礼,他是下来对质的,马上就是一场撕逼大战,礼不礼的无所谓了。
    “不知御史大人弹劾本王五条罚状,可有证据?”虽然李承乾不知道这个王御史为什么要针对自己,拿这种莫许有的罪名扣自己,但好歹他也是后世过来的人,知道凡事要讲个证据。
    “太子殿下,吾身为御史,自有风言奏事之责。”对一个8岁的孩子,虽然是太子,王御史也并不怎么在乎。
    “哦。那御史大人是听谁说的?”李承乾才不管他什么风不风言,反正只要想弹劾他就必须有证据。
    “怎么?太子殿下想要报复?”
    “所谓诬告反座,报复又有何不可。正所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这风是从什么地方吹来的,说说又如何?”李承乾借用身份,自然能压得住这御史。
    而且这是朝堂之上,皇帝老爹又是站在自己这边,李承乾当然不怕这御史,几乎是步步进逼。
    “孔子曰:以德报怨,殿下何以例外?”
    “御史大人回去多读读书吧,莫要拿着无知当有趣。须知孔子当时说的是:‘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这……。”
    “不错,确实如此。殿下说的没错。”孔颖达对李承乾能以论语中原话将王御史驳回表示很满意。
    “这什么?我大唐给你俸禄,养你这种无知之人干什么?就是为了让你胡乱诬告他人么?”
    “我……。”
    “你身为朝庭御史,不思为君分忧,反而不辨事非的为他人蒙蔽,言官要是都像你这样,那可真是我辈读书人的耻辱。”
    “微臣风言奏事就是为君分忧,至于查证不是我御史之责。”王御史趁着李承乾说话停顿的空当,插言说道,‘风言奏事’就像是万金油一样,可以被他应用在任何地方。
    李承乾见这混蛋还不死心,打算继续攀咬下去,便随口问道:“你可知本王今年多大?”
    “呃~”王御史略一犹豫,大概算了一下,便说道:“8岁。”
    “你也知道本王8岁?那你弹劾的时候就不会想想,把那个淫字给去了么?”
    “太子,你不知道,老王天赋异禀8岁就能淫了。哈哈哈……”程妖精的怪笑如夜枭般在大殿中响起,搞的满朝文武纷纷侧目。
    李承乾却在此时松了口气,暗叹这帮拿‘风言奏事’当盾牌的高级‘喷子’果然厉害,如果不是老程突然插言,只怕自己还真是喷不过他。
    “你,程老匹夫,你莫要欺人太甚。”王御史如何受得了程咬金这等侮辱,如果被他咬死了这句话,只怕这名声可就毁了。
    “欺你?咱老程就欺你了,你能怎地,有种也给老程来个风闻奏事,看看老程能不能把你第五条腿弄折喽。”程咬金果然不愧有魔头的称号,言谈间荤腥不忌。
    “你……。”王御史的确不敢和程咬金这混人较劲,只因这魔头真有可能说到做到。
    弹劾太子这种事情御史言官们最喜欢作,而且就算是弹错了也没大问题,反正太子这个位置摆在那里,就是给他们弹着玩的。
    可这些武勋贵族不一样,敢弹劾,就要做好事后被报复的准备,而且报复来的极快,虽然不至于取人性命,但被揍个鼻青脸肿却是怎么都免不了的。
    “咋啦?莫不是想要和老程单挑不成?来来来,老程让你两只脚。”说话间程魔头就要往出走。
    “知节,莫闹了。”李靖见势头不对,一把拉住程咬金,生怕他一个收不住,真把那王姓御史给搞挺了。
    “哼,姓王的小子,你给老程小心着点。”被李靖拉住之后,程咬金顺势止住身形,撂下一句狠话,又恶狠狠的瞪了王御史一眼,再不说话了。
    “陛下……。”差点被揍的王御史擦了把冷汗,就要向李二诉苦。
    “好了,都闹够了吧?”李二陛下对着下面众臣工扫了一眼,沉声问道。
    至于那个王御史,李二陛下连瞅都没瞅一眼。王家放出来试水的一条狗而以,完全没有必要理会,让李承乾辩解,也是想让他长长见识。
    再次扫了一眼众朝臣,李二陛下沉声说道:“太子行为不检,着罚俸三月。王怀处事不清,辨事不明,着停职自省半年。退朝。”
    “退朝~”随着李二陛下离开,内侍的尖利嗓音再次响起,李承乾的第一次上朝也就此落下帷幕。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