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3章 老李的考校与警告
    因为李承乾的事情,马球是打不成了,一众武将,为了谁先装配马蹄铁,差点动手上演全武行。

    最后还是李二陛下拍板先装备边军,这才结束了一场闹剧,但作为这场闹剧的起人李承乾,却被皇帝老子一路从龙原训斥到皇城之内,直到进了丽正殿为止。

    “承乾,你可怨恨那尉迟恭?”待回到丽正殿,接过长孙煮好的茶之后,李世民正色问道。

    “怨恨?为什么?”李承乾原本还准备继续迎接老头子的暴风骤雨,冷不防老头子来了这么一句。

    “他在营地一点没有给你留面子,你不恨他?”李二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承乾,而站在李二身后的长孙却一阵紧张。

    李二这话虽然是笑着问的,但其中含意不言可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考验李承乾是否有容人之量。

    需知李承乾的外号可是睚眦必报,当着满朝文武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如果说他不记恨,那分明就是假话,如果说记恨,那就过了人君的底线。

    所以长孙皇后才会如此紧张,生怕李承乾的回答有什么闪失。

    然而李承乾的回答却大大的出乎李二和长孙的预料:“父皇,尉迟伯伯已经够丢人的了,我记恨他干嘛?”

    “哦?说说看,他怎么丢人了?”李二愣了一下之后,脸上笑意更浓。

    “当然丢人啦,身为大将军,竟然不知道马蹄铁的用处,还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完全暴露了一个文盲的本质。”作为一个后世穿越众,李承乾想问题的方式和大唐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文盲是什么?”长孙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就是看着文字,却不识得,有如目盲,简称:文盲”李承乾憋着笑回答。

    “你这孩子,尽编排人,记得出去不要乱说,小心你尉迟伯伯揍你。”

    “是,儿臣知道了。”

    “那尉迟和程咬金当众叫你‘小子’你不生气么?”李二还在继续适才的话题。

    “这有什么要生气的?”李承乾被李二问的一愣,随口答道。

    在他的印像中这是一个很亲切的称呼,在后世他小的时候,父亲的一切同志叫的比这狠多的,什么‘小免崽子’,‘小瘪犊子’,‘**崽子’。

    这就是后世和大唐的区别吧,习惯了后世各种奇葩称呼的李承乾对‘小子’这样的称呼完全不感冒,反而觉得这帮老货已经嘴下留情了。

    李二也被李承乾的反应搞的一愣,完全没想到李承乾会这样反问一句,想了一下才说道:“你必竟是储君,他们是臣子。”

    直到这时李承乾才搞明白李二到底在想什么,略一琢磨之后,才缓缓说道:“父皇,其实尊重并不重要,相对于尊重,忠诚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喝茶不语的皇帝老子,李承乾接着说道:“至于称呼这样的事情,儿臣认为他们只是在表示他们和皇室之间的亲密关系。”

    “嗯。你能想到这一点很好。”对于李承乾的说法,李二陛下点点头,表示认可,末了嘱咐道:“记住,不要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去记恨那些朝臣。”

    “儿臣明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人至察则无徒。”李承乾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差点顺嘴把后世名言‘人至贱则无敌’说出来。

    “嗯,这一句用的挺是地方,看来这段时间还是看了些书的。”不知道李二陛下如果听到‘人至贱则无敌’这一句会不会继续表扬李承乾。

    言罢也不等李承乾说话,抚着手中茶碗沉吟道:“不过,这段时间尉迟的确是闹的有些欢了,看来需要把他调出去。”

    这种时候李承乾除了保持沉默还能怎么样,朝政这种事情决不是他现在一个8岁娃娃可以插言的。

    正所谓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太子这个尴尬的位置虽然牛逼,但其实也是个苦逼,每说一句话都要三思,要不然就是被人攻讦的把柄。

    不过李二陛下好像今天来了兴致,非要逮住蛤蟆攥出尿,坚决不放过李承乾,见他不语,就接问道:“承乾,以你的智慧应该能理解我为什么要把尉迟调出去吧?”

    李承乾很想说不知道,不过看到长孙在李二陛下身后不断示意只好点头:“我大唐初立,虽不能说内忧外患,但也是群狼环伺。所以朝堂需要的不是对立的平衡,反而应该团结一心,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

    “而尉迟伯伯仗着自己的功勋,持功自傲,由今日如何对待儿臣,便可看出他对朝臣会如何,长此以往必会在朝堂引起对立……。”

    李承乾话未说完,李二陛下就爆出一阵大笑,点头说道:“不错,真不错。你能看出这些,足够了。”

    “谢父皇夸奖!”能得到老头子的表扬,李承乾还是挺高兴的。

    “行了,别抽着一张脸,为父还能吃了你不成。”李承乾像便秘一样脸让李二陛下有些哭笑不得。每次想要考校一下这惫懒的小子,都是这样的表情,老李同志也是无奈。

    最终李二陛下还是放过李承乾,摆摆手让他下去,临走时嘱咐道:“这段时间你消停一点,莫要再折腾了,明白吗?”

    “喏!儿臣明白。”

    “去吧!”

    “二哥,今日为何这般折腾于他?”见李承乾走的没影子了,长孙一盘果干放到李二身边,喂他吃了一颗之后问道。

    “警告他一下罢了,这小子花样太多,粘上毛比猴儿都精,不警告他一下,弄不好他真能背后捅咕尉迟。”李二眯着眼睛沉吟着说道。

    他怀疑很多问题,唯独对李承乾的一肚子坏水从不怀疑,睚眦必报的外号可不是平白得来的。

    那些平日里得罪过他的,哪一个事后没吃过亏,钱管事只不过说了他的侍女春晓几句,这小子嘴上说不报复,结果现在钱管事被累的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了。

    李秦自以为得计的抢了他辅助孔颖达编纂《五经注义》的差事,结果掉在书堆里,爬都爬不出来,天天被孔颖达追在屁股后面,眼睛都累出黑眼圈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