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0章 李承乾的无奈之举
    “老伯,我看村子里好像都是以制菜油谋生吧?”连油坊的老家伙都没听说过大豆油,李承乾这回算是彻底死心,想要吃到大豆油不得不别谋他途。

    “是啊!这样可以增加一些收入,手中多些钱财,遇到荒年也可以维持下。”郑老汉将手里的烟袋点燃,吸了一口说道。

    “我手中有一种制油的方式,不知老伯可感兴趣?”既然已经知道大豆油不存在,李承乾也不想磨叽,反正教给谁都一样,只要自己能吃到就好。

    至于说用这东西赚钱,李承乾认为完全没有必要。

    不是因为高尚,实在是因为这东西产量并不高,按照他提供的方式,最多能出产14%的大豆油,这决不是普通百姓能消费起的。

    “可是小公子所说的大豆油?”郑老汉眯着眼睛问道。

    “不错。”李承乾点点头。

    “为什么?小公子就那么相信小老儿么?”

    “没什么相信不相信,我只需要有这东西就成,并不在乎这东西是谁作的。”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如果李承乾是穿越在普通人家里,他可能会在乎技术外流。

    但现在他是太子,技术不技术的和他没什么太大关系,他现在巴不得没人知道制油技术是他传出去的。

    前段时间折腾的太过,已经有不少朝臣准备弹劾他,而且皇帝老爹更是一再警告,不要再搞这些东西。

    不过李承乾说的轻松,郑老汉却听傻了,呆呆的问道:“小公子不怕老头子把密方传出去?”

    “当然。老伯也能看出我们不是普通人家子弟,所以制油所得的钱财我们并不看在眼中,老伯明白了吧?”李承乾一本正经的沉声说道。

    站在一边的王五等人却是脸上不住的抽抽儿,李承乾不在乎,可他们在乎啊,那可都是钱呢。不过很快他们就现事情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因为李承乾并没有避开他们,而是很大方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制油的方式说了一遍。

    从蒸豆饼开始,一直到最后的压制过程,没有任何避讳。

    不担郑老汉听的明白,就连王五等人也听的明白。

    直到此时,众人才相信李承乾是真不在乎油是谁榨出来的,他只是想吃。

    榨了一辈子油的郑老汉,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要承乾,心里琢磨着,如果这小子是他孙子,自己一揍死他。

    就特么没见过这么败家的玩意儿,这种从来没有大唐出现过的东西,那可是垄断生意,只要搞的出来,卖出去就是钱。

    可李承乾的作法看上去就像和钱有仇一样,当着这么多人把密方说出来,只怕很快这种油就要卖的满长安都是了。

    “如何?老伯现在信了?”不知道郑老汉转着什么念头的李承乾笑着问道。

    “信,信了。不过娃娃,你家里大人要是知道……。”郑老汉还是有些担心。

    城里的达官贵人可不是他一个小老头儿能惹的起的,他也是怕李承乾家里人找上门来。

    “放心吧老伯,我家里不作这个生意,而且这方法只有我知道,回去之后我不说,就没人知道。”看着纠结的老头子,李承乾安慰他道。

    末了还指了指一边的王五等人,开玩笑般的说道:“老伯,您要是不搞这个,他们可就要去弄了。”

    “吾等不敢!”王五和另一个护卫还没等郑老汉接话,便同时躬身说道。

    虽然他们不知道李承乾的身份,但看裴行俭恭敬的样子,也知道这少年不是一般世家之人。

    “哎呀我艹,你们成心的是吧?老子不就是想吃点油么?你们这个不敢,那个不干的,成心和老子作对是吧?”李承乾终于是炸毛儿了,自从遇到裴行俭之后可谓事诸事不顺,也不知得罪那路神仙了。

    “吾等不敢。”李承乾一彪,在宫里待了半年养成的上位者气息不自觉得流露出来,整的连坐在一边的郑老汉都跟着王五等人一起赔罪。

    “今儿我把话放这,你们敢也得作,不敢也得作。尤其是你,老郑头,七天之后我来买油,要是没有全村砍头。”说好话不听,那就只能来狠的,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一听要砍头,郑老汉当时就双膝一软,脆了下来。

    “七天制出油来,自然饶你一命。而且我劝你最好别打逃跑的主意,否则就是跑到天崖海角,本王也把你揪回来。”李承乾一边放狠话,一边在心里叹息,吃炒菜真是太不容易了。

    不过激动的李承乾一时倏忽,竟然把‘本王’脱口而出,这下子可把郑老汉吓傻了,几乎把脑袋杵进地里,深深的后悔干嘛要管闲事。

    看着把脑袋杵进地里的郑老汉,李承乾心里也不是滋味,不过如果这时候让他起来,前面恶人可就白装了。

    狠了狠心,又对王五两人说道:“你们两个也一样,七天之后,见不到油,一起砍。”

    “王,王爷,某,某一个人干不来啊。”王五和另一个护卫整张脸抽到一起,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他们可是不是郑老汉一样的百姓,身为护卫他们自然明白贵族们为了面子什么事儿都能干的出来,更不要说现在这个王爷。

    “干不来就留下跟着学。”

    王五等人本来还想着裴行俭能说句话帮他俩一下,可没想到,这个少爷反而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俩,好像他们得了什么天大的好处一样。

    狠话说完,李承乾瞅瞅一直把头杵在地上不作声的郑老汉,心里明白,自己不走,这老头子怕是不会起来,当下也不再多说,走身便向车走去。

    一股子无奈的情绪在李承乾的心中蔓延,明明是一件好事,办到最后却成了以势压人。

    是百姓愚钝?还是贫富之间的鸿沟产生的不信任?以李承乾现在的智慧解释不了。

    “殿下,七天后您真的要砍了他们?”到了马车跟前,一脸阴郁的薛仁贵沉声问道,他完全没想到李承乾会有这样霸道的表现,这让他有一种跟错人的感觉。

    “放心吧,只要他们按我说的去作,一定会制出大豆油。而且这事也就是吓唬吓唬他们,否则他们不会尽力去弄。”李承乾爬上车辕之后扭头看着老薛仁贵无奈的说道。

    “吓唬他们?”薛仁贵回头看看在王五搀扶下站起来的郑老汉,回头轻声问道:“就为了一点吃的?”

    “一点吃的?仁贵,那不是一点吃的,真要做出来,卖的金贵着呢,不信等着瞧吧。”对于薛仁贵这种脑袋里全是忠君思想的家伙,李承乾认为和他解释什么是贡品,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