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2章 一个故事
    册封昭训,仪式简单的很,也用不到李承乾什么,简单到给了春晓一本子册子就结束的地步。

    一天的休沐,李承乾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个老婆,这让他很不适应,思绪纷乱的呆立中,一只大手落在他的脖子上,让他猛然一惊。

    待回头一看,现竟是李二在后面拍他,当下连忙施礼道:“儿臣见过父皇。”

    “免了”李二陛下摆了摆手,脸上带着疲惫,但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口中说道:“到底是长大了,知道调戏女娃了。”

    得,这下好色的名声是跑不了了。

    不过李二陛下似乎不想李承乾解释,坐到长孙皇后身边轻言道:“今日乏了,可有什么有趣的事讲来听听。”

    敢情李二陛下上次听故事上瘾了,看到李承乾就想听故事。

    “趣事?”李承乾苦着脸重复道,自己又不是故事大王,哪来那么多趣事?

    “说的好了你吃霸王餐的事就揭过去了。”李二陛下似乎没有看到李承乾的苦脸,老神在在的说道。

    不是已经揭过去了么?李承乾用求救的眼神看着长孙,却现长孙根本没有看他,无奈只好绞尽脑汁的开始想。

    一时之间真的想到一个类似于连升三级的故事,于是便慢慢挪到床榻一侧的椅子跟前,试探着坐下,看老爹老娘没说啥,便接着说道:“父皇且稍待,儿臣慢慢说来。”

    原本真想说连升三级,想那个对朝政影射太多,李承乾实在不敢讲。

    南北朝时期有一个国家,其宰相家中有一女儿,生的花容月貌,闭月羞花,而且才华过人。

    女子长16岁,到了该出嫁的时候,却现其学识过于渊博,没有配得上的夫婿,所以决定出对招亲,只要有男子对的出下句,便嫁与其人。

    而女子写出的上句便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些意思。”李二乃学识过人之辈,诗词一道是也颇有建树,见到好对自然想对上一对。

    而此时李承乾自然也不好在讲下去,只好住口不言,等着李二去想。不过心却在撇嘴,自宋代出了这一句之后,千古以降,除了‘向阳花木早逢春’就没有另外一句,他决对不信这便宜老爹能想的出来。

    果然,良久之后,李二长长呼出一口气,摇了摇头,与长孙对视一眼。意思是自己一时想不出下联,或者对上了也不工整。

    不过老李同志亦不相信李承乾能对上来,认为他是在放刁使坏,不禁暗叹这睚眦必报果然名不虚传,才受了一点委屈便立时拿出一个对子来报复。

    “说下去。”老李同志想归想,但同时也希望李承乾真的有下联,如果没有……,李二决定一定多打这小子二十板子作为惩罚。

    “喏!”

    女子招亲的事情传的很快,但因为对子太难,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无人对的上,最终,消息传来城外一个草包纨绔耳中。

    纨绔自己不学无术,但却有一个很有学问的老爹,于是纨绔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回家去问。

    不料却被老爹讽刺一番,最后说他学问不够,就算对上了,回头也得露馅,不过终归是自己儿子,老爹犹豫良久之后便将下句告诉了儿子。

    李二听到这里眼睛不由缓缓睁开,等着李承乾把下句说出来,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几个腹案,不过都觉得不太工整,所以没有说出来,此时也想听听李承乾的下句是什么。

    可怜的大唐皇帝陛下不知道,这一刻的李承乾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带着13oo多年间所有名人的智慧结晶在战斗,信息不对等之下,皇帝陛下自然没有打他板子的机会。

    下句是:向阳花木早逢春。

    “好。好一句向阳花木早逢春。”李二陛下等了半天,终于等到李承乾的下句,细想之下不由拍腿叫好。心中也忘了要打李承乾板子的事情。

    只单单这一句,便足以揭过霸王餐的事情,可见李二陛下多喜欢对对子。

    “二哥,承乾还没讲完呢。”长孙皇后看到李二有些癫狂的样子,不由劝道。

    “嗯嗯。接着说,接着说。”稍微平静了一下的李二陛下摆手说道。

    “喏!”

    那草包公子从自家老爹那里得了下句,自然心中欢喜,过得几天便生出到京城试试的念头,于是找了个机会从家里跑出来,带着一个小书童,便直奔京城而去。

    只是一路上想着老爹说自己没学问的事情,草包公子觉得不能让时间就这么白白流逝,开始变的好学。

    遇到老牛在耕地,便问人这是在作什么。于是有学问人告诉他,此为:转地回耕(JIng),草包便记下来,留着日后再用。

    遇到太阳将地上水洼的水烤干,水洼中的泥土翻卷起来,又问人这是什么。有学问人告诉他此为:日卷天书。

    再遇到放牛的娃娃在用鞭子调皮的抽打桃树上的花朵,又问人这是什么。还是有学问人告诉他此为:小放牛鞭打桃花。

    最后,草包遇到小娃娃往井中投石,还是问人这是什么。有学问的人告诉他此为:一石击破井中天。

    草包少爷得了四句话,人也到了京城,喜滋滋的赶到宰相家门前,见果有一对子挂在相府对面,于是便靠过去假装观瞧。

    此时对子下面人头攒动,大部分在冥思苦想,想要对出下句,抱得美人归,奈何始终无一人能够对的上来。

    草包因为得了他爹的下句,自然无惧,假装站在对子下方看了一会,便洒然一笑,说道:“这有何难。”

    相府的管事已经在这里等了许多天,原本已经死心,准备摘了对子回府禀报相爷,不料竟有人说可答出下句,登时喜出望外,几步来到草包公子身前问道:“公子可有下句?”

    “自然是有。”草包傲然说道。

    “可否写来?”

    “你且拿笔记下。”草包自家人知自家事,真要让他提笔,那可就完全露馅了。

    “如此公子请说。”管事见草包如此傲气,以为他是不屑在自己面前写字。必竟文人的字是很值钱的,轻易不会写给别人。

    于是记下‘向阳花木早逢春’的管事把草包惊为天人,命人打开中门,将草包请进了相府。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