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4章 新差事(1)
    胡思乱想的李承乾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做了一夜的春梦,直到春晓把他叫醒:“殿下,该起了,今日有早朝呢。”

    朦胧中起床、洗漱、更衣、吃饭,晃悠着出门,窝在老爹脚底下打盹,总之一个上午都是迷迷糊糊,直到太监一声‘散朝’将李承乾魂彻底叫回来。

    看着老爹离开的背影,余光瞥见孔老夫子正向他走来,李承乾急中生智,双手在肚子上一按,低头弯腰向后转,趁着老孔喊他之前,一溜烟的拧绳了。

    不过被孔老夫子盯上又哪里跑的掉呢,刚刚躲进‘兰若寺’的李承乾最终还是果断被老孔追到了。

    “太子这是要往何处去?”老孔一把揪住李承乾,一老一少呼哧带喘的半天,孔颖达才出声问道。

    此时的老孔也有4o多岁,又是只知道读书的文人,单从体力上说和9岁的李承乾也差不许多。

    “孔,孔师见谅,学生实在是内急,想要如厕。”没办法,继续说谎吧,否则老孔指不定怎么教训呢。

    “当真?”孔颖达怀疑的盯着李承乾。

    “自然当真,孔师快快松手,学生忍不住了!”李承乾索性一装到底,2o多岁的人,装个内急还是会的。

    “如此太子自去,老夫在此等着便是。”老夫子也是个实诚人,竟然真的要等李承乾如厕出来。

    无奈之下李承乾只好继续装下去,丢下老孔同志,自己跑去假装拉屎。

    半个时辰之后,李承乾坐的两腿麻,却现老孔始终不曾离开,只能无奈的出来见他。

    “太子殿下可曾忘记什么事情?”孔颖达见李承乾出来,变直接问道。

    忘记什么事情?李承乾疑惑的想了想。屁股出来之前已经擦过了,手也洗过了,裤子刚刚没全脱,不存在穿反的问题,其它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再看看老孔那张严肃的脸,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孔师说的可是标点一事?我记得已经把方案给您了吧?”

    “非是此事。”老孔摇摇头,忽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放到桌上问道:“殿下可识得此物?”

    “阿拉伯数字嘛,怎么了?”李承乾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漫不经心的说道。

    “如此说来此物的确是出自殿下之手喽?”孔颖达毫不犹豫的追问道。

    “嗯,不是。”李承乾很坚定的摇头说道。

    阿拉伯数字确实和他没关系,这东西是印度人明,后来被阿拉伯人广泛应用,最后是近现代才传入中国的。

    “不是?”老孔看李承乾没有任何犹豫就否定的摇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当然不是。”李承乾再次坚定的摇头否定。

    上次提了一嘴标点的事情,被老爹安排一大堆的任务,现在再承认这数字是自己搞出来的,那纯是没卵子找茄子提了(di,1e都读一声)。

    “哦,如此是老臣误会太子了。”老孔将那张皱巴巴的纸重新拿起来揣进怀里,扭头向外走去。

    李承乾也是大大松了口气,总算老家伙没有再多问,否则非露馅不可。

    不过上天好像故意在和李承乾作对一般,已经走到门口的老孔突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狐疑的瞅着他问道:“既然此物不是出自殿下之手,为何殿下知道它的名子?”

    “从,从一本古书上看来的。”李承乾咬紧牙关,死不承认。

    “哪本书?”老孔追问道。

    “在街上书摊上看的,没有封页,不知道叫什么。”和老孔比学问李承乾自认不同,但如果比说谎……,在大唐李承乾还真就不知道有谁可以比他厉害。

    这下轮到孔颖达傻眼了,书摊上看的,还没封页,这特么是死无对证啊。

    不过老孔不管怎么说也比李承乾多吃了几十年的盐,而且找不到书了,这不是还有人么:“那既然殿下知道名子,想必一定也认得吧?”

    “这……。”李承乾愁的直嘬牙花子,到底要不要认识呢。

    “殿下。”就在李承乾打算否认的时候,春晓在后边捅捅他的背,等他扭头看的时候,用口型对他说道:“铁匠。”

    我草,原来是铁匠,春晓的提醒下,李承乾终于知道孔老头儿为什么会拿出阿拉伯数字来问自己了,一定是铁匠那个蠢货泄漏出去的。

    “殿下?”孔老头眼瞅着李承乾和春晓两个在一起挤眉弄眼,不由追问道。

    “认识!”原本死无对证的事情,就因为一个铁匠,彻底完犊子了。

    “如此,殿下跟老臣一起面圣去吧!”孔老头脸上带着胜利者特有的笑容对李承乾说道。

    “见我父皇?为什么?”李承乾眼睛瞪的老大,这才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1o个数字么,至不至于这么惊天动地啊?

    “到了陛下那里殿下自然知晓。”孔颖达很孩子气的露出一个我就知道,但我就是不说的表情。

    “孔师,弟子今日确是腹痛难忍,不如我们改日如何?”李承乾还想努力争取一下。

    老头子那里他是真的不想去,每次都是被坑,不是这个活儿就是那个事儿,总之不会让他休息。所以现在的李承乾见到老李一般都是躲着走,能不见就不见。

    不过李承乾的表现在孔老头这个混迹朝堂的老人精眼中却显的无比拙劣,况且懒惰成性的名声更是早就被他老子李二陛下传的尽人皆知。

    “太子可需要御医?”老孔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算了,忍忍就好,不过孔师,到底是谁给你的这东西?”拖是拖不过去了,李承乾只能无奈的跟着孔颖达去找他老子。

    但到底是谁泄漏了阿拉伯数字让老孔揪着自己不放一定要问出来,李承乾决不相信铁匠会和老孔有交集,这中间一定还有说法。

    “殿下,为人君者要有容人之量,岂有挟私报复的道理。”经常入宫的孔颖达对他睚眦必报的名声也是时有耳闻,此时看着李承乾滴流乱转的眼睛,孔老头岂有不知他想什么的道理。

    不过老孔这人直惯了,看不顺眼就要说,完全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说了不听就要去告状。李承乾对他这个习惯清楚的很,自然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当下点头弓身受教,至于心里怎么想的……,完全是另一回事。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