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8章 被人欺负了
    一个好皇帝要从一点一滴作起,纨绔也一样,李二中午的一番话没有白说,对李承乾的启很大,多多少少能搞清楚自己为什么总觉得不像的纨绔了。

    哪有纨绔会听人摆布的?哪有纨绔会和颜悦色的?哪有纨绔会被人追的满世界跑,最后躲进厕所的?

    所以李承乾要雄起,第一个就拿钱管事开刀。

    “殿下,已经问过了,老钱刚刚去了矿山,那边出了点问题,老钱过去处理了一下,刚刚回来就到这儿来了。”王成虎见李承乾不高兴,替钱管事解释了一下。

    “知道是什么问题么?”听说矿山出问题,李承乾心里‘咯噔’一下。

    后世矿难可听说过不少,要是真的在石炭司管辖范围出了这样的恶**情,那才可真是要命的事情,必竟李承乾受过现代2o多年的教育,作不到视人命如草芥。

    “不知道,我没细问。”王成虎摇头说道。

    等了大概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李承乾才说道:“让他进来吧。”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不会真牛逼难道还不会装牛逼么?

    电视剧、电影、小说里面不都写过么,上级想要有威严,那就把下属晾上一段时间,到时候威严就有了。

    “喏!”王成虎答应一声,转身就出去了。

    春晓这时为了避免后宫干政,也起身离开,她现在是昭训,不是司闰,所以很多事情需要躲避一些。

    “臣见过殿下。”灰头土脸的钱管事脸上带着几条血痕,跟在王成虎的后面进了李承乾的房间,弯腰施礼。

    “免了,你那脸怎么回事?”看着一脸凄苦的钱管事,李承乾皱眉头道。

    “这……,是,是臣不小心摔的。”钱管事用手在眼角的淤青上轻轻按了一下,轻声说道。

    “好,你说摔的那就摔的,我只问你,矿山那边出什么事了?”李承乾又不是真的只有9岁,被人打的和自己摔的都没不清楚,不过钱管事不想说,他也不想多问,只想知道矿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因为自打李承乾接了石炭司的活计,就把钱管事放到了那个主事的位置上,平时都是钱管事替他在办事,平时若非有大事一般都不会通知他。

    “矿山那里……,那里……。”钱管事犹豫着,一脸委屈,半晌都没有说出个子午寅卯。

    “啪”李承乾狠狠一巴掌拍到桌上,顾不得手心上的疼痛,冷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说!”

    他现在是真怕,如果一旦矿山死了人,那特么可就是大事件。

    钱管事从未见李承乾如此霸道的一面,脸上有些惊愕,眼神中透出一股意外的神色,不过意外归意外,但还是纠结着将矿山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李承乾担心的矿难并不存在,钱管事之所以去矿山是因为有人把矿山给封了,而封矿山的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指使人弹劾他的王家。

    封矿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矿山离他们家的封地太近,污了他们家的田地,所以必须赔偿他们家的损失。

    无理取闹,李承乾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无理取闹,特么现在开矿全都是用人力一点点刨的,有个屁的污染。而且产出的煤也是都运到偏僻的地方去粉碎,根本就不会在农田附近,所以这王家看来是又要来找事儿了。

    冬天的最后一个多月石炭炉子卖的满长安都是,同样的情况下,石炭也被卖的满长安都是,封地紧临着矿山的王家看到如此大一块肥肉就在嘴边却得不到,当然不会罢休。

    而且石炭司是归李承乾署理的,家大业大的王家自然不会将一个小小的皇子放在眼中,而太子的身份也没什么用处,皇帝现在还春秋鼎盛,将来谁做皇位还真是说不准呢。

    王家如果真的拿出全力来,也真未必就怕了李承乾,所以几乎没怎么考虑,王家就派出一众家西和护院冲上矿山,强制把矿山的工程给停了。

    这也就是钱管事为什么去矿山的原因。

    “脸上的伤是王家人打的吧?”怒火中烧的李承乾揉着太阳穴问道。

    这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满朝文武谁不知道石炭司是李承乾在署理,钱管事就是他派出来的一个傀儡,打他的脸和打李承乾的脸又有什么区别。

    “是,是的。”既然被看出来,钱管事也就不更隐瞒,直接承认了。

    “老钱,你说这石炭司是我的么?”李承乾的话锋突然一转,沉声问道。

    “这……。”钱管事被李承乾给问住了,在他的心里,那石炭司分明就是李承乾的,是他捞钱的一个部门。

    “别这这那那的,我问你,石炭司隶属于那一部?”李承乾看着老钱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想歪了,当下就一步一步的引导着问道。

    “户,户部。”这一点老钱还是知道的。

    “那户部属不属于朝庭?”

    “这自然是属于。”

    “那石炭司属不属于朝庭?”

    “属于吧?”老钱有些不确定。

    “把那个‘吧’去了,你的回答就正确了。”李承乾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看着钱管事略有所悟,但却一直觉得差了点什么的表情,李承乾恶狠狠的咬牙说道:“属于朝庭那就是国有,既然是国有,有人冲击就是谋反!”

    “谋,谋反?”钱管事被李承乾嘴里吐出来的‘谋反’二字吓的浑身一个哆嗦,无论如何他也想不明白,那王家只是想吞了矿山而以,怎么就被这太子殿下和谋反关联上了。

    “怎么?不信?”李承乾眉头紧皱,稚嫩的小脸已经被愤怒所充斥。

    “不是不信,臣……。”老钱一时也不知道应怎么说现在内心的想法,如果他能再活13oo多年,就会找到一个很高大上的名词来形容,那就‘*********行了,你也别在那结结巴巴的了,本王听着心累。”李承乾听着老钱结结巴巴的说话,心里就腻味,平时挺灵醒的一个人,怎么一遇到这些世家就愚了呢。

    “呃~,殿下,臣……,臣……。”不让结巴,老钱更是连话都不会说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