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9章 死磕
    老钱很不适应李承乾这种跳越性极快的说话方式,刚刚在讨论矿山,转眼就变成谋反,忽然又变成不让结巴。

    “又怎么了?你身后站的是我李唐皇室,惧体一个王家作甚?”满腔怒气没地方泄,此时全到老钱身上了。

    “喏!记住了。”老钱的身子一个哆嗦,一个是被吓的,另一个是因为感动。

    自从切了丁丁进宫当了太监,见谁都觉得矮一头,被打被骂都是常事。原本以为被调到太子手下会因为训斥过春晓被整的死去活来,可没想到只是被派了个活计,累是累了点,但想像中的报复却没有。

    甚至李承乾都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虽然有时候安排一堆的事情给他,不过也没到把他累死的地步。这一次把事情办砸了,正担心不知会不会受到李承乾的责难或惩罚,可没想到怕是现在正在气头上,李承乾也没有任何侮辱性的词汇加到他身上,更别说罚他。

    这对老钱来说完全是一种毁三观的作法,虽然心中感动,但同时也摸不清李承乾的套路是什么。

    “明天带上一校人马,上矿山抓人,然后全都送到右武候卫,理由就是谋反。行了,你下去吧。”李承乾看着钱管事一脸的纠结,实在不想再和他废话,干脆直接吩咐下去,让他明天照办就是了。

    “这……,喏。”老钱还想再说几句什么,但看到李承乾不耐烦的神色,便在心中咬了咬牙,点头应了下来,反正天塌了有李承乾顶着,他敢说王家谋反自然有防止王家反击的法子。

    钱管事走了,李承乾换了个姿势蹲在椅子上琢磨了半天,扭头对‘光头王’说道:“老王,走,陪我去一趟丽正殿。”

    “喏。”反正职责就是保护李承乾,王成武去哪都无所谓。

    天色还早,远没到休息的时候,而且李二自从当上皇帝之后一直勤勉,这个时间根本就不会休息。

    李承乾虽然心中有把握把谋反的帽子扣到王家头上,但总觉得还是和老爹商量一下比较好。

    有2o多年阅历的他,已经过了17、8岁的叛逆期,在很多事情上他都会认真的考虑其他人的意见,就像这一次和王家斗法的事情,总的说来并不是一件小事,所以他认为还是和老李同志通个气比较好。

    正所谓打仗新兄弟,上阵父子兵,李承乾相信,同等的条件下,他老子决不会帮着王家坑自己儿子。

    到了丽正殿,老李果然没有休息,内侍进去通报不久,就出来告诉李承乾可以进去了。

    “怎么?为你那钱管事来的?”进了老李办公的地方,李承乾还没等开口,李二就直接问道。

    “呃,父皇明鉴。”李承乾很奇怪,这天下到底有没有老李不知道的事情。

    “你打算怎么处理?”李二看着手中的奏折,头也没抬,随口问道。

    “谋反。”跟明白人说话,就是省事,李承乾也不绕圈子,直接将自己目的说出来。

    “哦?你道是会扣帽子。”李二陛下这么多年什么风雨没经历过,一个简单的谋反还吓不到他,只是好奇自家大小子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法子,当下将手中的奏折放下,扭头看着李承乾。

    “冲击朝庭属衙,与谋反何异?”李承乾撇撇嘴说道。

    “你准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李二陛下平静的问道。

    “不知道,全要王家打算付出什么代价。”李承乾摇头说道。

    “如果是你的太子之位呢?”李二的问题越来越重。

    “不付出半个王家的代价,想必父皇也不会同意吧?”李承乾嘻皮笑脸的说道。

    “哼,你这小子道是奸滑的很,怎么把事情都推到朕的头上了。”老李同志淡笑着说道。

    “王家势力太大,儿臣真的斗不过他们,所以才来向父皇问策的。”

    “你不是已经有办法了么?”

    “儿臣是怕事情闹的太大,所以先来和父皇通个消息,至于说王家到底能不能占到便宜,嘿嘿,儿臣现在可是还有宜令听讼的诏书呢,他王家就是不服想要主诉,也是到儿臣这里。到时候先砍了他的人,看他王家会不会为了几个死人和我死磕。”

    面对李二,李承乾没什么可隐瞒的,直接把自己最后的应对方式说了一下。

    “还是那个问题,你真的舍得你的太子之位?”李二陛下没有评论李承乾办法的对错,反而旧话重提。

    “没啥舍得舍不得的,这位置就是个靶子,天天都有人盯着,坐在上面其实挺难受的。”四下无人,面对自己老爹,李承乾吐槽道。

    “你不想作?”老李有些意外李承乾对太子这个身份的看法竟然是如此与众不同。

    “说不想那是假话,谁对这个位置还没有点念想。不过……,父皇,儿臣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实可是李承乾心底的大实话了,没一丝掺假。

    这下轮到李二不说话了,静静的盯着李承乾瞅了半天,不知想到了什么,长长的叹了口气后说道:“你回去吧,明天让钱管事去右武候卫调人,别从你的太子六率出人了。”

    “喏!儿臣告退。”得了老李的承诺,这就说明老爹是支持自己的,要不然也不会让老钱从右武候卫调人。

    尉迟恭那老家伙对李二可是忠心耿耿,如果扣上个谋反的帽子被抓进右武候卫,基本上就别想出来了。

    只不过这帽子一扣,只怕今后和王家只能不死不休,死磕到底了。

    至于老李问的关于太子之位的事情,李承乾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自己前任在宫里折腾成那样都一点问题没有,自己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一句话就被老李从太子的宝坐上搞下来。

    或者说只要李承乾不自己作死去谋反,他的太子之位就是稳如泰山。

    难得的从丽正殿出来没有被训斥,李承乾的心情不由愉快很多,抬头看看天色,估计应该到了休息的时间。

    赵忠祥的声音在李承乾的心底不断的响着: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只一晚……,应该不会得疯牛病吧?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