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6章 暗斗续二
    夜色如水,夜空如洗,清冷的空气冲进肺中,让李承乾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屏住呼吸,直到感觉肺部似要炸开,才重重的呼出去。

    随着几次深呼吸,憋闷的感觉好了许多,抬头仰望,空中繁星闪烁,星河璀璨,看的时间长了,竟有一种陷入其中的感觉。

    这在现代是很难看到的景像,每一次在夜里仰望星空,李承乾都会被星河的深邃与广阔所震撼,他不会用太多的形容词去表达这种感觉,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我去,太漂亮了!

    林晓晓并没有离开,她一直就在门外,此时见到李承乾又在看天,便吩咐人进屋把摇椅抬出来。

    闻着熟悉的味道,李承乾知道是林晓晓,她的身上有一种独有的香味,接触的时间长了,不用看出知道是她。

    “你怎么还没休息?”躺到摇椅上,李承乾继续自己的看天大业,口中随意的问道。

    “臣妾担心。”林晓晓低声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忧虑。

    “那就陪我一起看看这夜空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看不到了。”李承乾现了一颗流星,目光随着它移动着,口中无意识的说着。

    却不知道他这话歧义有多大,听的林晓晓面色大变,紧张的问道:“殿,殿下,这是何意?难到真的到了如此地步?”

    “嗯?”感觉到林晓晓声音中的颤抖,李承乾有些疑惑的侧过头,现自己这小老婆脸都白了,略一回想,不由暗自笑,抬手在蹲在身边的小丫头脸上捏了一把。

    “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将来有一天这天空会被很多类似烟一样的东西遮住,我们当然就看不到啦。”将自己刚刚有歧意的话解释了一下,心里年龄2o多岁的李承乾可没有吓唬小姑娘的习惯。

    安慰了小老婆,就继续看天,李承乾一直努力的想要找到后世那些耳熟能详的星座,奈何想像力不够,怎么也看不出来哪个是处女卒,那个是天平座。

    只是那一颗颗流星让他想到了郭沫若那老家伙的写的一抒情诗《天上的街市》,老家伙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这诗还是不错的。

    只是想想也就罢了,现代诗可不敢拿到大唐来读,坏名声已经够多了,再加上叛道离经,只怕他这一辈子就要被那些儒家官员摒弃在文人之外了。

    深邃的星空总是那样令人沉醉,李承乾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觉着,总之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眼前是林晓晓熟悉的面孔。

    不要误会,林晓晓只是俯身叫李承乾起床,不是躺在他边上(你们思想真邪恶→_→)。

    “殿下,该起了,还要去上朝呢。”林晓晓轻声说道。

    叫李承乾起床一直就是她的任务,就算现在是昭训的身份,这个任务也没有交给别人。

    “又是上朝,不能请病假么?”朦胧中的李承乾嘟囔着。

    “不行呢,这个月的机会已经用完了。”林晓晓像是在哄孩子一样。不过也就是起床的时候会这样,其它时间都是李承乾哄她居多。

    “我怎么不记得?”继续嘟囔。

    “月初的时候您就给用了,不过再有三天就又有机会了。”林晓晓知道,李承乾不是不记得,他只是想借着机会在床上懒一会儿。

    “好吧好吧,起床,真当我是傻的么?下个月月初就是清明,是假期。要是在这个时候把病假用了,我真是得傻病了。”李承乾一咕噜从床爬起来,不满的咕哝着。

    “殿下真聪明,来,穿衣服。”

    无语,真是无语,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当孩子哄。

    李承乾是真不想起来,想想午后就要被打脸,李承乾就暗恨为什么没有时间快进这个能力。

    和前一天不同,垂头丧气的起床、洗漱、更衣、吃饭,然后垂头丧气的去上朝。

    整整一个上午,看着老李同志那怜悯的目光,李承乾觉得好像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不过这一次可真是李承乾误会了自己老爹,李二那目光分明是在可怜他的门牙。

    至于李承乾会怎么处理王怀理,老李同志并没放在心上。

    处理好了自然大家满意,处理不好就当长个教训。

    现在的李承乾太过妖孽,当然,这是按他9岁的年龄来说,很多时候李二陛下都在迷茫,不知道应该如何培养这个儿子。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小子有时候说话、办事根本就分不清真假。说他聪明,有时办出的事让人哭笑不得;说他傻,坑起人来那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李二也怕自己把儿子培养出来之后,把自己拍在沙滩上。不过现在总的看来还不错,至少孝心有、仁心也有,就是在政治上笨了些。

    这次的王怀理是一个锻炼的机会,李二陛下在看,满朝文武也都在观望,李承乾在选择,满朝文武也在选择。

    一个懂得妥协的君王是好的,至少他有理智。

    一个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君王未必就是坏的,至少他会勇往直前。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合格的君主,李承乾不可能作到让所有人满意,但却可以做到让大多数满意。

    李承乾终归是草根,当了半年的太子依旧改变不了他草根的思维,很多事如果给他时间,他会想的清楚,而且办的很漂亮,必竟史书和电视剧不是白看的。

    但如果事情生的突然,那么他就会按照2o多年草根的惯性思维来作事。

    早朝结束的很快,快到清明了,大家也都没有工作的心思,除了一些特执着的,比如魏征魏黑子。

    李承乾昨天的预感也没有错,程妖精果然把他堵在大殿里非要看他的牙,这个喜欢掀人老底的混蛋,太不是东西了。

    原本没有注意到李承乾掉了门牙的朝臣在程妖精破锣一样的噪声中也纷纷看过来,对李承乾投以或同情,或善意,或戏谑的眼神。

    不过李承乾把这些统统看成嘲讽,这帮家伙真是太闲了,下了朝不去工作,都特么围着老子看牙干什么。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