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1章 松鼠与铁砧
    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李承乾最终还是屈服于老头子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的把《将进酒》从头到尾背了一遍。

    而就在李二陛下笔起龙蛇写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长孙皇后却到了他的办公室,看着白绢上漂亮的飞白体,开口说道:“二哥的书法又有精进了呢。”

    “来来来,看看为夫将此诗补的如何。”李二放下手中毛笔,用手指指刚刚写好的《将进酒》,对长孙说道。

    这是剽窃,红果果的剽窃,而且是当着‘原作者’的面剽窃。

    不过李承乾一肚子的话被老李眼光一扫,全都咽回肚子里去了。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为了3o天假期,必须忍。

    不过长孙皇后的眼睛是雪亮的,耳朵也不背,刚刚在殿外的时候就已经听到李承乾背诵的声音,厚颜无耻的李二陛下一番夸耀之后得到的只是一个白眼而以。

    夫妻俩打情骂俏的,李承乾自然不好意思多待,站起来正要告辞,冷不防长孙皇后突然说道:“二哥不想知道高明到底因何去的尉迟将军家么?”

    完犊子,刚刚到手的人材可能又保不住了,李承乾就搞不清楚,为什么每一次自己的便宜老妈总能找到自己的弱点,而且一戳一个准儿。

    果然,长孙此言一出,顿时将李二从《将进酒》中扯出来,扭头对李承乾说道:“你母后说的对,你小子一向不见兔子不撒鹰,跑到尉迟老货家中饮酒,其中定有故事,不如说来听听。”

    话是商量着说,但语气却不容质疑,李承乾有心编个理由,却又怕老尉迟以后事情说破,无奈之下,只好老老实实把前因后果说了个通透。

    见多了阴谋诡计的李二陛下根本没把李承乾和尉迟恭如何达成协议放在心上,一句话直接戳到李承乾的要害:“那席君买现在何处?”

    “好像是在左卫率营中吧,昨日儿臣将他安排在那里,今天起来就直接到父皇您这来了,所以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李承乾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李二果然开始对席君买感兴趣。

    “来人,去左卫率招席君买入宫觐见。”知道了席君买的去处,李二再也不理会自家大小子,转头就对门外的侍卫吩咐了一声。

    李承乾突然感觉自己像一只松鼠,整个秋天都在费尽心力的收集过冬的食物藏起来,不料在冬天来临的时候,却被进山的猎人一扫而空。

    可以百骑破万敌的猛士,如何能逃过李二的魔掌。所以席君买来了,又走了,没有回左卫率,而是入了李二陛下的玄甲军。

    李二身为帝王,自有他的一套观人之法,所以和席君买没说几句话,就看出这家伙不是当将军的材料,是以理所当然的把他送进了玄甲军。

    “父皇,您,您不能这样啊。”李承乾苦着一张脸说道。

    席君买跟着李二的护卫‘齐天大圣’去了玄甲军,眼见人是要不回来了,那就能换点什么好处就换点什么好处吧。

    没成想老李同志一点怜悯都没有表示出来,只是皱着眉头说道:“如此猛士,理应上阵杀敌,建不世功勋,留在你那里没的误了人家前程。”

    “不是,父皇您看,你手下有秦伯伯、尉迟伯伯、程伯伯、杜伯伯、房伯伯还有我舅舅……。”李承乾正掰着手指数人,余光现老妈脸然不大好看,立时觉察有些不对头。

    心思电转之下,现忘了数长孙无忌,连忙补上,只是心中暗叹老妈真是小气。

    “那又如何啊?”李承乾每数一个李二脸色就缓和一份,到了最后面露丝得意之色问道。

    “父皇,我大唐名臣猛将无数,可以说天下英雄尽入父皇您的彀中。”原本就是李世民将来要说的话,所以李承乾说来自然听的李二陛下眉开眼笑,不过长孙皇后却剜了他一眼,嫌他马屁拍的太过。

    “说吧,有什么要求,除了把薛仁贵和席君买还你。”李二虽然被李承乾拍的舒服,但却没忘了正事,开口就把李承乾后面的话堵了回去,引的长孙皇后不住掩口轻笑,好像看儿子吃亏是她最大的乐事。

    “父皇,您都有天下英雄了,给儿臣留个镇宅之宝吧!”李承乾这会儿都快哭了。

    薛仁贵还好说,那席君买换来的容易么?小命儿都差点喝进去才换回来的,现在说调走就调走,这不要人命么。

    “好了好了,朕保证下次一定不在你那里调人了,成不?”眼瞅着自家大小子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李二心里也挺不得劲,觉得自己这事儿办的挺不地道,所以不禁出言承诺道。

    李承乾觉得自己不是松鼠,而是铁匠铺里的铁砧子,天生挨打的命,从皇帝到老农都在欺负他。

    不过老李同志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如果李承乾再不答应反而有些不识抬举,无奈之下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李二的意见。

    从丽正殿回来,抱着快要炸开的脑袋,趴在榻上数玉佩。已经有五块了,李承乾很想知道,老爹什么时候能赏点真金白银,或者自己可以拿这些玉佩去老爹那里换点钱使使?

    想归想,作是不敢作的,当然,如果皮子紧了的时候可以去试试。

    刚刚让‘光头王’去通知老钱,让他明天过来一趟,李承乾想要了解一下石炭司的事情。

    水泥必须要搞了,否则等到夏天西池院就会变成一个硕大的泥水坑。

    而搞水泥的钱李承乾打算从石炭司里出,日后烧出水泥来也就建个水泥厂,挂在石炭司下面。

    现在的石炭司完全就是后世国企的运作方式,卖石炭的钱除了税金之外,其他的全都留在司里,留着日后扩大生产用。

    反正这石炭这东西开始的时候为了让平民百姓也用的起,价格订的不高,营利更是没多少。

    朝臣们见到这种情况,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去理会它,完全就是当它不存在。甚至一惯仔细的魏黑子看了石炭司的账簿之后,也对石炭司的那点钱财视而不见了。

    只是……,他们真的能看懂复式计帐法么?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