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4章 和解?
    一场普普通通的斗殴,因为多了席君买这个变数,让整个现场变的惨不忍睹,到处都是哀嚎之声。

    这个租来的家伙因为没有带武器出来,竟然生生把李承乾乘坐的马车辕生生掰了下来,然后轮着手臂粗的车辕就冲进了王家的护卫之中。

    骨断筋折的场面李承乾也不是第一次见,只要没死人这事情李承乾认为自己还是担的下来的,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稳稳的蹲在王家那个领头的小子跟前,拍着他的脸问道:“说说,叫什么名字。”

    “你,你敢打我?”直到现在,王的家小子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被揍了,引的周围众纨绔嘲笑不已。

    “打你怎么了?你还想打回来?莫非你想造反不成?”李承乾好整以暇的说着,话语中提醒着对方自己的身份。

    “我……。”

    “行了,不和你磨叽,你们一共九个人,一人一诗,作出来你们就可以走了。”李承乾淡淡的说道。

    “什,什么?我……。”少年人呆了一呆,打死他也作不出九诗啊。

    “啊什么?刚才不是挺牛么?我要是你就敢赶紧作,这里人可不少,再被围观下去,丢脸的可不是我李某人。”李承乾眯着眼睛看了少年一会儿,撇撇嘴说道。

    “我,我真作不出来啊。”少年已经快要哭了,这个李承乾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难道不是他为了保住脸面,硬着头皮作诗么?怎么现在变成自己作诗了呢。

    “那就让他们帮你分担一些,反正你们王家子弟都是精英,总不会一人一诗都作不出来吧?”李泰经过这么长时间,已经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此时笑眯眯的插言说道。

    “一人一?”少年眼中燃起希望之光,不管怎么说,一人一或许能应付下来。

    然后很快他就知道,他的估计过于乐观了,九个人,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堪堪憋出8勉强算得上顺口溜的诗出来,最后一却是怎么也凑不出来了。

    “小泰,都记下来没有?”李承乾知道李泰喜好诗词之道,所以安排他记下王家几个少年所作的诗词。

    “记好了,皇兄,这几位果然都是大才呢。”李泰语带嘲讽的说道。

    “四弟,让他们把名签上。”李恪果然够坏,这特么要是签上名字,将来拿出来可就是笑谈了。

    其他一众纨绔则在一边议论讽刺,他们都是武勋贵族,和这些世家有着天然的对立,互相都瞧不起对方。

    世家认为武勋贵族没底蕴,属于爆户;武勋贵族认为世家是躺在祖宗成就上的一群蛀虫。

    被逼无奈的王家子弟最终还是在那些顺口溜上签了名字,因为不满9份,所以没有诗作问世的家伙被众人逼着写下‘我是大蠢驴’然后哭着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所有的王家子弟才被放了回去。

    事情结束,李承乾和一众纨绔告别,李家兄妹再次踏上郊游的旅途。只不过可怜的李承乾因为马车被席君买拆了,所以只能跑去李泰那里蹭车,因为他的车箱比较大。

    李承乾和李泰两人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原本是有些生疏,不过这一次群殴,让两人的关系近了不少。

    至少李泰看来,李承乾这个大哥还不错,为了弟弟妹妹挺拼的。而且辅助孔老头重注五经这么好的差事被自己抢了之后,竟也没说什么。反道是自己,上次告状的事显的有些小气。

    不过太子这个位置谁不惦记,半年前告状的事也是因为李泰气不过李承乾当了太子,心里多少有些小嫉妒,所以才生的。

    现在隔了这么久,再回想起来当时确实有些过份。

    就在李泰觉得尴尬万分,不知怎么开口的时候,李承乾说道:“小泰,这次作的不错。”

    李泰知道,李承乾指的是他没到的时候,自己和李恪站在最前面,面对王家十多人没有后退,不由讪笑着说道:“当时是逼到那个份上了,总不能让妹妹们去顶。不过,哥,回去之后父皇如果责问起来怎么办?”

    没外人的时候,长孙嫡出的子女之间一般都是以兄妹相称,一是显的亲切,二是没必要搞的那么正式。

    “还能怎么办?那是咱爹,总不会向着王家说话,放心吧。再说这关系咱李家的面子,就算回家挨揍,当时也得打过去不是。”李承乾笑着安慰李泰,不过他还是想看看李泰的雀雀是不是青色的。

    “不是,哥,你真的没作几诗留着?”李泰好奇的问道。

    小看人不是,老子唐诗宋词会的何止3oo,哪里还用作几留着,随随便便丢过去几都能砸死他们,不过老子凭啥听他的。想到此处,李承乾淡然说道:“咱是皇子啊,总不能人家叫咱干啥就干啥吧?”

    见李泰点头附和,李承乾一挑眉毛,接着说道:“在大唐,我们就是龙子龙孙,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李家,代表父皇,谁敢挑衅就必须揍过去,哪怕当时揍不动,事后也给他补上。”

    听了李承乾的话,李泰莫名的笑了半晌之后才说道:“哥,你知不知道大家背后都叫你‘睚眦必报’?”

    “啊?啥时候的事儿?”李承乾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外号。

    “连母后都这么叫你,满大唐也就你自己不知道罢了。”李泰一边说一边又笑了起来。

    一番谈笑下来,李承乾和李泰的关系又恢到他没有继承太子之位以前,两兄弟在车里嘻嘻哈哈玩笑几句之后,李泰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对李承乾说道:“哥,要不你送我几诗呗?”

    “什么诗?”李承乾被问的一愣。

    “和《将进酒》差不多就行。”李泰眼睛瞪的溜圆,往李承乾身边靠了靠,小声说道。

    “啥?”李承乾的声音拖的很长,充满了不可思意,古往今来,能和李白的《将进酒》比肩的,一共才多少?李泰这混蛋竟然还想要几。

    “嘿嘿,父皇那天说《将进酒》是他补齐的,我才不信呢,那诗大气磅礴,分明就是一气呵成,如何能是补的。所以,哥,你送我几吧,下次再有人要我作诗,我就丢过去砸死他。”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