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6章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老李同志带着手下的山贼、响马强占了‘兰若寺’,无家可归的李承乾只好穷极无聊的在偌大的东宫里面闲逛,宛如一只飘来荡去的幽灵,心里不断猜测回去之后‘兰若寺’是否还能住。

    而且老头子分明就是故意的,知道那些兵痞喝大了会砸东西,所以才领到‘兰若寺’来的,否则在他自己的大殿请客不更好。

    游荡中的李承乾渐渐开始对‘兰若寺’不抱任何希望,依照老李同志这样隔三岔五就摆宴的搞法,等不到年底,自己就要去过游牧民族的生活了。

    “哥,你干嘛呢?在夜巡啊?”李丽质的声音忽然传说李承乾的耳朵。

    胡思乱想中的李承乾这才觉,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晃悠到了大妹住的地方。

    “见过皇兄。”正在同李丽质玩闹的豫章公主也过来给李承乾见礼。她自幼被在长孙身边长大,与丽质关系很好。

    “免了免了,我们兄妹之间私下里不用这样。父皇正在我那里宴客,为兄……,你们明白的。”李承乾先是虚扶了豫章一把,然后对李丽质作了个无奈的表情,摊了摊手说道。

    “哥哥,进屋坐吧,看你这样子怕是逛了半天了。”李丽质善解人意的说道。

    李承乾也的确是没地方可去,李恪、李泰两个现在太磨人,一个要学打口哨、打响指,另一个要学怎么作诗,搞的李承乾不胜其烦,两人住的地方刚刚都是绕着走的。

    “不进去了,院子里坐坐吧。”虽然年纪小,但有过林晓晓一次教训,李承乾开始注意一些男男女女之间的问题。

    这天都黑了,自己这个当哥哥的跑到妹妹房间去,好说不好听。

    “不如我们下棋吧,皇兄要帮我,刚刚一直输给长乐呢。”豫章公主指指桌上的围棋说道。

    “围棋?”李承乾看了一眼棋盘说道。

    “嗯。”

    “不下,费脑子。”懒癌晚期的李承乾现在拒绝一切动脑子的事情。

    “那玩什么啊?”豫章抱怨着说道。

    “五子棋吧,那个简单。”李承乾进了院子,坐到石桌边上,将棋盘上的棋子都挑开,然后开始给两个妹妹讲解五子棋的规则。

    五子棋规则简单,上手很容易,李承乾演示了几次之后,就因为棋下的太臭,连输三次之后,被两位妹妹赶到一边观战去了。

    不过这并没什么关系,李承乾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待会儿的地方,否则像幽灵一样到处游荡总不是个长久之计。

    看着两个小丫头嘻嘻哈哈的玩闹,李承乾时不时附和两声,兄妹之间其乐融融。

    皇家女子一生不容易,今天待嫁闺中,明日就可能嫁为人妇。所以对于这些大大小小的妹妹,李承乾从来都很包容,几乎有求必应,作为兄长,他有责任让妹妹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殿下,皇后娘娘召见,让您即刻过去。”快乐的时间总是那么短暂,五子棋没玩几把,长孙身边的贴身女官就找到了李承乾。

    告别两位妹妹,跟着长孙的贴身女官,李承乾揣着一颗忐忑的心,去见自己的便宜老妈。

    老爹好骗,老妈难缠,这是李承乾半年的总结。

    因为长孙与人说话是没有逻辑的,她完全就是靠着第六感,或者说直觉在谈话。所以不管李承乾有什么样的谎言,只要他老妈觉得不对头,那就怎么解释都没用。

    “今日和人打架了?”丽正殿长孙寝宫之中,李承乾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听着老妈说话。

    “是,和王家子弟起了些争执。”这事儿瞒不住人,李承乾自然不会选择隐瞒,只是心中吐槽王家这帮孙子怂包,打不过竟然找家长。

    “只是争执?”长孙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承乾。

    “呃~,还轻轻磓了他们几下。”虽然不想瞒长孙,但李承乾还是习惯于避重就轻。

    “行了,叫你来不是要教训你,保护弟妹本就是你的责任,只是下次休要这般鲁莽,明白么?”出乎李承乾预料的是,长孙很轻易的把他放了过去,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教之后,让侍女递了几页纸过来。

    李承乾抬手从侍女手中接过纸张,放到眼前仔细观看,却见第一页上用很工整的隶书写着《古镜记》——王度。

    抬起头,迷惑的看着长孙,李承乾迟疑的问道:“母后这是何意?”

    “王家的战书。”长孙轻轻呷了一口茶碗中的茶汤,瞥了李承乾一眼,语气中带着不屑。

    “战书?”李承乾被长孙越糊涂,眼中满是迷茫,搞不清楚这《古镜记》和战书有什么关系。

    “这是老王珪傍晚时让人送进来的,说是请你品鉴一二。”长孙话里的不满之意越来越重,不过对像并不是李承乾。

    王珪那小老头?将手中几页纸抖了抖,李承乾沉吟片刻后说道:“如果是评论的话,只有四个字:不过尔尔。”

    或许《古镜记》在大唐这个时期会很有名气,但对于后世经历各种神怪、仙侠、玄幻洗理的李承乾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白蛇传、倩女幽魂,那一个不比这古镜记有名?更别说还有封神榜和西游记这种大部头的小说。

    再说古镜记李承乾也不是没看过,凭心而论,比起后世那些仙侠小说,在创意上来讲差的多。

    李承乾的话让长孙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你真的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

    “还请母后赐教!”李承乾乖巧的回答。

    “以你的性格只怕不会向王家低头,承认这故事写的好吧?”长孙没有解释,而是反问了一句。

    “这是自然。”李承乾回答道。

    “可你若不低头……。”长孙话说的很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母后放心,最多就是儿臣也写一本与他比比也就是了。”看出便宜老妈的忧虑,李承乾拍着胸口保证。

    没想到这一番保证却惹的长孙拍了桌子:“胡闹,你是太子,国之储君,如何能够去写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将来若是传将出去成何体统,我皇家的脸面放在哪里?”

    说到这里,长孙话语中带着一丝阴冷,眯着眼睛,咬牙说道:“这老王珪竟要如此坏你名声,其心可诛!”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