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8章 累
    别人都打上门来了,当然不用再客气,王珪既然敢站出来,李承乾自然也不能怂了,必竟老爹和舅舅就站在一边,这两人总不能看着自己受欺负。

    是以当下李承乾便开口反问道:“听老大人话里的意思,似乎对诗词一道颇有研究。”

    “殿下过奖了,研究谈不上,只是略有得体会而以。”身为谏议大夫,老王自是不会惧怕李承乾一个小小孩童。

    虽然小李同志有神童的美誉,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他是一个小孩的事实。

    老王头原本挺好一人,现在为了家族,竟也豁出老脸急赤白脸的上阵。可见这‘家、国、天下’在这些世家大族之中是多么根深蒂固。

    “如此说来某前几日偶得的几句词,却是有了请教的地方。”李承乾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殿下且说来听听。”老王头饱读诗书,亦是博学之辈,涉及家族脸面之争,如何肯退,当下点头应了下来。

    小李与老王之间一番对话针锋相对,皆是寸步不让,四周人等亦是不再作声,都是冷眼旁观,李二陛下眼角抽动,心中暗恨世家目中无人的同时,却也是无能为力。

    与世家的争斗只能是一点点的试探,否则如果大动干戈势必引起政局不稳,大唐境内也将再度峰烟四起。

    眼下的情况,也只能看自家大小子的手段是否能压老王头儿一头。皇家与世家,自从老李想要破除五姓七望那天开始,就变的势如水火,明争暗斗,互相算计各种招式层出不穷。

    李承乾以小一辈的身份参与到老辈的争斗之中,其中凶险他自己不知道,但当爹的老李又如何能不知道。

    只要能把自己的继承人打压下去,彻底的没了信心,那么老李这一生就算是将世家打压了又能如何?到头来后继乏力,所有的努力也将化为乌有。

    不过就在四周人等各怀心思,老李心中忐忑之时,李承乾却胸有成竹般笑笑,朗声说道:“老大人且听好了。”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少年人清脆的童音在一众大佬中朗朗响起,只第一句就让所有人勃然变色,由其是老王头,更是脸色惨白。至于伟大的李二陛下,眼角不跳了,拳头也松开了,紧绷的嘴角甚至扯出一丝弧度,那样子分明就是在笑。

    在场的都是千年狐狸,饱读诗书,博学广记之辈,诗词好坏只第一句就能听的出来。

    苏仙的赤壁怀古得后世千年传诵,岂是一般人可比,开篇便是大气磅礴,以时间及空间为广阔背景。

    几乎是在瞬间,场中所有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老王头完了,这词怕是能和那《将进酒》比肩之作,已经评无可评。

    然后李承乾却并未停下,既然要踩人,那就踩到底,不踩的尽兴岂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半阕,只背到一半,李承乾陡然住口,看着面色惨白的王老头言道:“老大人,承乾此词只得上阕,这下阕无论如何也续不上,还请老大人指教一二。”

    坏,真是太坏了,连带李二在内,在场众人皆是这般想法。

    这上阕都能称得上千古名句了,一时之间,想要接上与让老王头一步登天又有何区别,而且别说现在,就是让老头子回家去想,只怕一年半载也想不出也阕来。

    最要命的是,所有人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等着下阕,这小子突然说没了,这不是要了亲命么。

    至于站在原地不住摇晃的老王头,现在已经没人在乎,这老头儿输定了,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最后如果不是老李同志厚道,言称老大人不胜酒力的话,只怕老王头只有装晕一途。

    只是将王老头送走之后,无论老李同志使出何种招式逼问,蔫坏的李承乾都死活不承认有下阕,最后老李无奈,只能放弃,连同四周期待的长孙无忌等人也是失望而归。

    这不是李承乾放叼,实在是下阕没法背,因为他没办法解释那句‘早生华’。

    只有上半阕的《赤壁怀古》自此成为绝响,如果李承乾人到中年的时候想不起来的话,那就只能等几百年之后,苏仙兴致来了才能将下阕续上。

    李承乾认为,现在自己的绰号可以改成毁诗不倦,一个晚上,已经毁掉两诗一词,继续下去只怕后世的唐诗宋词3oo想要凑齐怕是很难。

    不过这一切和李承乾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不是埋在绝阴之地(作者这几天正在看灵异类小说),13oo多年以后,只怕他骨头渣子都烂没了。

    不过这也是最后一次了,李二陛下刚刚走的时候又警告他一次,让他少得瑟,今后怕是要过一段‘隐姓埋名’装孙子的生活,否则他这根出头的椽子非被人用锯子锯了不可。

    习惯性的趴在榻上,手里不断摆弄着六块玉佩(对,就是六块,因为刚刚老李又给他一块),半年来的事情一件件在脑中闪过,突然有一种有志难申的感觉。

    为了不被怀疑,李承乾已经在极力的收敛,没想到还是成了最出头的那个。

    只是好在政治方面的一些建议和措施没有对李二和长孙讲过,否则只怕现在李承乾已经是李二眼中的头号大敌。不容于世家,又不容于李二,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李承乾突然开始想家,想那个并不大的家,脸上爬满皱纹的老爹,嘘寒问暖的老妈,还有那个调皮捣蛋、古灵精怪的小妹。

    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好不好,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在那边有没有被烧掉?如果现在穿越会不会回去?

    总之李承乾的脑子很乱,一会儿是老爹,一会儿是李二,家中小妹和李丽质也会时不时的跑出来,疲惫的感觉爬满全身。

    一夜之间,苦逼的李承乾果断的病了,而且还不是装的。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