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2章 纨绔是怎么炼成的
    “父皇,这萧老大人……”提起萧禹,李承乾就开始头疼,这老家伙心高气傲,辈份又高,真要是摆起老资格今后的日子怕是很不好过。

    “你放心,他没多少时间去管你,朕虽然罢了他的宰相之职,也只是为了警告一下那些有非份之想的人,过段时间还是要给他官复原职的。”李二陛下知道李承乾想要说什么,所以也不等他说完,就打将他话打断。

    “那,那啥时候给他复职?”李承乾只想快点把这老头子弄走。

    “这个不急,让他在你那里安稳的待一段吧。”老李从长孙手里接过茶碗,吹了吹慢慢喝了一口,淡然说道。

    李承乾顿时如遭雷击,让那老头在自己那里安稳的待一段?他安稳了,可自己怎么办?这日子今后怕是没法过了。

    老李似乎看出李承乾有些不乐意,便沉声问道:“怎么?太子有何不同看法?”

    “没,能为父皇分忧是儿臣的福份。”面对着伟大的李二陛下,李承乾认为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怂样了。

    “嗯,如此便好。今日收获如何?”老李面色缓和一些,旧话重提。

    自从当了皇帝,老李能自由出宫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所以对李承乾时不时偷偷混出宫游玩份外感兴趣。

    “回父皇,儿臣今日购了几十桶油,回头让典膳局做出膳食出来,父皇和母后一同偿偿。”李承乾的一天其实简单的很,去掉脑袋里面瞎琢磨的一些东西,跟流水帐没啥区别。

    不过老李感兴趣那就说呗,反正李承乾自认这里没啥乐子,也不知道老李为什么那么喜欢听。

    “哦?你那个油坊出油了?”老李颇有兴致的问道。

    “出油了,不过那油坊不是儿臣的。”李承乾真不知道这天下有没有老李不知道的事情,竟然连油坊的事情都知道。

    “可有百姓去买?”老李摆摆手,示意李承乾不用在意这些小节。

    “呃,那道没有,油价被商家抬的很高,所以短期内百姓怕是用不上。”大致回忆了一下小村里的情况,李承乾摇摇头,表示老百姓现在还用不起这东西。

    “你可有什么计划?”老李的表情有些严肃,话里颇有些考校的意味。

    不过老李同志的考校在李承乾听来却如及时雨一般,正愁不知道怎么跟老头子要几个官员的名额,没想到这就送上门了:“父皇,儿臣认为还是用以前的老办法——国家调控。”

    “还是收归国有?你认准这条路了是么?”老李不动声色的问道。

    “不,这次是国家参与,并不是收归国有。”李承乾摇头否认道。

    吃一堑长一智,和王家的碰撞让李承乾明白,任何事情不能作的太绝,如果不是他在石炭的事务上太过激进,只怕太原王家反应决不会这么激烈,甚至到了不惜与他这个大唐太子打擂台的地步。

    “为什么不坚持你以前的做法了?”老李的嘴角带出一丝笑容,有一丝满意,也有一丝调侃。

    “儿臣认为……,石炭的事情是儿臣错了。”听出老李语气中的调侃,李承乾也说不也去了,有些尴尬的讷讷说道。

    “知道错了便好,只是莫要失了进取之心,朕还是那句话,你还年轻,时间还有很多。”老李同志满意的点点,同时安慰道。

    长孙这时也在一旁接口说道:“你父皇当时并不赞同你的建议,但你既然有想法,索性就让你放手去试试,你的路终归要自己走出来才好。”

    长孙的一翻话让李承乾明白许多,前世的父亲和现在的李二影子在慢慢重合,或许李二不如前世的父亲有许多时间陪着自己,但这并不等于李二对自己的关会比前世的父亲少。

    屁股决定脑袋,李二没有给自己亲情的关爱,但却给了自己放手去作的承诺,现在的李承乾终于有了一些纨绔的底气。

    为什么纨绔会斗富?为什么纨绔会耍狠?为什么纨绔会那么牛逼?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强大爹站在后面,给他们放手去作的承诺。

    在大唐还有谁比李二大?还有谁的承诺比李二有力度?如果没有,那么大唐还有谁比自己更纨绔?坐在一边面带笑容的长孙只怕还不知道,就是她的一翻话,竟然催生出一个大唐最大的纨绔。

    李承乾坐在椅子上浮想联翩,前一世活了2o多年,习惯了那种谨慎的生活,从未想过有一个牛逼老爹的生活应该怎么过,所以即便穿越成了太子,还是在按以前的方式在处理问题,把日子过的憋屈不已。

    现在总算是整明白有权有眼的老爹老娘是如何看待子女的教训问题,那么以后的日子……。

    李承乾的背越挺越直,头越抬越高,直到老李一声冷哼把他的思路打断:“还不滚回你的‘兰若寺’去。”

    “喏!”老李生气了,必须远离,李承乾答应的十分顺畅。

    知道万事有老李之后,他已经膨胀到了极限,老顽固萧禹早已不放在眼中。

    李承乾离开了,李二陛下再度拿起一本奏折,想了想又放了回去,叹了口气,扭头对长孙说道:“观音婢,你何苦告诉他这些,原本就折腾的厉害,如今只怕更是要无法无天了。”

    长孙皇却是满不在乎,走过去将李二放下的奏折塞回他的手里,轻声说道:“臣妾可管不了那么多,高明是臣妾的第一个孩儿,是我大唐储君。可是您看看这段时间他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处处谨小慎微的,臣妾看着都心疼,锻炼也不是这么个锻炼法吧。”

    老李同志无语的眨眨眼睛,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后宫子女的教育问题一直是长孙的事情,他确实不好多说。

    不过自家大小子真的谨小慎微?老王头被气的到现在还在家里躺着起不来床;王通家老四牙被打掉了四颗;吃霸王餐;拆了两位重臣家的房子;带着一大帮二代啸聚长安城……,哦,还有9岁睡了人家小姑娘。

    如果这样是谨小慎微,那嚣张跋扈会是什么情况?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