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7章 ‘撞车了’
    出了右率内府,汇合了赶回来的‘光头王’,李承乾一行就往回走,反正都在皇城之内,右率内府和东宫就隔着一条横街,几乎没用多长时间,一行人就进了内城。

    老苏的事情必须要办,总那么拖着,有名无实的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李承乾打算去和老李说说,把他的军职落实下来。

    兜兜转转三人到了丽正殿,等待内侍通传的时候,李承乾抬头四下打量着周围,突然觉得老李日子过的也挺苦的。

    虽说富有天下,却天天被关在这么一个小圈子里头,天天除了上朝就是在丽正殿呆着批奏折,简直就是个人形图章。

    喝花酒没人请他,出去踏青还是没人请他,这小日子过的,绝了!

    脑子里转着各种奇葩的念头,李承乾被内侍引进老李办公的地方。

    虽然这里他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不想挨板子,最好还是老实点。他可不是李丽质,那丫头现在是老头子的心头肉,别说老李办公的地方,就是老李办事的地方那也是说闯就闯。

    自从和萧老头的一翻谈话之后,李承乾的脑洞开始越来越大,正以一种不可遏制的趋势在不断展。

    “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李承乾不介意用语言表达希望老李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愿望。

    可习惯了‘六字请安咒’的老李却被李承乾突然加了九个字整的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好半晌之后才皱眉说道:“你是不是又惹什么事儿了?”

    “呃,没有,这代表着儿臣美好的祝福。”李承乾没想到自己在老李心中竟然是这么个印像,有些讷讷。

    “这次来又有什么事?”李二没有和李承乾讨论万岁的问题,按照以往的经验,这小子马屁拍的越狠,事儿越大。

    “儿臣想和父皇讨要个官职。”李承乾眼珠子乱转,琢磨着如果把老苏说出来,会不会被老头子再搞走。

    “你亲自出马,看来官职不小吧。”老李今天心情不错,有闲心和李承乾逗闷子。

    “不怎么大。”李承乾摇摇头,伸出四根手指比了比:“从四品上。”

    “嘭”老李一个巴掌拍到龙案上:“从四上不大?要不要给你个正一品?”

    左右卫的府军将军才是三品,李承乾一张嘴从四品上,这让老李怎么可能不激动。

    “不是,父皇,您别激动,万事好商量嘛,好商量嘛。”眼见老李吹胡子瞪眼睛就要从龙案后面转出来揍人,李承乾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转到椅子一侧,急声说道。

    “说,官职给谁要的。”老李的好心情没了。

    “这……。”李承乾真不敢保证老李同志会不会把苏定方给要走了,犹豫了一下说道:“父皇,您上次好像说过不从儿臣那里要人了,是吧?”

    “让你说你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老李耐心有限,虽然自家大小子总体来说让他比较满意,但时不时的冒出一些狗屁倒灶的事也不少。

    “苏烈!”以极快的语把苏定方的名字说了一下,心中暗自祈祷老李最好是听不清楚。老苏征战沙场十余年,李承乾可不敢保证老爹一定没听过这个名子。

    结果李承乾还是失望了,老李再一次从桌子后面站起来,面色微微红,用手点着李承乾,好半晌才憋出一句:“逆子!”

    “朕派人满世界找人,结果你把人藏在你那里,你,你,气死朕了。”老李愤怒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咆哮着,人也围着龙案走来走去。

    转圈或许是他李家的通病,李承乾也有这样圈来转去的习惯,而且曾经把‘光头王’转晕过。

    “二哥,何事如此生气?”或许是李二的声音太大,将同样居住在丽正殿的长孙皇后惊动了。

    “你自己问这逆子干了什么好事儿。”老李愤怒的用手指点点李承乾。

    大唐的将军们都已经四十开外,年龄渐长之下已经开始出现了青黄不接的苗头,所以老李也在极力的搜集一些年龄小一些的将军。

    苏定方原本是他内定准备接李绩班的人选,正打算挖出来,放到下面锻炼几年,然后再启用。

    没成想,派去传旨的人回来说人不见了,四下打听也不知去了哪里,让老李一时之间颇为失望。

    没想到峰回路转之下,老李现自己竟然被儿子给‘劫胡’了,这让自认英明一世的老李如何不生气。

    “怎么回事?”扭过头,将躲在身后的李承乾揪出来,长孙沉声问道。

    “母后,撞车了。”撇了气鼓鼓的老李一眼,看他没有过来揍自己的打算,李承乾才扭头对长孙说道。

    “什么撞车了?”孙长听的愈加迷惑。

    “就是苏烈嘛,儿臣前几日听人说苏烈战功卓著,是一员沙场悍将……。”

    “放屁,你那日子是怎么过的?‘前几日’?你好好数数到底是几日?”李承乾说了一半,就被老李打断了。

    苏定方是河北武邑人,从长安到武邑快马加鞭也要近半个月,一个来回都差不多一个月,所以李承乾说前几日听说,根本就是扯蛋。

    “一,一个多月了。”习惯于夸大的李承乾苦着脸说道。

    “听到了吧,他是早有预谋。”李二看着长孙说道,末了扭头对李承乾说道:“你自己说,这事儿怎么办。”

    “母皇,您可得给我作证,上次父皇可是说了,以后不跟我要人的。”李承乾被逼急眼了,直接掀桌子拿上一回的事情说事儿。

    这回长孙终于知道老李为啥这么生气了。

    怪只怪老李上次嘴快,作了以后不从李承乾那里调人的承诺,结果现在看到儿子手里有自己需要的人,却碍于君无戏言,调不过来。偏偏李承乾又不识相,死死抱着苏烈不放手。

    父子两个在这里僵持也不是办法,最后还是长孙打圆场说道:“高明,不如将那苏烈借予你父皇如何?”

    “不行,儿臣还要留着他撑门面呢。”李承乾极力争扎,希望可以保住老苏。

    “朕拿薛仁贵和你换。”半晌没有说话的李二突然开口说道。

    按老李的想法,反正薛仁贵想要成手还要经过几年时间的磨练,不如拿来换一个完整版的苏烈来的实在。而且过段时间再想办法把薛仁贵借回来好了,反正要打仗了嘛。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