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12章 折腾前的准备工作(上)
    “老钱,你这一脸的心事,到底谁招你了?”李承乾一个后世穿越过来的人,对于太监什么的虽然心有芥蒂,但并不影响平等对话。

    “殿下,您,您是不准备要老臣了么?”李承乾这一问可不要紧,老家伙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委屈的哭了,皱巴巴的脸上豆大的泪珠往下流着,就算是不断用手去擦都擦不干净。

    李承乾被老钱演的这一出儿吓了一跳,愣了会儿才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这是,有话慢慢说,你哭啥?”

    “殿,殿下,老钱知道自己办事不力,恳请殿下责罚,千万不要赶老臣走啊。”钱管事哭的老泪纵横,比月子里的娃强不了多少。

    “老钱,你到底要闹哪样?跟你说了有话就说,你还哭什么?”一个老家伙蹲在跟前哭哭啼啼,搞的李承乾特别不自在。

    见到李承乾有些要急眼的意思,钱管事也不再哭抽着鼻子委屈的说道:“殿下,那崔冉说,以后他就要调到石炭司来,让老臣快些滚蛋,从哪来回哪去,还说殿下您不要老臣了。”

    这算是告状么?李承乾看着半个屁股放在椅子上,不断擦眼睛的老钱,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给手下断官司的一天。

    好在李承乾总算是照顾老钱的面子,没有当场笑出来,凭着对崔冉的印像大略想了一下,才开口问老钱:“你是不是得罪过他?”

    钱管事被李承乾问的一滞,犹豫半晌才吱吱唔唔的说道:“老,老臣就是,就是办理矿山手续的时候和他起了一些龌龊。”

    “得了,别哭了,那么大岁数了,羞也不羞!至于用不用你的事情,他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面对手下人这种无聊的争头,李承乾也很无奈,现在终于体会到一点李二为什么经常头疼的原因了。

    “殿下,那,那老臣的职司……。”李承乾说话不清不楚的,老钱也听不明白,所以追问道。

    “他说啥你都信啊,他说明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你信不信?”李承乾的耐心已经被老家伙磨的快要消耗殆尽,忍不住声音高了起来。

    “呃~,老臣明白了,明白了!”如同变脸一般,李承乾的话音刚落,老钱的眼泪就收了回去,再次变回了以前那个精明的老钱。

    看的李承乾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驴日的东西。

    “明白了就回吧,还要我请你吃饭么?”反正老钱刚刚话里已经把崔冉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李承乾当然也就没有再问的必要。

    “老臣告退!”得了答复的老钱喜滋滋的走了,留下郁闷的李承乾一个人站在屋里呆。

    该死的‘光头王’,让他去典仓署看看茶叶弄回来没有,结果这混蛋也是一去不复返,这么长时间,就是种茶叶,也特么该回来了。

    真在嘀咕的时候,一阵马车的声音响起,‘光头王’的声音也同时传来:“殿下,殿下,茶树叶到了。”

    虽然不知道李承乾要这些茶树叶子要干什么,但王成虎还是很园满的完成了任务——将典仓署收回来的茶树叶一扫而空。

    看着满满一大车的茶树叶,李承乾有种‘光头王’想要喂猪的感觉。

    舔舔嘴唇,将到了嘴边的骂人话收回肚子里,李承乾暗中决定,‘光头王’如果不把这些茶树叶都炒完,决不让他离开西池完半步。

    叫上林晓晓,带着‘光头王’还有马车直奔西池院,虽然那里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大坑,但那里却有炉灶。

    将炉温,翻炒等等一系列的过程大概的跟后找来的厨子说了一下,李承乾就开始让‘光头王’去挖坑。

    茶炒好了之后是需要焙火的,所以很有必要现在就挖一个坑,作焙火用。

    反正按李承乾估计那厨子不炒个三、四炉应该掌握不了火候,等他掌握了,这边焙火用的灶坑也就差不多搞好了。

    然而李承乾的估计还是太过乐观了,直到日影西斜,厨子的两只手烫的全是水泡,他需的茶还是没有炒出来。

    好在据厨子说,再有两到三炉应该可以差不多,所以李承乾总算没有失望的把整车的茶树叶都给烧了。‘光头王’甚至还得到了李承乾的表扬,因为他有先见之明,装回了足够多的茶树叶。

    “殿下,您到底要做些什么呀?”回寝宫的路上,林晓晓有些不解的问道。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做茶叶了,难道我一直没说么?”从早上开始一直到现在没得休息的李承乾觉得脑袋晕晕的,就连记忆似乎都有些不好了。

    “没有,不过茶叶是什么东西?是茶么?”因为李承乾经常会搞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所以林晓晓直觉上认为会在他这里得到答案。

    “当然是茶,不过喝的方式和现在的不大一样。”李承乾现在只想回去睡觉,但林晓晓的问题又不好不回答,所以说的很简单,并没有详细的介绍。

    “殿下累了吧?要不晓晓背您怎么样?”林晓晓和李承乾接触的时间长,看他现在的状态,隐隐猜到这位殿下怕是累坏了。

    “你?”侧过头,打量着林晓晓瘦了吧唧的小身板,李承乾摇了摇头,觉得这事儿不太靠谱。

    “来吧,我来背您。”林晓晓道是心大,两步跑到李承乾的前面,缓缓蹲下。

    拗不过林晓晓的坚持,李承乾最后还是趴到了她的背上。

    鼻腔中满是处子幽香,晶莹剔透仿佛有些透明的耳朵,微微有些泛红的面颊,李承乾的精神有些恍惚。

    不自觉得,轻轻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近在眼前,如工艺品般精致的耳朵。

    小姑娘的脚步有些凌乱,绯红已经布满双颊,甚至染红的脖颈。

    呼吸开始变的有些粗重,碍于周围的宫女和侍卫,李承乾不好作出什么出格的动作,但隔着薄薄的胸围子,那一对跳动的小兔子却让他觉得手感颇佳。

    恶作剧的,轻轻咬住了小姑娘的耳垂,灼热的鼻息喷进小姑娘的耳朵里面。

    “哎呀……”小姑娘一声惊呼……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