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22章 一不小心装了个X。
    脚步声惊动李承乾的同时,也惊动了周围几乎所有人。

    正在与长孙无忌聊天的李二陛下更是勃然变色,听到声音的同时,老李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玄甲军。

    到底是哪个混蛋把玄甲军调出来了?据李二所知,除了玄甲军好像还没有那一府的军卒有如此整齐划一的脚步。

    在场的都是杀场老将,都知道整齐划一的脚步意味着什么。

    那是令行禁止,百战强军的标志。

    一时间,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走到看台边上,向下望去。

    正午的阳光下,一员小将,身着明光甲,背负白袍,跨下枣红马,手持方天画戟,沿着道路款款而来。

    小将身后跟着一位身着山文甲骑马的校尉,再后面就是六位身着普通甲胄的队正,紧接便是二十人一排,共十五排的一个方阵。

    这样的方阵一共有六个,粗略一算正是一府之军。

    似乎感受到看台上众人的注视,这一府之军的步伐陡然间加重了许多,踏步之间,竟然像是踩在心脏之上一般,让看台上的众人呼吸都不由滞。

    校军场上已经列阵站好的十六卫军卒也在脚步声中纷纷扭头看去,打算看看到底是哪一支军队,单单依靠脚步就能让他们有一种心惊的感觉。

    “太,太子右卫率?!”一道不可置信的声音在看台上传出,是谁说的听不清楚,老家伙的声音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尖的可怕。

    “当真是右卫。”段志玄声音依旧冰冷,但其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丝颤抖。

    “怎么可能,我大唐除了陛下的玄甲军,怎么可能还有如此强军?”

    “老程,你掐我一把,看看是不是做梦。”

    李二则是双手死死的抓着前面的栏杆,眼中精光闪烁。

    玄甲军虽为百战强军,但却只有三千人马,眼下的太子右卫率虽然只有一府之军,可谁又能保证整个右卫率不都是如此?

    家里的混小子被自己要走了两个手下之后,现在可是严防死守,有什么好东西都掖着藏着,不让自己知道呢。

    到底这样的军队有没有一率之军?老李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想回头问问李承乾,却舍不得把眼睛从这一府之军身上移开,稀罕,太招人稀罕了。

    随着军阵越来越近,那整齐的队列更是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横平竖直,就连斜着看都是直的,一个方阵就好像是一个人,每一次跨步都是3oo人同时抬腿,又同时放下,没有一丝的差别。

    程妖精的嘴角一直在抽,虽然脸皮甚厚,但被红果果的打脸还是让他觉得脸上烫,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少说一句话又不能死,何必去惹那个睚眦必报的小混蛋,刚刚还戏谑的说想见识一下六率强军,这特么打脸的就来了。

    各怀心思的众人注视下,白袍小将所率的军阵已经到了看台下方,但见那小将猛的一挥手中方天画戟,斜斜向天空一指。

    “吾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将身后校尉与队正同时高声吼道。

    “吾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更大的声浪席卷整个校军场,甚至连看台都被震的微微颤。

    一声,两声,渐渐的已经在校场列阵的十六卫也慢慢加入。

    声音变的一浪高过一浪,地面上的沙石开始震动,巨大的吼声宛如九天惊雷。

    最终在所有声音变的统一的时候,校场中、看台上,所有人不约而同,似乎约好了一半,全部单膝跪倒,万岁之声响彻云宵。

    李二从未如此激动过,身体抖的如筛糠一般,颤抖着双手缓缓抬起,做了个平身的手式。

    值了,这一切太值了,老李同志没想到一次大比会有这样的收获,天天蹲在宫里处理那些奏折已经让他厌烦,感觉像一只老虎被关在笼子里一样。

    数万人的吼声,像一只强心剂注入老李的血液中,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一条龙,一龙可以翱翔九天之上的神龙。

    太子右卫率已经站到自己的位置,横竖一条线的军阵没有生一丝的变化。

    从他们出现的那一刻,到高呼万岁,再到归于本阵,将徐如林,掠如火,不动如山演绎的淋漓尽致。

    一切归于平静,台上众人各归本位,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就爆开了:“太子殿下,既然殿下有如此强军,为何不与某一战?”

    老疯子侯君集屁股还没沾到椅子,就开始难。

    面对这个老货,李承乾可没有面对老程和尉迟他们一样的好脾气。当时一点面子都没给老候留,眯着眼睛说道:“无它,胜之不武。”

    天策将军府的一众老人,李承乾都是以晚辈之礼相见,就算有些龌龊也是在可控范围,或者说是属于一种嬉闹的性质的一种较量。

    这种较量同样包含着那一批老人对李承乾的考核,看他是否是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是否值得将来他们去辅佐。

    但侯君集不一样,这老货将来是真要谋反的主儿。

    有了这个第一印像,李承乾就很难像对待其他天策府老将一样对待他,甚至只要提起他的名子总会不自觉得想到这老货想要抢他的江山。

    有了这样的印像与想法,李承乾又怎么可能对老候有好脸色。

    红果果的蔑视让侯君集一时间不知要作何反应,暴起难揍李承乾一顿他是不敢的。

    想要约战……老实说,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单单看军容军纪,老候觉得自己手下的右卫怕是真没什么胜算。

    而且向一个9岁的娃娃挑战这样的话,老候也是不屑为之的。

    老候不说话,四周的将军们也没说话,今儿的太子有些反常,脾气有点爆,谁都没必要上去给自己找不自在。再说了,人家老爹就在边上呢,看上去对儿子还很满意,这会儿跳出来也很不合时宜。

    不过不能说话不代表不能用眼神传递信息,所以李承乾从那些将军的眼中看到了一句话:这个逼让你装的,满大唐也没谁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