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23章 分段式射击的真正用法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句话就是用来形容李承乾的太子右卫率的,只经过一段时间队列训练和基础的三段式射击训的右卫率,可以说除了走路啥也不会。

    不过就像黔之驴的事故一样,花架子的的确确是把这些老兵痞给唬住了。对李承乾的‘胜之不武’一词,老货们都选择了忍气吞生。

    太子右卫率的意外表现让所有人都没了交谈的兴致,都跟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太子右卫率不参加大比的意义被无限放大。

    老货们眼神交错间已经确定,李承乾不让右卫率参加大比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装犊子。

    至于为人厚道,不想打击人这样的推论老货们想都没想,没有任何人寄希望于一个睚眦必报的家伙会善心不想打击人。

    “大比开始!”李靖在皇帝陛下的授意下,宣布比赛开始。看台上的气氛太过诡异,再不开始比赛只怕会生出其他事端。

    同样是第一次见到大军征战场面的李承乾双眼瞪的老大,电影电视里看的都是特效,那有现场这般真实。

    随着命令的下达,场中左卫和右卫分别从本阵出,相对而行,直到相距百步,两军卷槊旗,展刃旗,散立待命。

    紧接着号角声第一次响起,两军军阵开始收缩、第二通号角再响,槊旗被放下,有军卒上前解开上面捆扎的绳索;第三通号角吹响的同时,双军槊旗并举,身后鼓声‘咚咚’作响,。

    李承乾看的脖子伸的老长,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要来了,双方向一千八百人,总计接近四千人的群殴,这可是见所未见的。

    然而,当双方军阵接触的时候,李承乾却傻眼了,完全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双方的军阵竟然是一方敲大鼓,一方敲小钲,一进一退,然后等到了一定位置之后,再交换而行,原本敲小钲的一方敲大鼓,敲大鼓的一方敲小钲,如此往复(此为十六卫选兵时的过程,有记载的)。

    想像中的刀光剑影没有看到,想像中的斩将夺旗也没有出现,不过看周围老兵痞们一脸欣慰的样子,这种情况又好像很正常。

    一肚子吐槽的话全都憋在心里,屁都没敢放一个,今天风头已经出的够了,千万不能再惹事儿,否则决对会出乱子。

    李承乾虽然极力的作出一副和老货们一样的表情,但眼中的那一丝失望与不屑还是落在了他老子的眼中。

    “太子,军士们表现的如何啊?”老李同志竟然故技重施。

    “军士们表示的甚是勇士,可为我军中楷模,场中的一番较量让儿臣看的激动不已,恨不能亲自下场一战。”李承乾决定多说几个字,省得再让老头子挑毛病。

    “好一个军中楷模,不如让你的右卫率也演练一番,让你的几位叔伯品评一下可好?”老李淡笑着说道,他很想看看右卫率的战斗力到底怎么样。

    “这,父皇,右卫率注重的是实战,若是操演怕是会有误伤。”右卫率到底战力如何李承乾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除了半调子的分段射击,压根就和一群农夫没有什么区别,真要两军对阵,别看这种来来去去的较量不起眼,右卫率还真就不是十六卫的对手。

    “哦?实战?不如与玄甲军一战如何?”老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口中却似漫不经心般的问道。

    “呃,还是算了,儿臣那些军卒训练时间尚短,不是玄甲军的对手,若父皇当真要看,儿臣想些办法就是。”李承乾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不过逼他的是自家老头子,想反抗也没招不是。

    好在这次大比之前和老薛商量过一些应对的法子,薛仁贵也利用这三天时间演练过,只希望能派上用场吧。

    李家父子的决定引起了老兵痞们的注意,校场中正纠缠在一起的两府人马也被分开,只等着看太子右卫率的表现如何。

    派人将老薛叫到台上,与其耳语一番,待老薛抱拳离开后,李承乾才说道:“承乾本不善兵事,亦不懂对阵之法,此次便以平日一段训练之法演示一下,以娱诸位叔伯。”

    说话间,看台下面已经有六率的其他率府将一个个扎好的草人远远的立在看台对面,大致一数怕有数千之多。

    怪异的口号在右卫率军阵中传出,然后整个右卫率如同一个整体,整个军阵同时一动,缓缓从本阵中脱离。

    怪异的口号,怪异的动作,从右卫率出现开始,就显示出它的与众不同,似乎像它隶属的人一样,任何时候都是那么特立独行。

    不过好在只有右卫率是这样,太子六率的其他五率还是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变化,这让十六卫的老将们多多少少心里还踏实一些。

    右卫率以李承乾眼里小学生水平的跑步前进到了看台下方,又同样用小学生才有的度整队,慢慢将一千八百人排成三列横队。

    不过就算这样,依旧让十六卫的老货感到震惊,没人比他们更清楚变阵有多麻烦,那些分不清左右的混蛋到底有多难教。

    无数双眼睛盯在一身白袍的薛仁贵身上,从他对右卫率如臂指使般的指挥上来看,这支队伍分明就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

    老程的眼睛里更是冒着绿光,一会儿瞅瞅薛仁贵,一会儿又瞅瞅李承乾。看薛仁贵时恨不得‘啪啪’亲上两口;看李承乾时恨不得‘咔咔’咬他两下。

    秦琼更是后悔的直磨牙,早知道这小子有如此练兵手段,当初老李就算说出活龙叫,也特么不放手啊。

    台下的右卫率的位置是李承乾和薛仁贵商量好的,与其让这些老东西远远的看不清楚疑神疑鬼,不如放到他们眼皮子底下,让他看个清楚明白。

    右率卫的军阵两侧分别有人手持一杆大旗,在挥动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名目,但看着军阵的变化,老兵痞们也知道,这是在指挥。

    弓弦拉开的声音传来,在看台上可以清楚的看清下面一千八百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弓,这一点并没有引起将军们的惊讶,十六卫也可以作到这一点。

    但接下来的变化却远远出他们所料。

    随着两侧大旗的猛然回落射出弓箭的却只有第一排的军卒,随后这批军卒同时向右侧横跨一步,让出身前的位置,疾步向后退去。与此同时第二排的军卒才松开手中弓弦,将羽箭抛射而出的同时,再一次重复着前一排军卒的动作,向右横跨。

    分段射击终于在大唐第一次崭露头角,一**箭雨毫不停歇的向百步之外的草人阵中扑击而去。

    “我当是什么本事,雕虫小技而。”憋了一肚子气的侯君集终于找到了机会,出言讽刺道。

    不过他的话却没有得到各方的回应,除他之外,每一个看着右左率的人都是脸色白,额角青筋直跳。

    “老候,难道你就没看出来,这是弩阵么?”秦琼是厚道人,不想看侯君集太过丢人,出言将其点醒。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