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24章 亏本的买卖上
    实际上不用秦琼说,候君集在自己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门道,怎奈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正觉得老脸有些挂不住,扭头却看到李承乾瞥过来的那种不屑眼神,当时差点没气的喷出一口老血。这也就是老候气量大,如果换成钟馗那样脾气暴一些的,怕不当场就能从看台上跳下去。

    右卫率的演示到了这个程度已经无须再继续下去,都是杀场上下来的老兵油子,三轮射击过去之后,所有人都看出了其中的门门道道。

    虽然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气,但却必须承认,如果将弓换成弩,除了玄甲军,不管十六卫哪一府上来,都没办法冲到右卫率的跟前。

    垂头丧气的老将军们已经对大比完全没了兴致,争了半天不过是在矬子里面拔大个,这样的搞法还有什么意思,哪怕是得了第一,那也是人家不要的。

    一次大比,只比了一场就被迫草草的收场了,相对于十六卫将军们的憋屈,李二陛下却觉得不虚此行,至少他又现了一个练兵的人材——薛仁贵!。

    “父皇,您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不是说好不要我的人了么?”丽正殿里,李承乾被老头子逼的鸡头白脸的。

    可李二见猎心喜之下哪还管李承乾咋想的,信用不信用:“朕的还不是你的,你先把人交给朕,将来等你继位时还你一员虎将,有什么不好,难道朕还能把人给你用废了不成。”

    李承乾很想说‘能’,不过想想后果,果断放弃这个念头。

    在李承乾的想法里,他是要对薛仁贵进行现代化的军事教育,虽然他自己也不懂军事,但看过的军事类书籍多了,总能记住一点。

    现在老李了提用废了,也给李承乾提了个醒,现在军事理论真的能适应古代战争么?

    现代战争的散兵线放到古代就是坑爹的货吧,面对灵活性极强的骑兵,散兵线……呵呵。

    所以李承乾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薛仁贵放出去。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朕是看你这次在校场表现不错才和你商量,否则朕要调个人还用和你说?”老李洋洋得意的说道。

    李承乾日间在校场上一句强硬以及的‘胜之不武’,让老李份外满意,心道总算在自家大小子身上看到一点帝王气息。

    以前面对着一些臣子,部下,唯唯诺诺像个怂包实在不像话,虽然对这些个天策府老人应该尊重,但尊重不等于怕。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李承乾虽然是晚辈,但对于那些天策老将来说他的主要身份是太子,是‘君’。面对一个些老将就瑟瑟缩缩的,将来这大唐江山李二如何能放心交到他的手中。

    “父皇可是要薛仁贵到军中负责练兵一事?”老李心情不错,李承乾试探着问道。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么?”老李脸色微微一沉反问道。

    “没啥意见,不过要是练兵,老苏也会啊,右卫率还是老苏先带出来的,薛仁贵也是后来才接手。”‘妄测君心’的李承乾苦着脸说道。

    虽然不确定让薛仁贵接触现代军事理论合不合适,但李承乾认为还是把人留在自己身边慢慢考虑更好一些。

    至于老苏,反正人都在老李手里了,掀掀他的老底问题应该不大。

    “老苏是谁?”李二有些疑惑,这混小子喜欢给人起外号的习惯啥时候能改改。

    “就是苏烈,苏定方。”李承乾赶紧回答。

    “你是说右卫率是苏烈带出来的?”老李沉声问道,脸上却有一丝惊讶之色。

    “对啊。”李承乾十分确定的回答。

    “嘭”老李拳砸在桌子上,怒声道:“那你为何不早说?”

    苏烈被调过来之后就被十六卫大将军竞相索要,这帮老家伙当年基本上都听过老苏的名声,有些甚至和老苏交过手,自然知道他的能耐,谁都想把人要到自己手下来。

    闹到后来,定不下决心的老李干脆直接把老苏给雪藏了。

    “您也没问啊!”李承乾无限委屈的说道。

    “滚,给朕滚出去。”颜面无光的老李恼羞成怒,手指大门,对着李承乾吼道。

    听到老头没有再提薛仁贵,李承乾如获大赦,在老李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窜了。其身形之快,就连老李的贴身护卫‘齐天大圣’都有些自愧不如。

    “这个逆子。”老李看着李承乾顺着大门远遁而去,忍不住摇摇头。

    “二哥还是莫要生气了,高明终是太子,身边总不能连个可用之人都没有。”一直没有说话的长孙皇后,慢慢走到老李的身后,轻轻按摩他的双肩。

    说起来到底是母子连心,谁的儿子谁心疼,看着李承乾总被老李剥削,长孙皇后都开始觉得老李有些过份。

    “观音婢,你不知道,今日校军场上,我观那薛仁贵分明是将帅之材,留在承乾手中,实在是怕他给用废了,到时我大唐将平白损失一员大将。”轻拍着长孙扶在肩膀上的手,李二缓缓说道。

    “二哥可不要小看了高明,自他为皇太子以来,您可见他吃过亏么?而且,这段时间您可是从他那里挖了不少人了呢。”长孙皇后对李二的狡辩报以微笑,同时轻描淡写的揭露了老李的不光彩行径。

    “我也是为他好,必竟这江山将来都是他的,我这也算是提前帮他培养一些人材。”老李的脸色微微泛红,强言道。

    长孙皇后和李承乾可不一样,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儿子,老李因为同样的理由可以对李承乾脾气,却不能对长孙火。

    “好了好了,我们不提此事。观音婢,你当真看好程家四丫头了?”李二见长孙还继续掀老底,连忙换了话题。

    “哼,她既夺了高明的玉佩,却还要一再生事,分明是看上我那傻儿子了,即如此那便遂了她的心愿好了。”长孙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声音微微冷。

    老程的花样对李承乾或许有用,对李二也有用。

    但遇到长孙这样只信直觉,又护犊子的女人,立马就被吃的死死的。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