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35章 试探下
    “不错嘛,五姓七望在你嘴里竟然变成了一点小麻烦,看来我儿真是长大了。”围着李承乾转了两圈,长孙皇后不无调侃地说道。

    李承乾的一张脸已经抽成了包子,总觉得今所有人都有些怪怪的,和以前有了很大不同,难道都和自己一样被人穿越附体了?

    “又胡乱琢磨什么呢!”用指手在李承乾的头上戳了一指头,长孙结束李家传统的绕圈活动,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没,就是在奇怪父皇为何没有如以往一般给儿臣‘上课’。”揉着被长孙戳到地方,假装很疼的样子,李承乾把心中所想问了出来。

    “唉,你和王家那小子之间的事左右不过是孩子间的龌龊罢了,值什么大惊小怪。你父皇是在为山东的事情愁,那边入夏已来已经好久不下雨了,今年怕是要闹旱灾呢。”长孙叹了口气说道。

    往年老李没当皇上的时候,这些事情虽然听了也操心,但决不会像现在这样愁的夜不能寐。

    旱灾意味着粮食减产,意味着民心动荡,若遇有心人煽动,怕是又要引出祸事。

    这种事情,就是放到后世,也是无解的,除了往灾区运粮,没有一点办法。

    所以李承乾听了长孙皇后的话之后,也只能默默的点点头。

    看着一贯古灵精怪的儿子也没什么好办法,长孙的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老头子都没办法的事情,李承乾一个九岁的娃娃能有什么好办法。

    “你把王家那孩子关到什么地方去了?”把旱灾的事情放到一边,长孙询问起和王家有关的事情。

    “左卫率里面。”终于说到李承乾比较关心的问题,所以李承乾挺了挺腰背,坐直了身体回答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他?”长孙皇后很肯定的问道,一点没有怀疑自己想法的正确性。

    “母后如何知道儿臣一定会放了他?”脸上一副被看穿心事的表情,李承乾惊讶的问道。

    “你是我儿子,什么性格我能不了解?别看嘴是说的狠,真正事到临头,怕是干不出来杀人的事情。”长孙皇后一双凤目翻了李承乾一眼,带着一丝不屑说道。

    “还是母后了解儿臣,其实儿臣只是想吓唬那小子一下,顺便探探王家那老头子的底,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李承乾嘿嘿笑着,把自己的想法大致上说了一下。

    “你自己心中有数就行,只是以后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莫要在到处乱跑。”长孙点点头,对李承乾的做法没作任何评论,只是嘱咐他注意安全。

    “是,儿臣明白。只是,母后,那王家的小子突然跑到长安来,闹出如此事端,会不会是王家那老头子安排的?”老头子心情不好,李承乾只好把自己的疑问向老妈说。

    “你想多了,你父皇的底线根本就不用试探,几乎所有的世家都知道,所以只要他们不参与谋反,你父皇不会真的动他们。”虽然长孙不理会政事,但老李平时多多少少也会说一些给她听。

    否则一天到晚傻乎乎的,如何与那些没事跑到宫里来探口风的命妇接触。

    “可是父皇不是一直在打压世家么?”李承乾问道。

    “你父皇只是在分化他们,试图降低他们对官员的影响力。必竟我大唐官员十有**都是那些世家的门生故旧,这股力量太过强大,闹将起来大唐怕是立刻就会峰烟四起。”长孙皇后的眼神有些飘忽,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儿臣明白,知道今后应该怎么作了。”长孙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承乾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简单直白的说大唐是皇室和世家共同把持,皇室控制了全部官员的十之一二,世家控制十之**。

    之所以皇家能与世家分庭抗衡,没有让世家把把持朝堂,最大的原因是隶属于皇室的官员大部分都是军方。

    而老李同志之所以一生致力于打压世家,说白了不外乎就是权力之争,控制欲极强的老家伙怎么可能充许自己的政令出不了长安城呢。

    “明白就好,以后不要太过鲁莽,和世家可以争,可以斗,但必须控制范围,而且不要真的搞出人命。”长孙给李承乾设定了一条底线,怕他日后搞出不可收拾的麻烦。

    必竟这小子太能折腾,谁都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哪天一冲动,把这些世家子弟或者继承人搞死几个。

    至于反过来,李二和长孙都不怎么担心,世家子弟可不是傻子,谁都知道搞李承乾是个什么罪名,言语相争或许有,但相刀剑相向却是不可能的。

    另外就算是遇到几个愣的,那些躲在暗处保护李承乾的人也决对会在事之前将事情制止,必竟手弩这东西比人的度可快多了。

    “母后放心,儿臣知道今该怎么作了。”李承乾作为一个腹黑的心机婊,闻歌知雅意这种基本能力还是有的。

    “嗯,你们这几个小辈之中,我最放心的是你,最不放心的还是你,希望你真的明白我说的意思吧。”长孙皇后叹了口气,最后敲打了李承乾一句。

    一种儿大不由娘的感悟在长孙的心底升起,孩子大了,有主意了,很多事情不再被父母所左右。作为一个母亲,她只能把话说到位,至于孩子听不听,能不能理解其中的深意,那就只能‘听天由命’。

    李承乾瘪瘪嘴,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有些事是用说的,有些事是用做的,对于长孙的担心,不管怎么保证都一点用处没有,所以与其赌咒誓,不如稳稳当当把事情办明白。

    长孙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她调节过来,看着老老实实的李承乾,想了想说道:“这段时间等你忙完了手里的事就去丽质那里看看,她可是惦记你很久了,一直在念叨你不守信用呢。”

    “是,儿臣知道了,这几天就过去。”想起那个乖巧听话的小丫头,李承乾嘴角牵出一丝笑容,似乎前段时间答应她的事情真的需要兑现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