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39章 西域工匠(下)
    从万年县的监牢出来,李承乾狠狠的揉了揉鼻子,心中誓,从今以后再也不去监牢一类的地方了。

    天子脚下的万年县监牢里随然整理的还算是不错,但那股子腐朽霉的味道却无论如何都收拾不干净,让人进去之后就有一种恶心反胃的感觉。

    “殿下,到后衙去歇歇吧。”接到衙役通知的县丞跑的呼哧带喘,到了监牢门口的时候正赶上李承乾从里面出来。

    “里面那个胡人一会儿给提出来,收拾干净带来见我。”李承乾嗯了一声,随口吩咐道。

    “下官明白,请殿下放心。”县丞给手下打了一个快去办的眼色,然后就当先引路,带着李承乾到后衙去休息。

    “你们这里的犯人都哪里去了?”通往后衙的路上,李承乾开口问道。

    监牢之行,里面竟然只有那个胡商一个人,这让李承乾很好奇,难道大唐真的已经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了?就算是没小偷,打架斗殴的总会抓到一些吧。

    “不瞒殿下,那些犯人都被程大将军给提走了,说是什么……什么‘劳动改造’。”县丞苦着脸回答着,心中不禁埋怨起程老货。

    农场那么大的一个工程难道就缺几个犯人?现在被太子现监牢里一个犯人都没有,这要是捅到皇帝陛下那里,私放人犯这个罪名怕是就要自己这个县丞来背了。

    不过出乎县丞预料,李承乾并没有追究犯人的事情,只是撇撇嘴就将此事轻轻放过。

    “你去忙你的吧,一会儿记得把人送过来就好。”坐在后衙,李承乾现自己不知道应该和这个县丞聊些什么,看他坐力不安的样子又觉得别扭,最后只能让他离开,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殿下,人带来了。”就在李承乾坐的无聊的时候,守在门口的‘光头王’回身对他说道。

    “让他进来。”李承乾淡淡说道。

    “小的阿巴托见过公子。”被‘光头王’带进房间的阿巴托老老实实的给坐在椅子上的李承乾施了一个大唐的礼节,姿态放的很低。

    唐人都是骄傲的,这是阿巴托在大唐呆了两年时间总结出的结论。不论是官员还是平民,哪怕是一个乞丐,在面对异国人的时候都是高高在上的。

    异国人或许有钱,但地位却很低,在大唐如果异国人施舍东西给大唐的乞丐,很可能会被乞丐反过来揍一顿,事后还不会有任何的责任,理由就是异国人侮辱了那个乞丐。

    “坐吧。”阿巴托胡思乱想中,李承乾指指一边的椅子说道。

    “不不不,小的站着就好,公子有事尽管吩咐。”阿巴托努力表现的恭顺一些,现在他已经大概猜到,自己这次牢狱之灾很可能出自这小少年的手笔。

    “你是哪国人?”李承乾无所谓的摇摇头,然后继续问道。

    “小的是大食人。”阿巴托说道。

    “这东西是你的吧?”李承乾抬了抬下巴问道。

    然后,在阿巴托迷惑的眼神中,王成虎的一只大手就伸到了他的眼前,数颗粘着一点点水泥的琉璃珠子被大手托着,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这,小公子饶命。”看着琉璃珠子,阿巴托腿一软,整个人就跪了下来。

    按唐律琉璃是不允许私制的,除了官窑,根本不会有人私下烧制这东西。

    就连现在东西两市那些正在卖的琉璃,实际上也是从官窑里流出来的一些残次品,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被批给一些商家,由他们来卖。

    “让他闭嘴。”李承乾被阿巴托的求饶声搞的心烦,看了王成虎一眼后说道。

    “喏!”一声有力的回答,然后阿巴托就觉得自己脖领子一紧,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大张的嘴巴猛然间被一条带着汗臭味的麻布手巾堵的死死的。

    “现在我问你答,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明白么?”李承乾揉着太阳穴说道。

    刚刚这个叫阿巴托的混蛋一顿乱叫,又把那天陪着小丫头们逛街的后遗症勾想来了,太阳穴‘嘣嘣嘣嘣’一跳一跳的疼。

    “那些珠子是你的么?”李承乾又重新问了一次。

    点头。

    “你亲自烧的?”继续问。

    点头。

    “上面沾的东西是什么?”从椅子上下来,李承乾在‘光头王’手里拿过一颗珠子,将沾着水泥的一面朝着阿巴托问道。

    一阵‘唔唔’声,伴随着脑袋乱晃,分不清点头还是摇头。

    得到李承乾示意的王成虎将阿巴托嘴里的麻布手巾抽了出来,看了看之后,有些惋惜的扔到了一旁角落的地上。

    “小的不知道上面沾的是什么,只是这一批烧出来就是这个样子了。”干呕了几声,阿巴托缓了半天才哑着嗓子说道。

    “还能记住当时用的都是什么么?”李承乾追问道。

    “能,能记住,当时……”阿巴托虽然不知道李承乾为什么会关心珠子上沾的灰色东西,但为了活命还是连忙点头答应。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句话阿巴托虽然不知道,但并不影响他的对形势的判断。

    在没有搞清楚‘不知道’的后果之前,他最好是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知道’。

    “把他丢回去。通知老钱过来提人,一月之后,还没有结果,就让老钱自己找个地方准备养老吧。”揉着越来越疼的脑袋,李承乾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根本不等阿巴托把话说话,就对‘光头王’吩咐道。

    “喏!”王成虎似乎也看出李承乾的情况有些不对头,提着阿巴托交给外面的衙役之后立刻就走了回来:“殿下,怎么了?”

    “头痛的很,我们回宫。”李承乾用手在太阳穴及额头上按着,对‘光头王’说道。

    “我去去马车赶进来。”王成虎一脸紧张,说完就要往外走。

    “一起走吧。”李承乾咬着牙说道。

    虽然头很疼,走起路来引起震动更疼,但为了不吸引更多人的注意,搞出一些花式传闻,李承乾决定,还是像来的时候一样,自己走出去。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