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45章 跳越性思维(下)
    “嗯,道也是个办法。”李二轻轻点头,目光转向其余人等。

    “太子之言……有待考证。”

    “有些道理。”

    “话虽如此,但清淤也需要费用,这银钱从何而来?”

    老家伙们在李二的目光中各抒己见,展示着自己的能力,尤其以杜如晦关于银钱的问题最是关键。

    “不错,克明所虑甚是。太子,休得胡说,还是坐下老老实实听着便是。”李二也觉得老杜说的很对,盐丁跑去清淤同样是要工钱的,这和继续作盐丁有什么区别,换汤不换药罢了。

    李承乾也觉得冤枉,老头子怎么就能这样无耻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呢,自己明明是被他叫出来的好吧,怎么搞的像自己主动站出来的一样呢。

    而且这一群老头子竟然拿着无知当有趣,跟着老李一起谴责自己年幼无知,这种情况下如果不给他们来个当头棒喝,这太子以后也不用当了,直接当孙子好了。

    “杜伯伯,若承乾有办法解决银钱的问题,又当如何?”李承乾看着新晋的检校吏部尚书杜淹说道。

    这老家伙御史大夫出身,唇枪舌剑的甚是厉害,一群老东西,就他喷的最凶。

    “若殿下能解决银钱之一事,老夫愿赌上尚书之职。”老家伙年龄虽然大了,却一点不傻。虽然他对于银钱之事并在不在行,‘办公室’里这么多人,总有行的。

    既然这么多人都没办法解决,老家伙相信,李承乾说出的办法必然也是异想天开之举。

    “杜伯伯言重了,尚书一职乃父皇亲授,作与不作你说了不算,某说了也不算。”李承乾摇了摇头,否定的杜淹的赌注。

    随后继续说道:“只是承乾这几日与王家又起了些龌龊,伯伯若是输了,日后朝堂之上为承乾转圜几句如何?”

    杜淹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些过头,偷眼看了瞟了老李一眼,现没有什么不愉之色后,才对李承乾说道:“好,一言为定。”

    “杜伯伯认为6运省人工,还是漕运省人工?”李承乾扫了众人一眼之后,对杜淹问道。

    “自然是漕运。”杜淹回答道。

    漕运方便是显而易见的,一艘船所能装载的货物也不是驮马能比的,更何况驮马运输时还会有各种各样的损耗。

    “既然是漕运省人工,那么让商户把省下来的费用拿出一部分,用来维护河道,问题不大吧?”李承乾记得后世有过‘养路费’来着,拿到大唐来用用应该问题不大。

    “这……”杜淹一时间竟回答不出李承乾的问题。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问题,只要河道清的干净,漕运自然就会展起来,收上来的费用也会越来越多。”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李承乾说道。

    “殿下,法子虽好,可是盐下可是一次下来一大批人,这就需要一大笔钱,靠着‘细水长流’只怕不够。”杜如晦到底是处理政务多年,经验丰富,直接点出李承乾话里的漏洞。

    “那就收年费,民部具体核算一下,看看多少合适,第一次收取只要能满足盐丁粮饷的七成便可。”李二到底反应快一些,没用李承乾再说,直接就提出按年缴费这个概念。

    可见,古往今来,上位者的思路好像都差不多。

    “臣输了。”老李拍板,事成定局,杜淹自然知道已经没了胜算。不过老杜淹心里却忽的转出另一个念头:今日的议事不是盐法么?什么时候变成漕运了?

    “输赢无所谓,只是伯伯莫要忘了承诺便好。”李承乾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自以为‘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好了,今日便到这里吧。”李二看杜淹老头胡子都在抖,分明是有些要崩溃的架式,赶紧言结束这次议事,否则再议下去,只怕自家那个混小子还能气躺下几个。

    “臣等告退。”一众老货看着杜淹一脸上当受骗,气的直哆嗦的样子,也都识趣的起身离开,很快便走的一干二净。

    “说说吧,那个王文昭怎么回事!”众人走光之后,李二挥退了房间中伺候着的宫女,才问道。

    “呃,父皇知道了?”李承乾尴尬的说道。

    “朕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王家的嫡长孙,将来有可能继承家主的。”老李的脸色阴沉。

    “那又怎样?父皇,儿臣这几天也想过了,或许就是我们对世家过于妥协,所以才会让他们现在这么猖狂。”李承乾正色说道。

    “你以为朕不知道?以为朕不想杀光那些国家的蛀虫?可杀光之后怎么办?大唐官员十去七八,谁来处理政事?靠程老匹夫么?”翻了儿子一眼,老李恨恨的说道。

    “可是……。”李承乾打算辩解一番。

    “可是什么?如果你现在手中有能处理政事的官员,不用多,有现在的五成就行,朕立刻就下杀手,你有么?”李二打断李承乾的话,语极快的说道。

    看着沉默不语的李承乾,李二想了想压下心头的火气,缓缓说道:“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那王文昭死就死了,反正也是个纨绔,王家不会真的因为他彻底的翻脸,但是你以后记住,作事要慎重。”

    “儿臣记住了。”李承乾恭声回答,但脸上满不在乎的表情看在李二的眼中,就又开始牙疼起来。

    李二内心深处此时也是矛盾重重,李承乾的做法在他看来绝对是政治不合格的表现,作为大唐的储君政治上不合格意味着什么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这让老李同志十分失望。

    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说,李承乾行事的很辣也让老李感到欣慰。

    以前李承乾的种种做法虽然够得上是一个仁君,可是却过于软弱了,这样很容易就会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左右,尤其是在政治不成熟的情况下,这让老李同志对未来总是有着一丝担心。

    所以对李承乾现在的一切行为,老李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生气,一切只能留待将来慢慢观察。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