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49章 御前(下)
    李二的目光在说话的御史身上停了一会,再一次转向李承乾。

    “你说是君子便是君子,你说片面之词就是片面之词,你当自己是谁?当今圣上?”李承乾亦将目光看向那御史讥讽道。

    那御史脸色一变,沉声说道:“本官实话实说,太子休要污蔑!”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本宫污蔑,太高看自己了吧!”小小的五品御史李承乾若一直与他争论对错没的失了身份,也真好落入他的圈套。

    所以李承乾干脆直接以势压人,那身份说事,用身份的高低来证明说话的可信度,一句话将那位御史逼的讷讷不知所言,当然,更多是气的。

    “太子殿下,所谓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即便您身份高贵,只怕亦难渡天下悠悠众人之口。”这次出来的却是一位隶属卢氏的官员。

    李承乾用疑惑的目光向房玄龄的方向看来一眼,结果换来的是一个无辜的眼神,老房示意与他无关。

    “尔等口口声声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知本宫所犯何罪,人证物证可在?”一个两个不断有人跳出来横加指责,李承乾就是耐性再好也有些气往上冲。

    “这位王舜便是人证,那王文昭的尸体便是人证。”接连两位级别高的官员站出来,俞御史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说话瞬间就硬气了许多。

    “真是笑话,这天下一天死的人多了,难道随随便便跑出来一个阿猫阿狗,就能指责是本宫杀人?”李承乾着着跪在地上的王舜说道。

    “那王文昭自几日之前无辜被殿下带入左卫率后再未现身,而且尸体亦下殿下身边之人送到家中,这还不能证明人是殿下派人所杀么?”第二位出来的御史上前一步,挡位李承乾看着王舜的目光,沉声说道。

    “本宫纠正你一点,那王文昭是因为对本宫出言不敬,甚至暴起想要行剌本宫才被本宫带走,此两件人证俱在,由不得你信口胡柴。”李承乾当场反驳道。

    “即便如此,亦应将人押往大理寺,殿下却因何将人带入左卫率?”那御史步步进逼,仿佛要将李承乾杀掉王文昭的事情坐实。

    “那是因为本宫念及皇家与世家之情份,需知那王文昭之言行足以当得上‘谋逆’,送入大理寺……这位御史,是想直接给王家带上一顶谋‘谋逆’的冒子么?此等手段可是令人齿冷呢。”

    李承乾也不是什么老实孩子,随便找了个空子就反手扣了一顶冒子给那御史带上。

    “你……”

    “殿下,年轻人脾性难定,言语之间难免有什么误会,但您因为这一点误会就杀了王文昭,未免让天下人寒心。”卢家的官员不紧不慢,第二次缓缓说道。

    “本宫曾经说过,那王文昭出言不敬,崔冉看不过去,义愤出手将之格杀。你却口口声声说是本宫杀人,到底意欲何为?”李承乾死死的盯着卢家这位官员,眼睛眨都不眨。

    “殿下说是崔冉将王文昭格杀,可王文昭身中十五刀,崔冉一介文官这刀又是从何而来?”卢家官员逼问道。

    “自然是从护卫身上抢的。”李承乾满不在乎的答道。

    “殿下的护卫身手高绝,如何能被一介文官抢了兵刃?”俞御史似乎抓到了破绽,上前说道。

    “你们口中的那个谦谦君子污言秽语不断于口,本宫和小伙伴都惊呆了,被人抢了兵器有何不可?”既然王家想要玩欲加之罪,李承乾干脆就来个胡搅蛮缠。

    原本指望着杜淹那老货能守信用,关键时候跳出来挡挡风,可没想到,那老货今天压根就没来。

    李承乾到底是年龄太小,加之根基不固,想要那些军方大佬出头帮忙抗下五姓七望,无异于痴人说梦。

    况且军方目前为止尚无一人出头落井下石,这就已经算是给足李承乾的面子了。

    “那为何崔冉没有被惊呆?”俞御史问了一个笨笨的问题。

    “崔冉及忠耿之臣,有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之稳重,自然不会惊呆。”李承乾用一种看****的眼神看了俞御史一阵才说道。

    “那崔冉分明就是一个嘴尖皮厚的墙头草,如何能当得忠耿之臣。”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御史分明就是王家的死忠,或者压根就是王家本家之人,听李承乾说到忠耿之臣时,当即反驳道。

    “王文昭都是谦谦君子,崔冉为什么不能是忠耿之臣?”李承乾脸上挂着一丝嘲讽,撇撇嘴说道。

    “那崔冉在万年县作县令之时,朝臣有目共睹,如何能与王文昭相比。”不知名御史急声说道。

    “既然你我双方各执一词,不若遍访民间,看看那王文昭品性到底如何,怎么样?”李承乾扬了扬下巴,戏谑的说道。

    “这……”

    遍访民间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做的,真的访下来,那王文昭白死不说,只怕还要牵连家中长辈,即便是殿中跪着的王舜只怕都逃不过唐律的制裁。

    “请陛下明鉴,请陛下为臣等做主。”眼见说是说不过了,三人对视一眼,由那位卢氏官员打头,直接跪伏于地,耍起无赖。

    “请陛下明鉴,请陛下为臣等做主。”随着大殿之上三位官员这一跪,朝堂之上竟然呼啦啦走出一大半的人,齐齐在跪伏与地,分明就是眼见不能达到目的,玩起了逼宫的把戏。

    李二呼吸急促,眯着眼睛,目光如刀,自这些官员身上一一扫过。

    每一个被盯住的人都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但心中虽然惊惧,却依旧跪伏于地不肯起来。

    所有人都抱着法不责众的态度,认为老李不会拿他们怎么样,必竟这天下还要靠他们来治理,真要把他们都杀了或者流放了,这大唐只怕也就乱了。

    而老李现在的确是不能把这些人如何,刚刚登基不及一年,他的力量全部都在军方,文官一系的控制力比较起军方一系差的不可以道理计。

    “好,来人”最终,思虑良久的李二咬着牙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将太子索拿宗正寺,没有朕的旨意,不得踏出宗正寺半步!”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