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50章 蹲大狱=‘保护’
    宗正寺中,李承乾抱着一杯茶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呆。

    今天的结果他有过估计,但可能性不足十之一二,可这一切却偏偏生了。

    这让李承乾第一次正视世家这个庞然大物。

    朝堂之上衮衮诸公,连带舅舅长孙无忌在内竟无一人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由此可见世家的淫威到底如何强大。

    当然,这也和李承乾付出的代价有关。

    如果世家真要把李承乾搞下太子之位的话,长孙无忌等人也是必然会出头的。

    像现在这样被关进宗正寺这样的结果,的确不值得动用军方的老人渣。

    “怎么样啊小子,知道厉害了吧!”一个爽朗的声音打断了李承乾的思绪,却是李孝恭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承乾见过河间王叔。”将茶碗放下,李承乾从椅子上跳下来,老老实实的给李孝恭见礼。

    没招,老头子说了,没有他的旨意不能出宗正寺一步,今后的日子只怕要在李孝恭的地盘上混很久才行,不提前拜拜码头李承乾自己都不放心。

    “行了行了,坐着吧,到了王叔这里别那么假模假式的,拿出你睚眦必报的本色来。”李孝恭大咧咧的摆摆手,往自己‘办公室’的‘老板台’后面一坐对李承乾说道。

    话说这老货也是得瑟的紧,大唐平定江山之后,在驻里闲着没事干,就自己修了个石头城,然后把家搬进去,再搞些兵卒来回巡逻,用以怀念当年的杀场生涯。

    结果一不小心,这老小子就被人给告了,说他谋反。老货被李渊从驻地给招回来,查了个底掉,现没什么谋反的倾向,索性就把军职一撸到底,放到宗正寺作了寺卿。

    等到老李继位之后,再想提拔这老货,现没位置了。

    朝堂之上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都被安排的满满的,确实没办法让他上来把别人挤下去。

    无奈之弄了个礼部尚书让他先干着,顺便监管一下宗正寺,又顺带着改了封号,变成河间郡王。

    “河间王叔言重了,带您面前哪有承乾报字号的余地。”李承乾笑着说道。

    “少给老子扯犊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在装出一副怂样子,小心老夫揍你。”老货眼珠子一瞪,到真有些架势。

    “别别别,河间王叔,小侄错了还不成么!”李孝恭的态度让李承乾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间只好顺着他的意思来。

    “这还差不多。”李孝恭满意的点点头,搓着胡子说道:“老夫这地方你就放心住着,虽然不如你自己的地方舒服,但胜在清净。”

    李承乾被李孝恭说的一时语塞,一时间竟不知怎么接茬。心说这又不是什么好地方,谁特么好人没事能跑监狱放心住着,如果不是老头子不让出去,小爷现在拔腿就走。

    “小子,你还别不爱听,就依着你这么折腾下去,早晚不等,你就得上这常住来!”看着李承乾一脸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李孝恭哈哈大笑着说道。

    “河间王叔,承乾有没有的罪过您,干嘛咒我啊!”李承乾臭着一张脸,撇撇嘴说道。

    “你若是得罪我,最多挨顿揍也就完事了,二郎绝不会把你放到这个地方保护起来。”李孝恭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看李承乾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急着往下说,只是端起茶碗喝起茶来。

    “王叔的意思是我父皇是在保护我?”琢磨了半晌,李承乾犹豫着问道。

    “要不然你以为呢?你以为就今天这点小场面,能把你老子逼的将儿子送进宗正寺?若不是二郎示意我等不用出头,你真当天策将军府没人了,让他们这般撒野?”李孝恭脸上带着老辈特有的骄傲,满脸鄙夷的说道。

    “这,这又是为何啊?没事把我送到这地方来干啥?这是好人待的地方么?”李承乾一着急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放屁,怎么就不是好人带的地方了?老夫不是好人么?你小子再敢胡说八道当心老子揍你。”李孝恭眼珠子一瞪,大声嚷嚷道。

    “呃,错了错了,王叔莫怪,莫怪。”李承乾也觉着这话里的意思不对头,赶紧补救。

    不可置否的嗯了一声,李孝恭说道:“不管这里是不是好人待的地方,以我看来没有半年时间你小子是不用出去了,所以安心待着吧,回头我安排你那个两个叫什么的侍卫过来,有什么事你就让他们出去办。”

    “啥?半年?”李承乾被这个时间吓了一跳,从椅上窜了下来。

    “咋啦?嫌少啊?你舅舅可是估计能关你一年。”无良老汉李孝恭嘴角挂着一丝坏笑说道。

    “一年?”李承乾脸惊讶的重复道,脸上的表情比吃了隔夜的大便还要难看。

    “你小子别跟见了鬼似的,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吧,这段时间你要是出去了,那帮子世家指定联合起来针对你,搞不好你还真能被弹下去,到时候后悔都晚了。”从开始到现在,李孝恭总算是说了句人话。

    “那,那我的那些差事怎么办?”李承乾很纠结的问道。

    弹劾这事半年多来他经历的多了去了,心里有一半的念头是不信那些世家能把自己弹下太子之位,另一位念头是弹下去就弹下去,‘兰若寺’就是再差劲,也比这腚大的院子里好上不少。

    不过丫就没算计过,如果他被弹下去了,那‘兰若寺’就不是他的了。

    “差事的事儿呢,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这事儿你老子没交待我。”好不容易说了句人话的李孝恭旧态复,又开始不着四六。

    “那……”李承乾咂咂嘴,眼睛珠子一转问道:“王叔,您看,我这突然进来家里都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回去通知他们一下?要不然他们以为我丢了多不好啊?”

    “哐”无良老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拧着眉毛说道:“放屁,你拿老子当长乐、襄城她们哄呢?不怕告诉你,打从进来的一刻,你丫就是一人犯知道不,老子在这陪你聊一会儿都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