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53章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上)
    “父皇,您怎么来了?”对于冲过来的李孝恭,李承乾闪了闪身子,把他让进里面,这才有时间面对李二。

    “说,你又在折腾什么东西!”看着眼前的宗正寺,老李同志被气的呼呼带喘,瞪着眼睛问道。

    丫这么多人在宫里跑来跑去,一会儿运沙子、一会儿运板子,只要不是傻子,就没有注意不到的,注意到了怎么可能不来看看。

    自打李承乾被关起来,半个多月没听到他折腾的消息,这让老李多多少少还有些不习惯。正琢磨着问问李孝恭,李承乾在宗正寺过得怎么样,不曾想刚刚下朝,出了大殿就看到忙来忙去运材料的工匠。

    随着在心底升起的某种预感,老李果断的跟上工匠们,打算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结果……场面简直是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

    几天前还好好的宗正寺,半个月时间已经变得惨不忍睹。

    砖瓦碎石到处都是,最大的一个房间已经被拆得只剩下地基,院墙基本全都不见了,变成一块块的破砖头堆在一起。

    “父皇,河间王叔说儿臣今年没希望出去了,所以儿臣打算收拾收拾准备过冬。”李承乾瞅了一眼在院子里撞来撞去到处跑的李孝恭,对李二说道。

    “过冬?现在才夏天你就准备过冬?那要不要朕现在就赏你两套皮裘穿上。”老李脸色难看的说道,根本没搭李承乾告李孝恭刁状的茬。

    “呃~,这个就不用了吧。”李承乾尴尬的说道,这大夏天的弄个皮裘穿,搞不好会热死人的。

    “不用?朕看用的很!而且你自己看看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像什么话,还有没有一点储君的样子。”老李越说越气,一根手指都快要杵到李承乾的脑门上面。

    “父皇,这衣服可是儿臣正在实验的东西,夏天穿着凉快着呢。如果不是儿臣出不去,早就想着制上几套给您和母后送过去呢!”身体努力向后仰着,扯住自己的衣襟,李承乾委屈的说道。

    “少给朕装出一副可怜相,说你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李二指着李承乾身后的一片狼藉问道。

    对于穿着,老李只是一语带过,大唐民风开放,对穿着并不甚讲穿,在宫里只要不被那些谏官看到,就连他自己平时都是穿着胡服。

    “您都看到了,儿臣打算把房子重新修一下,这个住着实在太闷了,有些上不来气。”回头看看狼藉的院子,李承乾苦着脸说道。

    “你这不是修,你这是拆,半个宗正寺都被你拆了。”已经在宗正寺里转了一圈的李孝恭远远的走过来。

    “河间王叔您别急啊,过两天保证还你一个更好的还不成么。”李承乾生怕这位王叔再给他落井下石,赶紧把他接下来的话堵回去。

    老头子已经够生气了,如果这个王叔在跟着加上几句,来个火上浇油,那日子真就没法过了。

    “两天?拆成这样你两天能修回来?”李孝恭脸上挂着看笑话的表情说道。

    “三天,最多三天。”李承乾伸出三根手指说道。

    “成,这可是你小子自己说的。如果三天真能修回来,老夫给你说情,求你父皇免了你这一顿板子;要是修不回来,嘿嘿,你小子可别怪老夫落井下石。”重新以审视的目光看了李承乾一会儿,无良老汉李孝恭说道。

    “河间郡王,你这个赌打的可真不明智,怕是要输的很惨啊。”长孙无忌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最后站在那一推活了一半的沙子和水泥边上,打趣李孝恭道。

    长孙老狐狸出了名的狡猾,他这话一说话,当时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无忌,另藏着掖着,把话说清楚。”李二的注意力也被长孙无忌吸引过去,看着他脚下的那一推沙子灰说道。

    “承乾,还是你来说吧,地上这些是什么东西。”长孙无忌朝李承乾眨眨眼睛问道。

    对长孙还了一个感谢的眼神,李承乾没有关心地上那一堆活好的沙子,反而走到一堆口袋边上,在上面拍了拍说道:“给各位叔伯隆重介绍一下,石炭司最新产品,无论是在军事还是民事,都必将广泛应用的建筑神器——水泥。”

    “别放屁,好好说话。”“啪”老头子一巴掌拍在李承乾后脑勺上。

    “呃。”收回差点被拍进水泥里的脑袋,幽怨的回头看了老头子一眼,瘪嘴酝酿半天,现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

    “水泥和沙子按一定比例混在一起,加水搅拌之后,可以增加砖石之间的粘合性,干燥之后与砖石无异。而且水泥使用方式简便,用途广泛,无论是在民用建筑,还是军事堡垒,甚至是修桥铺路都可以用的上。”

    努力回忆着后世关于水泥的介绍,李承乾缓缓说着。主要是老李来的太突然,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说词准备的不甚全面。

    “呃,王叔……”正在李承乾有些词穷,打算歇口气接着说的时候,李孝恭已经到了水泥袋子边上,一只大手‘噗’的一声插进水泥袋子里。

    “怎么了?”一手插在水泥袋子里,无良老汉李孝恭抬头拧着眉毛问道。

    “没,没事,不过王叔,您的手……不烧的慌么?”远远退开两步,李承乾纠结的问道。

    “烧?”李孝恭有些迷惑,然后:“驴日的,这什么东西!”

    猛的把手从袋子里抽出来,用力在身上拍着,把上面的水泥都拍下去,无良老汉终于还是感觉到水泥有些烧手了。

    “王叔,这东西和石灰差不多,都是很烧手的。”再退两步,远离那个处在暴怒边缘的老汉。

    “你个混小子不早说。”李孝恭气呼呼的说着,琢磨着今儿是不是冲撞了哪一路神仙,怎么那么倒霉呢。

    “你没两个别闹腾了,太子,把这个水泥再说说。”听到有军事用途,李二立刻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把李承乾揪过来,指着水泥说道。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