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58章 老头子的骄傲=妖孽(上)
    “把话说清楚,再在吐吐吞吞,你就待在这里不用出去了。”老李的脸说变就变,一句话说的不对,立刻就是晴转多云。

    “几位叔伯时常与突厥交战,却不知那些战俘哪里去了?”对老李行了一礼,表示明白,然后李承乾对着几位大将军问道。

    “自然是放了,要不然留着吃啊?”老程不屑的说道,只是好好一句话,到了他的嘴里总是带着一股子火药味。

    “放了?”李承乾有些傻眼,想过各种处理战俘的方式,唯独没想过放了。

    “不放又能怎么办?那帮混蛋一个比一个能吃,留下来养着还费粮食。”长孙无忌看着懵懂的李承乾,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会把那些战俘放掉。

    “那就麻烦各位叔伯再去抓回来些吧,修路这事儿全靠着他们呢。”李承乾有些泄气的坐回自己的椅子(这个是特制的,比正常的小一号)颓然说道。

    “用战俘修路?”李二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如果不考虑那些酸丁腐儒的叨叨,这的确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也就在老李琢磨的时候,杜如晦出言问道:“殿下,这样一来是否不合圣人教化?”

    “圣人教化?”李承乾被杜如晦问的一滞,不禁对这种内王外圣的作法感到腻味。

    但老杜的问题也是李二关心的问题,看着老头子逼视的目光,李承乾想了一下问道:“杜伯伯,承乾想要请教一下,如果学生在学堂不听话,先生会如何呢?”

    “自然是打板子。”杜如晦淡笑着说道。

    “同样的道理啊,那些异族就像是不听话的孩子一样,想要教化他们就要先打一顿手板,然后他们才会老老实实的听从圣人教诲。承乾如此说,伯伯以为然否?”李承乾举出一个很现实的例子。

    “嗯。有道理,但是想要说服孔颖达怕是还要废些力气。”杜如晦点点头,对李承乾的话表示认同。

    不过老杜还是善意的提醒李承乾,他这个主意将要面对的困难。

    “怕什么,若那老货不服,俺老程來会会他。”无耻的程妖精竟然有脸说别人是老货,一时间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不过李承乾用战俘修路的想法,的确深受老兵痞们的喜爱,就算程妖精不出头,其他人也会替力挺李承乾。

    “孔师会不同意?”李承乾有些疑惑,在他的印象中,孔老头还是挺好说话的。

    “这是自然,孔颖达可是孔圣人的后人,一直信奉有教无类。”老杜点头说道。

    “将儒家思想传遍这片大6的每一个角落,让无数人都沐浴在孔圣人的荣光下,孔师会不同意?”李承乾皱着眉头,继续问道。

    “这……”李承乾的问题让杜如晦一时语滞。

    李承乾的饼画的太大,杜如晦不知道孔颖达听到这些话会怎么想,反正他自己已经被这张大饼吸引的有些欲罢不能。

    将目光转向李二,现皇帝陛下已经两眼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些战俘在没有被俘虏之前只是一些野蛮人,大字不识一筐,所以我们要把他们引导到正道上来,要苦其心智,要劳其筋骨,要饿其体肤。”李承乾越说越激动,此时已经站到椅子上,说的口沫横飞。

    “那是不是还要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老李不知什么时候回过神来,正冷笑着看李承乾站在椅子上表演。

    “呃,父皇,儿臣不是……”被老李看的浑身毛的李承乾尴尬的从椅子上跳下来,苦着脸吱唔着。

    “你行啊你,好好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竟然被你用在战俘身上,而且用的头头是道、振振有词。朕现应该把你任命为鸿胪寺卿,你小子不去搞外交还真是有些委屈了。”李二半真半假的说道。

    “别别,父皇,那多不好,那个还是唐俭去作吧,儿臣老老实实待在宫里就好。”李承乾乖乖的坐回椅子上,看老李好像不是真的生气,这才嘻皮笑脸的说道。

    “别嘻皮笑脸的,接着水说泥的事。”老李翻了李承乾一眼说道。

    李二的这一举动很明显是支持李承乾利用战俘修路这个办法的,否则他也不会让李承乾继续说水泥的事情。

    “对对对,接着说,接着说。”一群老兵痞、老杀才对怎么感化改造战俘并不感兴趣,他们更喜欢使用战俘的方式。

    “就像程伯伯说的一样,想要实现对漠北的绝对控制,我们必须要在塞外修建军事基地。”李承乾看了老程一眼,缓缓说道。

    “怎么样?怎么样?俺老程说的对吧?”得到一个支持者的程妖精立刻跳了起来。

    “你闭嘴,让那小子接着说。”老尉迟瞪着一双牛眼,对程妖精说道。

    同时,其他众人也对程妖精怒目而视,包括李二在内。

    “一座军事基地,一座互市,一条水泥路。这就是我认为目前两年之内我们应该做的。”对一帮没有经济头脑,只知道拿着横刀四处乱砍的老兵痞,李承乾觉得还是直接说结果,而且有啥说啥比较好。

    自己省口水,老货们省脑子,挺好的。

    “你还要在漠北建互市?”李二皱眉问道。

    “对,建一座互市,用来交易一些东西。”李承乾点头说道。

    “殿下想要交易什么?在漠北有什么是我们需要的?”李靖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什么都好,牛、羊、马都可以。”看了李靖一眼,李承乾回答道。

    “殿下,突厥人可不需要我大唐的银钱,他们需的是铁器、食盐和茶叶。”房玄龄接过话头说道。

    李承乾笑笑,抬眼扫过房间里的众人,突然有一种舌战群儒的感觉。面对着一群不知道什么是经济战,什么是极限战,什么是文化侵略的土鳖,满满的高大上在他的胸膛中跃动。

    扭头和老李对视一眼,从老头子的眼神中读出三个字:怼他们。

    李承乾不知道老头子从哪里来的信心,认为自己可以完胜他手下的‘天下英雄’。

    或许这是每一个当老子的都有的信心和期望,都希望自己的种能成为自己的骄傲,为此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当然,对于老李来说,权利除外。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