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3章 夜谈(上)
    夏季的天总是很长,长的让人感觉就像天永远都不会黑一样。被太阳炙烤过的地面不断散着热量,配合着天上的那个罪魁祸,不断的提醒着李承乾,距离日落还有很长时间。

    树上不断响起的蝉鸣声,让李承乾在摇椅上打了四个盹之后忍无可忍的跳起来:“吴辰,老王,你们两个把这树给老子砍了。”

    “殿下,就这一棵树了,再砍院子里就没有树荫了。”王成虎比较实在,不像吴辰那个混蛋,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继续看天。

    “没了就没了,老子不稀罕这破树荫。”李承乾狠狠踢了树干一脚,絮絮叨叨的说着。

    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王成虎被吴辰拉了一把,扭头看去,现吴辰依旧在看天,只是用手指在自己的脑袋上戳了戳。

    “吴辰,你丫才脑子有病,你丫脑子才被驴踢了。”被李承乾看到戳脑袋这个动作的吴辰顿时触了他的霉头,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臣这就去找斧子砍树!”被李承乾骂过的吴辰几乎是抱头鼠窜就往外面跑。

    不跑不行,李承乾骂人的功夫昨天他领教过,小半个时辰不重样不说,还不带脏字。所以今天李承乾刚刚说了一句,丫就受不了了。

    “去去去,老子不用你砍了,信不着拿馍喂兔子的混蛋。”自从两天前李恪、李泰走了以后,李承乾就变的异常癫狂,常常会因为一点小事迁怒于人。

    就这样李承乾整整一个下午都在折腾,一直到夜幕降临,才算是消停下来,坐在摇椅里静静的呆。

    “在想什么?”李二的声音在李承乾的身边响起。

    “父皇,您怎么来了?”李承乾赶紧从摇椅里做起来,站在李二跟前问道。

    “朕要是再不来,你是不是打算吧这里再拆一次啊?”老李半真半假的说道。

    “儿臣不敢!”李承乾不明白老李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

    “行了,今天这里没有外人在,我们父子之间好好聊聊,你看如何?”李二坐到摇椅上,指指不远处的椅子,示意李承乾过去抬过来。

    “儿臣遵命。”李承乾答应一声,就跑去拖椅子。

    没办法,黄花梨木的大椅子,李承乾的小身板抬是抬不动的,而且老李的突然到来让他觉得很不对劲,需要一个时间来缓缓。

    “你小子不用如此小心,说了是聊天那就只是聊天,就像百姓家父子聊天一样”李二眼神之中有一些寞落。

    说话的瞬间,李二心内多多少少有些遗憾,自己这一生好像从来就没有享受过寻常百姓家那种父子亲情,不管是面对自己的老子,还是面对自己的孩子。

    “父皇,您是皇帝呢!”伤感中,李承乾的声音传来。

    “放屁,皇帝就不吃饭了?皇帝就不是人了?老子跟你说,今天你要是不让朕满意了,就准备在宗正寺呆一辈子吧。”老李蛮横的说道。

    “父皇,您这‘朕朕朕’的,儿臣听着肝颤,不敢说话。”眼前的老头子虽然穿着一身便装,但那一身的帝王气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这让李承乾很难把老李当成前一世的老爹对待。

    “老子说行就行,反正老子把话放在这了,信不信在你。”皇帝就是可以这么任性。

    “那好吧,儿臣试试。”李承乾点点头说道。

    “先把称呼换了,现在开始,你叫我‘爹’,自己称‘我’。”老李煞有其事的对李承乾说道,生怕他不知道老百姓家里父子之间是怎么称呼的。

    “那……爹?”李承乾看看老头子的脸色,尝试着叫了一声。

    “嗯!”老李点头答应。

    “爹?!”再叫。

    “嗯。”再答应。

    “爹!”

    “啪”老李一巴掌拍在椅子扶手上:“你小子没完了是吧?”吓的李承乾一缩脖子。

    “跟老子说说,你这两天到底在抽什么风。”吓唬完李承乾,老李接着说道。

    “还是叫爹?”李承乾试探这问道。

    “废话,你敢改个口试试。”老李眼睛一瞪说道。

    “哦,儿,呃,我,我这几天没抽,就是不想出去被世家那些混蛋当枪使。”习惯性的想要说‘儿臣’,结果被老李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当枪使’这话听着新鲜,不过比喻的挺形象。”李二饶有趣味的琢磨着‘当枪使’这三个字一会儿,便开口说道:“你打算在这里躲多久?”

    “久到他们忍无可忍的斗起来为止。当初联合起来告我,现在又想让我出头帮他们赚钱,只怕他们家里养的狗都不会这么听话。”想起当初在大殿上,世家那群官员嚣张的样子,李承乾就恨得牙根痒痒。

    “可即便你不想接着差事,也不至于这么闹腾吧?”李二问道。

    “总好过正面碰撞,到时候那些混蛋指不定又会搞出别的幺蛾子。”世家的操行李承乾现在已经深有体会,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时,他决定还是把自己藏起来比较好。

    而且与其出去和世家正面对抗,远不如躲在宗正寺慢慢的算计他们有趣。这样躲在幕后即可以达到目的,又不会拉来太多仇恨的搞法,李承乾很喜欢。

    “就像你说的,你现在是准备拿老子当枪使了,是吧?”老李眼中含义莫名,语气中颇为无奈。

    这混小子为了不出去,想尽办法的折腾,为的竟是让自己被多关上一段时间。

    这样一来那些希望他出现的人只会埋怨老李,不会记恨他。

    “嘿嘿,有句老话说的好:‘马瘦毛长蹄子肥,儿子偷爹不算贼。’,儿子扛不住了,爹您就多帮帮忙呗,反正也不差这一次。”李承乾嬉皮笑脸的说道,老头子都说了,要‘平民化’一些,那就撒泼打滚好了。

    李二更无奈了,这小混蛋让自己帮他顶雷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虽然自己并不惧那些世家联合,但想想总觉着有些憋屈,如果不是今天的目的不在这里,非得狠狠揍丫一顿不可。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