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5章 秋猎(一)
    “四个二,炸!”

    “鬼一对!”

    自从老李上一次离开,已经过了大概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待在宗正寺极度无聊的李承乾终于是耐不住寂寞,把后世极为流行的扑克搞了出来。

    于是宗正寺中,每天从早上起来到晚上天黑,斗地主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响起。甚至不光宗正寺,哪怕是长安城都会时不时的听到‘炸死你’之类的兴奋叫喊声。

    “小子,又斗上了?”大门口,李孝恭的声音传来。

    刚刚被‘光头王’拍死了四个二的李承乾有些郁闷的扭过头,看看一脸饶有兴致的河间郡王说道:“王叔今日怎么有空到宗正寺来?”

    “有些事情找你。过来过来,先别玩了,天天玩也不嫌腻的慌。”李孝恭站在大门口,也不进屋,一个劲对李承乾招手,让他过去。

    “到底啥事儿不能在这里说啊?”李承乾苦着脸,作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但却将手里在的牌直接丢进已经出完的牌堆中,并且随意的搅合了一下。

    “来了来了,真是拿你们这些老人家没办法。”吴辰和王成虎鄙视的目光中,李承乾跳下桌子,几步来到李孝恭跟前。

    “走,到你哪里说去。”李孝恭看了一眼自己那个被当成牌桌的‘老板台’,对李承乾比了一个够无耻的大拇指,扯了他就往外走。

    “哎哎,王叔,慢点慢点。”李承乾别扯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过几天要开秋猎,你小子出头的日子就要到了。”到了李承乾的青砖大瓦房中,李孝恭抢先坐到摇椅上,这才对李承乾说道。

    “猎就猎呗,和我有啥关系?”李承乾表示对秋猎没啥兴趣。

    “诶我说你小子怎么那么不识抬举呢,老子可是听到消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李孝恭拧着眉头说道。

    秋猎一开老李渊必然参加,作为老老李的席大孙子,李承乾也是必须要参加。否则老李渊见不到大孙子,起火来,哪怕是老李都顶不住。

    “您可拉倒吧,依我看您这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到底有啥事,您还是说了吧。”被关进宗正寺这段时间以来,李承乾接触最多的就是李孝恭,对于这个不着调的无良老汉李承乾可谓知之甚详。

    “放屁,有你这么和叔叔说话的么?再说这宗正寺是老夫的地盘,不是你的三宝殿。”李孝恭拿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狠狠地瞪着李承乾。

    “王叔,您还是省省吧,有事您就说,否则小侄可就不陪了。”和李孝恭接触多了,李承乾早已经摸透了老货的脾性,知道他没有真生气,否则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嘿你小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也罢,老夫不和你个娃娃一般见识,给老夫搞一适合狩猎的诗词出来,老夫就原谅你了。”无良老汉见李承乾软硬不吃,终于露出狐狸尾巴。

    “诗词?不会!”李承乾脑袋一摇,直接顶了回去。

    风头出的够多的了,就连老李都特意跑来警告他一回,所以李承乾打算消停的缩上几年。

    “这点面子都不给?”李孝恭没想到李承乾拒绝的这么痛快,有点反应不过来。

    “王叔,不是承乾不给您面子,实在是确实不会。”李承乾看着李孝恭脸色有些难看,知道这老货有些真的生气了。

    “少给老子来这套,谁不知道你‘智妖’的本事,半阙‘赤壁怀古’羞煞多少文人,现在告诉老夫不会,谁信?”李孝恭鄙视的看着李承乾。

    “‘智妖’?我?”李承乾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的问道。

    李承乾只知道自己绰号叫‘睚眦必报’,却不知什么时候又变成了‘智妖’了。

    “不是你难道是我么?”李孝恭没好气的说道。

    “可我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外号?”李承乾追问道。

    “杜如晦那个老东西给你起的,现在已经天下皆知了。哎我说你小子别岔开话题,快点给老夫鼓捣一出来。”稍稍给李承乾解释了一下,老货就开始催促起来。

    鼓捣一,李承乾眼角不停的抽搐,心底在不停哀嚎,对大唐的杀坯们不由佩服的五体投地。

    第一次听说作诗用鼓捣这个词,不知道将来的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听到这个词会怎么想,还会不会鼓捣出数百上千诗词出来。

    “王叔,只是一个秋猎而已,搞什么诗词啊?不若小侄这里有秘制烤肉之法,送予王叔如何?”知道‘智妖’这个绰号竟然是杜如晦起的,李承乾更加不愿‘作’诗了。

    “老夫又不是厨子,要你的烤肉之法有何用?至于这诗词么,还不是因为杜如晦他们那些老匹夫瞧不起老子们,非说老子们目不识丁。”提起作诗的原因,李孝恭就是满肚子的牢骚。

    李承乾听了半天,觉得杜如晦等人好像并没有说错什么,能把作诗说成鼓捣一的家伙,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成是文化人吧!

    “我说你小子倒是快点啊,秋猎没几天了,老夫还要留下几天的时间来背呢!”李孝恭可不管李承乾是怎么想的,只要能把诗词搞到手,他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

    瞅着不依不饶的李孝恭,李承乾无奈的点了点头,不答应看来是不行了,这老货现在分明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如果不让他满意只怕今天晚上觉都不用睡了。

    盏茶时间之后,李孝恭满意的将写着诗词的纸张揣进怀里,然后痛惜的对李承乾说道:“承乾,以后少斗些地主,多练练字,莫要再写的如同鸡扒一般。”

    “……”李承乾十分无语的看着老货离开的背影,心里五味陈杂。

    丫的老货,拿到诗词之后变脸比翻书还快,而且还有脸说老子的字难看?

    真不知道一个能说出鼓捣一诗词的老人渣,有什么脸说别人字写的难看?

    所以李承乾后悔了,十分后悔,早知道这老货这么无耻,开始的时候说什么都不应该可怜他。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