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9章 秋猎(五)
    “殿下的护卫一身武人气血充斥方圆十丈之内,若有他在身边,昨晚必然不会有阴物敢骚扰殿下”可能是涉及到老包的专业,老包的脸上充满傲然之色。

    “殿下!”老包煞有其事的样子让站在一旁的王成虎冷汗直冒,猛地冲到李承乾面前单膝跪地:“殿下,昨夜成虎失职,请殿下责罚!”

    “站起来,滚一边呆着去,你家殿下都没怕,你怕什么?”李承乾脸色一沉沉声说道。

    “可是……”王成虎还待再说。

    “让你上一边呆着,你就去呆着,莫非你连本宫的话都不听,非要逼着本宫杀你?”李承乾根本不等王成虎说完,就冷冷的打断他的话,同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现在事情到底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这呆头呆脑的混蛋就乱了阵脚,让李承乾十分的恼火。

    死过一次的李承乾并不在乎这些所谓的鬼神,一趟地府之行牛鬼蛇神见的多了,一个小小的女鬼还真是吓不住他。

    更何况这事情未免有太多的巧合,昨晚刚刚生闹鬼一事,今天跑出来一个能抓鬼的,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怀疑里面有问题。

    “下属无能,让两位先生见笑了。”委屈的王成虎刚刚站回去,李承乾就换上一副笑脸,对王玄策和包龙图说道。

    “殿下说笑了,这位护卫忠心耿耿,实为我等只楷模,岂敢生嘲笑之意。”王玄策接过李承乾的话头说道。

    自打包龙图一开始展露双瞳之时,李承乾的一切表现便都被王玄策暗暗看在眼中,到了此时不禁暗暗点头,感觉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先是心智:以李承乾的年龄来说,看了包龙图的重瞳,听了自己有阴魂缠身,竟然能做到面不改色,这份坚定的心智就绝对远所有同龄之人,甚至大多数成年人也没有这份心智。

    单凭这份心智,李承乾就已经有了成大事者的基础。

    其次是对王成虎的态度:在知道自己是因为王成虎不在身边才被阴魂缠身之后,不仅没有迁怒于他,反而想着如何保全他的性命,这份容人之量,同样远其同龄人甚多,亦要过大多数成年人。

    这样一来,李承乾又具备了身为上位者的另一个要素——容人之量。

    那么王玄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怎么把自己从这个漩涡里面摘出去。

    李承乾认为这是情的巧合太多,王玄策在听了老包所说的时间之后也认为巧合太多。

    如果不是知道包龙图的为人,王玄策都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老包在搞鬼。

    “包先生既然在某身上看出些门道,不知可有解决之法?”和王玄策客套一番之后,李承乾才转向包龙图旧事重提。

    “无法,殿下身上只是阴晦之气缠绕,并无其它异状,只要过得几日自会散去。”包龙图摇摇头说道。

    “这么说某只需不去理会便好是吧?”李承乾淡淡一笑说道。

    “话虽如此,但如不将那阴物处理掉,日后怕还是一个麻烦。”包龙图想了想皱眉说道。

    “包先生这话让某好生困惑。”李承乾嘴角扯起一丝莫名笑意,看着包龙图说道。

    “包某只是实话实说,人鬼终究殊途,那阴物一日不除终究是个祸害”包龙图与李承乾对视这着,沉声说道。

    “某明白了,只是先生不在某家身边,若那鬼物再度现身,某当如何处理?”李承乾点点头,虽然不认为那个叫明月的鬼魂能伤到自己,但身边总有这么个东西终是不好。

    “这……”包龙图闻言也是一滞,他虽有辩识阴阳的能力,但阴物不现身他还真是无能为力。

    “算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切由他去吧。”看着包龙图李承乾也想明白一些事情。

    这包龙图看上去和王玄策相识甚久,而自己想找王玄策却只是临时起意,这样一来就可以看出,两人应该的确是凑巧赶上的。

    不过如果真是这两人在搞事,那就说明是有人在数十年前就开始布局算计自己,那样的话自己也只能认了。

    “殿下,不若这几日让龙图先生跟在殿下身边如何?”王成虎一直认为是自己失职才让李承乾招惹了阴物,所以十分自责,刚刚又听包龙图说的十分危险,此时忍不住开口说道。

    “嗯,某亦想如此,只是不知先生是否有空?”李承乾最后的一句明显是在对包龙图问的。

    “如果殿下信得过,包某自当从命。”包龙图没有犹豫,直接点头接了李承乾的邀请。

    李承乾点点头,先是对包龙图表示感谢,然后说道:“如此一会儿还要委屈先生一下,换上侍卫的衣服,否则外人留宿宫中被那些言官知道了终是不美。”

    接下来李承乾又和王玄策聊了些洛阳的风土人情,虽然丫没离开过长安,但后世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东西也足够他跟王玄策吹上一阵的。

    有些东西哪怕是说的有些偏差,也可以当成是和王玄策在讨论,而且老王也是识趣之人,不会故意去戳穿李承乾有些说错的地方。

    一翻长谈,直到中午时分,王玄策才独自一人跟着纥干承基离了皇城,只是此时的他已经是太子右卫率长史的身份。

    撇下心中哀叹来的不是时候的王玄策,单说居所的李承乾。

    吃过午饭之后丫就再次一的缩进自己的摇椅之中,开始琢磨起这段不寻常的事情。

    宫女明月到底是什么意思?小心身边之人到底是小心谁?包龙图又到底是何方神圣?一桩桩一件件所有事情分成一个个片断在李承乾的脑海中闪过。

    先李承乾琢磨的就是明月,这个宫女到底是什么来头。隐太子建成的贴身女官,按理说宫中应该还有人识得,只是他完全没有记住这个女人长成什么样子,现在就算是问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另一个就是明月为何会提醒自己小心?按理说隐太子身边的人应该很仇视自己才对,为什么她却跑来提醒自己?

    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除非李承乾愿意去问长孙皇后,然后在宫里大肆调查,否则这个宫女的一切只能靠他自己去猜测。

    而且小心身边的人,这句话到底要不要听,要不要信?如果那个宫女说的是真的,身边的人到底指的是谁……。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