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70章 秋猎(六)
    ‘小心身边的人’,这句话一直在困扰着李承乾,直到秋猎正式开始的时候,这个问题依旧在围绕着他。

    李承乾不是没想过这是那个阴魂用的离间计,但人心这东西很奇怪,有些想法没有生出来还则罢了,只要有了一点点的萌芽,就会像夏季田野里的野草一样,疯狂的生长,完全没有办法根除掉。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李承乾身边的人并不多,只有吴辰、王成虎、薛仁贵、林晓晓四人而以。

    王玄策和包龙图是后加入的,所以李承乾并没有将他们两个算到身边的人里面。

    薛仁贵是李承乾自己找来的,而且对老薛的人品李承乾也是绝对相信,所以老薛自然被排除在身边可疑之人以外。

    吴辰也是一样,丫是老薛推荐来的,应该也是可以信任的人,必竟自己找的人太过随机,隐太子的人不可能布局布到那么远的地方。

    接下来就只有从一开始就跟在自己身边的王成虎和林晓晓这两个人了。

    “小子,今天怎么没坐你那破马车出来?”就在李承乾不断犹豫,到底怎么才能把身边那个可能存在的‘奸细’查出来的时候,程妖精骑着一匹浑身漆黑,没有一丝杂毛的高大骏马从前面绕了过来。

    “程伯伯怎么没跟着大队?反到跑来这里了?”羡慕的看看老程的马,李承乾随口问道。

    “老程负责猎场安全,自然要四下巡查。”假公济私四处溜达的程老货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承乾四下里看看,长长的队伍前后都是看不到头,不过看着身后的长安城就能猜出来,现在的位置,离着猎长怕是还有老远呢。

    “小子,撇嘴作甚,莫非是瞧不起老程?”李承乾无意间的一撇嘴,正好被老程抓个正着,着时就拖着他非要说道说道。

    “程伯伯,小侄认错,认错如何?”被老程纠缠的没有办法,李承乾只好乖乖低头。

    李承乾现在一脑门的官司,实在是没心情跟这老货扯犊子。

    “认错可以,把你写给河间的那词再鼓捣出十八出来,便随你去如何?”程老货极不要脸的说道。

    李承乾脸已经快要抽了,心里在为老头子愁。为什么这帮天策府里出来的老货们为什么都是一个调调,诗词都是用‘鼓捣’这个词来形容。

    真不知道这群老货当初都是怎么上的学,明明一个个都是家世不凡,却总是喜欢拿着无知当有趣。

    “快点,老程还等着呢。”程老货见李承乾半晌无语,不由开始催促。

    “程伯伯,承乾现在实在是作不出来,你想要如何便如何吧。”看着无耻的老货,李承乾连应付的心情都生不出来,干脆的玩起滚刀肉。

    “小子,这可是第二次驳老夫的面子了。”程老货拿余光瞟着李承乾,言语中隐隐带着一丝威胁。

    “非是小侄不给伯伯面子,只是这作诗不是做饭,想做就做,对吧?”这是李承乾最后一次尝试,如果老程继续纠缠,大不了撒破脸好了,谁叫丫看不出眉眼高低呢。

    老程此时似乎也觉察出李承乾情绪不对头,扭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咂咂嘴说道:“成,老程信你一回,不过你小子记住啊,欠俺老程十诗词。”

    “错过今日,程伯伯只管来找小侄便是。”李承乾现在只想快点把老程打掉,哪管答应的是什么。

    等老货离开之后,李承乾身侧的一辆马车里,探出长乐的小脑袋:“哥哥,程伯伯好不知羞哦!”

    “坐回去,小心碰到头。还有,以后不要这样背后说人,知道么。”看着大妹娃娃一样的面颊,李承乾笑了笑说道。

    “知道了,哥哥。”李丽质的小脑袋随着马车的行驶一晃一晃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快点坐好,要不然被母后看到又要说你了。”李承乾本想按着李丽质的小脑袋把她塞回窗子里去的,但想了想,怕伤到她的脖子,只是皱眉再次催促道。

    队伍太大,行进起来度自然不会快,通向猎场的道路上,像一条长长的巨龙般,缓缓而行。

    李承乾因为还没有成年,所以只能混在一群妇人中间,羡慕的望着四四下里负责巡逻和联络的军中斥候纵马疾驰而过。

    程老匹夫的打岔多多少少起了些作用,至少让李承乾暂放弃了继续琢磨下去的打算。

    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看着从老李那里借来的席君买,李承乾突然现自己太钻牛角尖了。

    有老席和老薛跟在自己身边,好像真的没有必要惧怕什么。

    但李承乾怕的真是即将到来的危险么?不,或许他怕的是背叛,来自于亲近之人的背叛,才是他真正害怕的东西。

    时间过了晌午的时候,走了大半天的队伍终于算是赶到了目的地——西郊猎场。

    营地已经被提前到来的左右千牛卫整理的干干净净,达到可以提包入住的程度,在车上待了大半天的一众皇子、皇女在车子刚刚停好的一瞬间就像出了笼的小鸟一样窜了出来,在各各帐棚前的空地上折腾起来。

    不过好在长孙皇后的马车就在前面不远,小鬼们没折腾多久就被长孙喝止,老老实实的跑回帐棚里面休息去了,省掉李承乾不少的麻烦。

    “殿下,先休息一下吧,刚刚臣问过了,狩猎会在明天一早开始,今天下午是没什么事情的。”‘光头王’很尽责,不用李承乾吩咐就大致上说了一下日程上的安排。

    单从这一点上来说,这家伙比半路出家的吴辰靠谱许多。

    “大家也都各自回去休息吧,这里有老王和吴辰便好,必竟骑马颠簸了大半天,怕是都累了。”李承乾回身看看跟进来的王玄策、包龙图和席君买,淡笑着说道。

    王玄策看了身边几人一眼,包龙图?本身就不是多言之人,再说他现在也是有任务在身,不能离开李承乾太远。席君买?丫就是一愣货指望他不如指望自己,所以不由苦笑着耸肩说道:“殿下自行休息,不需理会我等。”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