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77章 搂帽风(上)
    见席君买果然弄出一个人来,李承乾不由呆了一呆,看着那个被丢在地上,吐的七荤八素的青年,示意吴辰过去给点一点水,别让丫吐死了。

    “你叫什么名子?”看着这个被席君买折腾的差不多去了半条命的倒霉孩子,李承乾问道。

    “这位小公子,我真不是什么‘搂帽风’啊,那就是一股风,我真是没地方去找啊。”青年还没来及得回答,就又被席君买瞪了一眼,当时吓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你先别哭了,我为手下护卫的倏忽向你道歉如何?”想到丫是被当成‘搂帽风’被抓回来的,李承乾就想笑,这娃得倒霉成啥样,才能被当成一股风呢。

    “我叫诸葛无良,乃诸葛武候第二十六世孙。”在李承乾等人的安抚下,终于是平静了一些,带着一丝傲然的说道。

    不过那一脸的鼻涕,怎么看都有些滑稽。

    “武候子孙……”李承乾有些无语的看着倒霉的诸葛无良,半晌后才问道:“既是武候子孙,为何落魄至此?”

    “隋末战乱,民不聊生,某与家人走散,后得一孤老扶养,才得以长大成人。”诸葛无良眼中闪过一丝愁苦,黯然说道。

    “唉,战乱害人……,这样吧,我那下属无礼在先,作为道歉,你可以提一个要求。”李承乾实在是不知应该怎么评论隋末的战乱,因为这战乱有他们老李家很大一部分‘功劳’。

    “这……”诸葛无良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想提什么样的要求合适一些。

    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既便是诸葛亮的后人,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气节也不会很高。

    “你可以好好考虑,只要不是很过份,某都可以答应。”李承乾郑重的说道。

    看李承乾的态度,诸葛无良知道,自己这是受了祖宗的荫庇,否则这年少的小公子决不会如此好说话,想了想,最后咬牙说道:“不知公子身边是否缺人?”

    “你想跟着我?”李承乾眼中闪过一丝愕然。

    “是的,我看小公身边人手虽足,却少了一个跑腿打杂的,不知小公子……”诸葛无良犹豫着说道。

    “无良,我见你言词谈吐不凡,为何愿作那打杂跑腿之事?”王玄策颇为好奇的在旁边插言问道。

    “唉,几位有所不知。”叹了口气,诸葛无良缓缓说出自己想要投靠李承乾的目的。

    原本这小子是和当初捡到他的那个孤老一起生活,靠着老人会些小手工,他在一边打个下手什么,倒也可以勉强度日。

    但是后来那孤老终究是年岁太大,武德九年的时候生了一场病,没过几天就撒手人寰,驾鹤西游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诸葛无良就是靠着帮人干点零活,打打杂什么的度日,不过好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日子到也勉强过得去。

    再后来就是两个月前之前,诸葛无良在外面帮人跑了一天,晚上回来的时候竟然在自己家的茅屋里现了一个大概4、5岁的小女孩。

    询问之下知道,这小丫头是被人贩子骗出来的,到了开封机缘巧合之下逃了出来,走到他家这里实在累的走不动了,就躲了进去。

    自此以后,诸葛无良每天就多了一份工作——照顾小女孩。

    “小公子,我看你也是善良之人,不若收下小人吧,工钱什么的不说,给口饭吃就行,只要能让小人和妹妹能活下去就好。”说到最后,诸葛无良看着沉默不语的李承乾,乞求着说道。

    丫这段时间是真挺不住了,原本一个人活着都费事,现在又多了一个拖油瓶,这小日子过的,别提多酸爽了。不过他自己就是被捡来的,为感念那个孤老的养育之恩,所以不管怎么难,却从没想过把小丫头给丢出去。

    “大郎,收下他吧。”席君买也是苦出身,听着诸葛无良把话说完之后,眼睛也是红了圈。

    “行,你能为了一个捡来的小丫头做到这个份上,确实不容易,也是条汉子,今后就跟着我吧。”李承乾点点头,对着一脸渴望的诸葛无良说道。

    “谢谢,谢谢小公子,谢谢小公子。”见李承乾点头,诸葛无良喜不自胜,连连鞠躬致谢。

    “小子,能跟着大郎,是你的福气,以后机灵点,好好干,保证少不了你的好处。”人是席君买抓回来的,所以丫很自来熟的跑到诸葛无良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哦,还要谢谢这位兄台,要不是您把我抓来,我……”看着老席,诸葛无良有一种对二货的天然恐惧,

    “你们两别在那里假模假式的,走了,去你家里,接上你妹妹。我们要早点赶到开封府。”吴辰见事情了结,不由过来催促快点上路,眼见着开封府就在眼前,有啥话不能等进了开封住下之后再说。

    诸葛无良的家离他们停留的地方并不远,顺着大路向前走了不远,再向右转进一条小路之后,就已经可以看到他家的破草屋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诸葛无良突然现一个问题,对身边的席君买奇怪的问道:“为什么大郎的帽子还在?”

    “帽子在怎么了?”老席愣愣的问道。

    “你怎么还不明白,你仔细看看,咱们这一群人,谁还带着帽子。”诸葛无良开始怀疑今后要不要继续跟席君买走在一起,这家伙的脑子里面难道都是肌肉么?

    诸葛无良一时的激动声间不自觉的就大了起来,同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现竟然真是这样。

    所有人的帽子都不见了,只有李承乾遮阳的草帽还稳稳的带在头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老钱的脸色有些白,他自己的帽子可是系着带子的,竟然也不见了。

    刚刚因为紧张加上席君买闹出的笑话,让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终于引起了李承乾等人的警觉。

    “你们不用担心,帽子没了很正常,整个开封府,连剌使老爷都算上,没有任何人能带上帽子的,自从几个月以前就这样。”众人惊异的目光中,诸葛无良好奇的看着李承乾头上的帽子,出言安慰道。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