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86章 线索(下)
    如果有人问那个桀骜不驯的汉子,天下最残酷的刑罚是什么,他一定会回答是‘水刑’。那种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的感觉简直可以把人逼的疯掉。

    所以汉子现在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嘴贱,为啥非要装牛逼。脸上的麻布巾子不知道是第几次盖到脸上了,汉子的心底已经开始绝望。

    他现在很想和李承乾好好聊聊,是的,好好聊聊,哪怕是他跪在地上聊都可以,只要不再往那该死的麻布巾子上浇水就好。

    不过此时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拼命的挣扎,努力去呼吸那近在咫尺却完全吸不到嘴里的空气。

    其他的几个人贩子已经傻了,连脚上传来的痛苦都感觉不到,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个被绑在长凳上,不断被人往脸上浇水的汉子呆。

    不看不行,谁不看就要把谁换上去。

    这样的折腾已经整整进行了将进一个时辰,也就是说那个嘴里不干不净的汉子已经在生死边缘挣扎了将近一个时辰。

    “大郎,招了。”又过了大概一个多时辰,一身是汗的吴辰来到前院大厅,对李承乾说道。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李承乾问道。

    “高句丽探子,武德二年被派到大唐,负责打探消息和掳掠一些资质好的孩子送回高句丽。”吴辰表情严肃的说道。

    “探子?嘿,藏的还真深啊。”李承乾哼了一声,随后又问道:“还说了些什么没有?”

    “那小子说……”吴辰说了一半突然顿住,似乎有什么忌讳。

    “接着说。”李承乾看了吴辰一眼,随后说道。

    “那小子说自己是渊氏族人,让我们放了他,否则将来他的家族势必报复。”吴辰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实话实说。

    “渊氏家族?哼,胆子不小。”李承乾冷哼一声说道。

    早在李承乾家里老爷子称帝的时候,渊氏为表示臣服,全族改姓泉,没想到竟然是在玩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把戏,暗地里还是在用渊姓。

    “那小子只说了这些,你就没问问丫打算怎么报复?”隔了一会儿,李承乾看吴辰没了下问,便追问道。

    吴辰脸色再加纠结,但看着李承乾探询的眼神,最后还是咬牙说道:“丫说如果杀了他,高句丽会向朝庭上表,灭您全族,如果陛下不准,渊氏会提兵百万,马踏长安。”

    “卧槽,那混蛋以为自己是谁?高句丽王么?”李承乾坐在椅子上险些没掉下来,心里开始怀疑高句丽那探子是不是用通过逗逼的方式把自己笑死。

    “那些被他们拐走的孩子都送哪里去了?”没有多想那句有的没的威胁,李承乾就想到了那些被拐走的孩子。

    “不知道,只说会有一个黑衣人不定期的过来接收。”吴辰摇摇头说道。

    黑衣人,李承乾嘬嘬着牙花子,感觉自己和黑衣人还真特么有缘,上一伙神秘组织的黑衣人还没搞定,这边又冒出来一个。

    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干坏事儿的都喜欢穿黑衣服。

    不过经过这么一档子事儿,李承乾也没了整人的心思,随便吩咐一声,让吴辰通知外面两个跑腿儿的,再把大车找回来,一会儿把人送回开封府大牢。

    反正那帮混蛋脚筋都断了,今后除了要饭只怕啥也干不了,再丢进开封府大牢,估计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李承乾现在关心的目标变成那些被救出来的孩子,高句丽的问题只能留待以后慢慢解决,以他现在的身份来说,偶尔伸手插手一些地方上的事务或许问题不大,但管多了总是不好,会遭嫉恨的。

    而且这种事情管也管不来,他是太子,不是捕快,除了给老李上表,奏请严查边境,他能作到的事情并不多。

    “大郎,你还是别看了。”那些被救孩子所住的房间门口,王玄策侧身挡在李承乾跟前说道。

    “还是看看吧,必竟这些孩子我们都要带走。”李承乾知道王玄策是出于好意,不想让他看到那些孩子凄惨的样子。

    “带走?”王玄策没想到李承乾会有这样的念头。

    “不带走怎么办?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李承乾坐到门口的台阶上,示意老王也一起坐。

    “可是天下这样的孩子何其多,你管的过来么?”王玄策与李承乾并肩坐下,注视着他问道。

    “尽人事,听天命,我只能尽自己最大能力去管,总不能视而不见吧。他们被人贩子拐走或许有他们父母倏忽大意的因素,但同样是我大唐律法的缺失,身为大唐太子,我多少需要为这件事情负责。”

    李承乾有些出神的看着墙头,口中喃喃的说着,此时他脑海中想到的只有一句话:‘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后世草根宅男,除了在网上唾骂那些人贩子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现在他是大唐太子,虽然面对儿童拐卖的问题依旧有些无力,但至少他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能力。

    “大郎,其实你应该杀了那些人。”王玄策回头向着房间看了看,转回头有些黯然的说道。

    “我也很想杀了他们,但那是违背大唐律法的,我如果不想还没走到山东就被招回长安蹲宗正寺,就只能放过他们。”李承乾苦笑着说道。

    “玄策明白,只是……不甘心。”王玄策叹气说道。

    “如果你不甘心,到了山东就好好干,你的位置越高能力就越大,才能离你的心中的理想越近。”李承乾拍拍王玄策的肩膀,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抬步向远处走去。

    李承乾是一个能听进去劝的人,王玄策既然堵在这里不让自己进去,就说明最面那些孩子的情况确实很不好。而明知道情况不对,还要硬往里闯那就不是‘智妖’,而是席二愣。

    所以,李承乾走后没多久,席二愣的声音就在小院的上空咆哮起来:“老子要弄死他们,一定要弄死他们。”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