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87章 主角光环——老包归心
    七个女娃,五个男娃,十二个孩子除了三个手脚健全之外,其余全部手脚残疾,而且全部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而三个手脚健全的孩子,也完全丧失了独立生活能了,因为他们三个全都是瞎子。

    这就是席君买暴走的原则,如果不是吴辰死死拦着,这愣货甚至已经提着横刀冲出去砍人了。

    不过就算是院子里闹腾出这么大动静,李承乾却一直躲在房间里没有出来,包括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包龙图和王玄策。

    “包先生想要离开,可是承乾有什么怠慢之处?”和包龙图接触的多了,知道这老包决不会无缘无故就要离开。

    “殿下,请赎包某直言,那些孩子,你打算怎么办?”老包意味深的看着李承乾问道。

    “自然是带去山东,刚刚已经和玄策说过了。”李承乾说道。

    “然后呢?包某是说,从山东离开之后呢?带着回长安么?回了长安之后呢?”包龙图越说越急,越说越快,而且看上去像是在质问一般,就连一边不断给他打眼色的王玄策都顾不上。

    场面一时陷入尴尬,半晌之后李承乾才缓缓问道:“包先生是想留下照顾那批孩子?”

    “是的,而且包某心意已决,请殿下恩准。”老包脖子一梗,话说的硬气非常。

    “老包,老包,你先等会儿,听听殿下怎么说。”王玄策在旁边一个劲的打圆场,奈何老包那脾气跟倔驴一般,只是盯着李承乾不说话。

    李承乾这会儿也是看明白了,这包龙图是不相信自己,生怕自己是为了赚名声演戏,等将来再把那些没有生活能力的孩子给一脚踢开。

    不过也就是老包倔驴一样的性格,让李承乾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

    “龙图先生若是不急,听承乾说几句如何?”伸手拉住急赤白脸,假模假式要和老包算帐的王玄策,李承乾淡笑着说道。

    李承乾这样不急不脑的样子,反道是让老包一时间不知如何事好,只是拧着眉毛坐在那里不说话。

    “长安城外的石炭矿龙图先生知道吧?”李承乾看着无奈的老包,笑的更开心了。

    “知道,殿下的产业,莫非殿下打算安排那些娃娃去矿山?”老包话里带剌。

    “老包,你够了吧!”被李承乾拉住的王玄策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我知道你见识过官场上的黑暗面,也知道你被那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官员坑过,不过你分分场合好不好。”

    “某就是看不惯他们这一套,怎么了?难道包某做错了么?包某一生不想荣华富贵,只想为百姓作一点事,错了么?”老包被王玄策揭了底,也有些怒了,声音不由大了起来。

    “你们两个有完没有?还让不让本宫说话。”眼见王玄策和老包这一对儿还要继续吵,只好插进来。

    “哼”“哼”王、包二人各自冷哼一声,坐了下来,算是给李承乾一个面子。

    “龙图先生心有大志,承乾佩服。”李承乾先是对包龙图抱抱拳,随后说道:“某这里有一职位,一直无有何适人手,不知龙图先生可愿屈就?”

    “殿下,是何职位?”王玄策虽然和老包吵的欢乐,但也只是理念上的争执,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友情,听到有位置适合老包,当下开口问道。

    包龙图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异色,但却没有开口,依旧倔哄哄的坐在哪里生闷气。

    “某欲广开民智,让天下百姓知礼懂礼明礼,最主要的是,打破世家对书籍和学问的垄断,让天下百姓都能有受教育的权利,不知龙图先生可肯帮我!”李承乾没有理会王玄策,只是死死盯着包龙图,几乎是一定一顿的说着。

    “广,广开民智?”老包有些傻眼,有些理解不上去李承乾到底是什么意思。

    “让百姓都能读书,能识字,不要像现在这样,明明自己有道理,却连个状子都写不明怕,甚至到了公堂之上,连句话都说不明白。”李承乾坚定的点点头。

    “可,可是……可是书从哪里来?教书先生从哪里来?”包龙图也不是傻子,知道书籍的珍贵,同样也知道那些学问有成的人不会去教授穷人家的孩子。

    “书的问题某来解决,至于先生的问题……就要靠龙图先生了。”李承乾见包龙图没有直接回绝,很干脆的当他同意了。

    “……”老包突然有一种上贼船的感觉,而且是上船容易下船难。

    看着老包眼中的犹豫,李承乾眨眨眼睛,决定用老杜的那《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给他来个狠的。

    对付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家伙,没什么比老杜这破歌最后一段更好使的。

    当下,李承乾从椅子上站起来,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造型,等着让一会儿老包‘纳头便拜’,开口说道:“龙图先生,从长安一路行来,某心中亦有所感,今日道来与先生共勉之,如何?”

    如何?还能如何?你一个太子要说话,老子还敢把你嘴堵上?老包很想吐槽,但最终只是默默点点头。

    不过当李承乾以极度装逼的造型说到第三句时,老包的脸色就变了,丫决定,从今天开始,把李承乾说的这段词当成自己的座右铭,此生不忘。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包龙图足足将这段词重复了十几遍,最后已经眼中满是狂热。

    立志也好,立誓也罢,老包这一刻觉得没有那一句话比李承乾所说的更加合适。

    王玄策同样很激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老包那样的倔驴成为好友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远大的志向。

    而且以王玄策的精明,很快就想到,自己这好友,如果没有意外,怕是真的要沦陷了。

    而事情也果然没有出乎王玄策的预料。

    倔驴老包终于还是没有逃过李承乾的算计,一时激动果断的把自己给卖了:“龙图愿意接受殿下安排,只要殿下不改此志,龙图此生愿为殿下马前卒,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