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90章 郁闷的折冲都尉
    平地一声雷,李承乾的目的达到了,不到半个时辰,小院被开封府衙役、拆冲府军卒围了个水泄不通。

    刘府君苦着一张脸,站在小院门口,心里不断的踩着小人儿,琢磨着这混蛋郡王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丫真是太能整事儿、太能折腾了,自从见到他开始,自己就从来没消停过,细想一下,真不知道他爹这十来年是怎么过的,要是自己有这么个儿子,早特么掐死了。

    不得不说,刘府君的感觉真的很灵,李承乾这次能出来,的的确确是因为老李受不了他的折腾劲儿,变相的把他给流放了,让他走的远远的,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刘府君,这里到底怎么回事?”时间不大,刘府君心中要等的人——折冲府折冲都尉董建林到了。

    “董都尉,本官也是刚到,具体发生了什么还不知道。”与来人见了一礼之后,刘府君说道。

    “那为何还不进去拿人?”董都尉皱着眉头问道。

    这货大半夜睡的正香,被这平地一声旱雷吓的直接从榻上滚到地上,在小妾面前好生没有面子。

    差人出去打听,时间不长回报说,声音是从西南角位置传过来的,据说城墙都塌了。

    出了这么大事情,董建林自然不能再睡,顶盔贯甲的换了衣服,急吼吼的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结果到了一问才知道,根本不是城墙倒了,而是院墙倒了。

    这么一折腾老董自然火气就大了些,见到刘府君也没有以往的好脾气。

    “刘某也想进去抓人,但……此人身份非同小可,决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刘府君没有计较董建森言词中的无理,只是嘬了半天的牙花子,迟疑的说道。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董某不信在开封府还有什么大唐律法管不了的人。”董建林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心中越发的瞧不起这刘府君。

    “此人前几日才到开封府,并且持有郡王信符,董都尉,请!”刘府君被老董顶的差点没背过气去,索性说了李承乾的身份,站在一边看董建森的笑话。

    “切,郡王又如何?”董建林到底是个武人,而且和刘府君不同,丫是属于军方的,除了有数的李孝恭、李道宗等有数的几个有军方背景的郡王,其他的还真没被他放在心上。

    唐初重武勋,文官一系想要动军方的人,的确会费力不少,甚至很多时候会无功而返。

    不屑的撇了刘府君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董建森大步进了院子,琢磨着就算是郡王,自己问两句话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很快,老董就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

    一个光头汉子手中拿着一张白纸,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院子中间的路上,挡住老董的去路。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亲兵,老董沉声问道。

    “你可识得此物?”光头答非所问,只是将白纸托在左掌,右手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在上面按了一下,然后递到老董的面前。

    白纸还是白纸,只是上面多了一个印记,借着周围火把的亮度,老董接过白纸仔细看了一眼。

    然后,老董的脸色就变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手里那张纸,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太,太……”

    “闭嘴,知道就好,跟某过来。”简单粗暴的打断老董的话,王成虎一把抓过他手里的那张白纸,对着身后以绝对**的姿势甩了下头,比了个方向。

    不过王成虎认为这个姿势很帅,自从上次看李承乾作过一回这个动所,丫就学会了。

    (可怜的憨愣二人组,跟着李承乾就没学一点好东西。)

    董建森犹豫着回头向身后的大门看了一眼,发现那个该死的刘府君依旧站在外面,一点进来的意思都没有,不由苦逼的叹了口气。深深的领悟到:斗心眼这种事情,玩刀的总是干不过玩笔的。

    “臣董建森,见过太子殿下。”大厅中,扭捏磨蹭的老董苦着脸给李承乾见礼。

    “这大半夜的吵到你们了吧?”李承乾虚头巴脑的说道。

    “没,没有,臣还没睡呢。”老董说的十分违心。

    “本宫问你,城外可有什么奇怪的队伍存在?”李承乾可不管老董违心不违心,为了他自己的小命,哪怕老董挂了,也要从棺材里爬出来,打事情办完再死。

    “城外?”董建森不知李承乾到底是何用意,沉声说道:“近处没有,五十里外有一府骑兵驻扎,末臣已经验看过了,的确是大唐府军,只是目的就不知道了。”

    “五十里外?”李承乾皱了下眉头,接着问道:“领军之人是谁?”

    “好像是叫薛什么贵的一员小将,因为只是过境之军。所以末将没有细问。”老董回忆了一下说道。

    “可是叫薛仁贵?”吴辰眼睛一亮,上前一步说道。

    “对,对,薛仁贵就是这名子。”董建森连连点头。

    “殿下……”吴辰得了准备的消息,扭头望着李承乾。

    “你去吧,路上小心。”李承乾对吴辰嘱咐道。

    得到老董准确消息的李承乾可谓是信心满满,有了薛仁贵,有了一府骑兵,再加上身边的二货席君买,小李同志信心已经开始暴棚,甚至有冲击突厥王庭的打算。

    家里老头子到底是亲爹,不会真的拿自己儿子去冒险。

    这一路的风餐露宿,在李承乾现在看来,应该是老头子对自己的一种锻炼,不过没招,谁让自己当初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念叨的有些多呢。

    而且50里距离对于骑也来说,大概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如果遇到危险,只要能坚持半个小时,想必一定会有大队人马赶上来。

    心情放松的李承乾自然没有开始时候那么严肃,淡笑着拍拍老董的肩膀问道:“董都尉,你那里可以住的地方啊?”

    可怜的老董已经快要哭了,进的时候可是听说了,眼前这位昨天才住进这个院子的。

    还在还没到十二个时辰,院子就被雷劈了。

    如果住到自己那里……后果难料啊。

    给小伙伴们推荐一本书:南山依旧大大的《一等家奴》,喜欢历史架空类的‘书虫’小伙伴们可以去看看哦。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