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97章 打造商业圈(三)
    印刷术的出现,使文化得以传播,文明得以传承,所以只要是读书人,无不对印刷术有着莫名的好感。

    大概二十多个呼吸之后,王、包二人是稳住心神,恭恭敬敬的对李承乾施了一礼:“吾等代天下读书人谢过殿下恩典。”

    “好了,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演示,印刷术我这里还有更好的,现在你们可应该做的是去找人,而不是感叹!”李承乾淡淡一笑,尽量表现的沉稳一些,不要看上去显得得意忘形。

    在古人面前展示自己现代人的优越感,这是李承乾最喜欢做的事情,不管是面对李二,还是王玄策,甚至是席二愣。

    更好的……印刷术?王玄策和老包从房间里出来之后,表情木木的对视良久,努力幻想更好的印刷术是什么。

    “老包,你说我不是做梦吧?”王玄策看看身后李承乾的屋子,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印刷术,那么就不是做梦。”老包同样回头神色莫名地看着李承乾的房间,很难得的幽默了一回。

    “你决定去做那个校长了?”和老包并肩走在一起,王玄策淡淡问道。

    “你应该知道我这辈子的目标是什么,所以你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而且是你把我拉来的,难道还想把我再劝回去?”老包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但多多少少有些向话唠展。

    “我不想劝你什么,但你要想好,接了这差事你可就彻底站到世家的对立面,毕竟他们的原则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王玄策继续说道。

    “你我相识多年,这样的试探就不要对包某用了。而且世家的原则又不是包某的原则,凭什么老子要听他们的?”老包用不屑的眼神瞥了一眼王玄策,丝毫没有觉察到已经在愤青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行,你牛逼,我比不了。”找了一处石台,王玄策靠在上面做好,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口中说道:“你认为太子让我去曲阜是做什么?”

    老包虽然是头倔驴,但至少是一头有文化的倔驴,想都没想就说道:“除了这新式印刷术,我想不出别的事情。而且,你能不能不总用考校的方式来和我说话?”

    王玄策摊开手耸耸肩:“我觉着殿下的意思应该是用印刷术来换取孔家的支持,必竟现在殿下的根基不够,加上与世家基本上决裂,很难得到文官系的支持。”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陛下现在春秋鼎盛,远没有到殿下需要寻求支持的时候。如果真的整个朝堂都是殿下的支持者,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倔驴一样的老包当真是什么都敢说。

    这要是放在长安城,一份妄议朝政的弹劾必然会摆在老李的案头。

    “嘘~,龙图慎言。”王玄策被老包的言论吓的脸色一变,岔开话题说道:“此事莫要再提,若是有暇不若我们也去试试那蜡纸如何?”

    李承乾一行人等在驿馆折腾的人仰马翻是一回事,长安城同样也没消停。

    丽正殿中,老李看到长孙皇后袅袅婷婷走过来,不声不响的坐到身边一言不之后,脑袋就大了一圈,暗自揣测应该又是和李承乾有关。

    “观音婢,怎么了?可是有人招惹你了?”长孙生闷气,作为老公的李二自然有责任问上一问。

    “二哥,这几日可有高明的消息?”长孙皇后面露凄苦之色,缓缓问道。

    “呃~。”老李的猜测得到了印证,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高明可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几乎是一瞬间,长孙皇后的眼中就蕴含了一层泪花。

    “没,没有,观音婢你想多了。承乾现在安全的很。”李二硬着头皮说道,心中暗暗誓,如果找到是哪个泄漏的消息,一定砍了他的脑袋。

    “臣妾昨日梦到高明被人围攻,却无人救援,二哥,不如让他回来吧。”长孙皇后带着一丝乞求看着李二。

    看着自己老婆这副样子,老李心里那份郁闷就别提了。想生气都不行,和长孙从小一起长大,知道她不是在和自己怄气,只是在关心儿子,在这个问题上,老李实在没办法火。

    而且老李自己同样担心未来继承人,只是长孙担心可以找他诉苦,他却只能一个人忍着,没地方去说。

    “观音婢,承乾身边已经不少人了,而且前段时间我还给他派了五十的玄甲过去,安全不出会问题的。”想了半天,老李还是耐着性子劝说道。

    “可上一次的事情有多危险,如果不是高明聪明,闹出那么大动静,只怕……”长孙终于还是没忍住,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说了。

    “呃,那,那不是没事么?”说起这个,老李就有些尴尬了,不过手下探子不给力,他也没招不是。

    “二哥,招高明回来好不好?臣妾很担心他。”语言不行,长孙就动柔情攻势,依偎到李二怀中轻轻说道。

    “观音婢,朕以前说过,承乾久在宫中,长于妇人之手,这对他将来很不利,不如利用这个机会好好锻炼一下,这对他将来有很多的好处。”涉及到未来接班人的培养问题,老李几乎是寸步不让,连朕都搬出来用了。

    “可他现在必竟还是一个孩子,等他长大一些不成么?”长孙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孩子?”李二摇头苦笑,从年龄上看自家大小子的确是个孩子。

    可干出那些事儿,没一个是孩子能干出来的。

    时间已经快要两个月了,那小子临行前挑起的互市风波依旧在持续,压都压不住。

    而且秋猎虽然过去一个多月,但那“老夫聊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依旧风头不减,甚至一度让长安文人不敢言诗

    《将进酒》虽然老李说是他补齐的,但是个人就是知这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原作者亲自来补,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写出原意来。

    只是碍于老李的脸面,没人提出来而以。

    《赤壁怀古》只有一半,但只要李承乾不写出后半阕,这词便是绝句,因为前后已经无数人试过,竟无一人可以补齐。

    现在丫竟然又整出一《江城子》的词牌来,再一次独领风骚,技冠群雄。

    这样的一个混小子,怎么可能让人当成一个孩子?说梦话呢?

    “唉。”想起此前种种,李二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说道:“观音婢,朕再派五十玄甲过去护卫于他,你看可好?”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