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02章 麻烦上门(上)
    长安皇城丽正殿,愤怒的李二在咆哮着:“逆子,这个逆子,等他回来朕非要打折他的腿。”

    “陛下,生什么事了?高明又惹事了?”长孙皇后被老李的声音惊动,离开居所来到老李的‘办公室’。

    “看看你的好儿子在山东都干了些什么。”一份简报被李二狠狠拍在桌子上,赌气似的看也不看长孙皇后。

    疑惑中长孙拿起简报,认真的看了起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二哥,高明这话说的很好啊。”

    长孙皇后看了几眼之后,对李二说道,眼中带着一丝不解之色,不明白老头子为什么要这么大的火气。

    “往后看,你再往后看。”老李指着长孙手中的简报,气咻咻的说着。

    往后看?长孙再一次将注意力投注在手中的简报上,然后声音陡然拔高,看着老李不可置信的说道:“高明竟然在青州一日狂卷七万八千贯钱钞?这,这……”。

    “都是你的好儿子,亏你还天天宠着他,看看都被你宠成什么样子了。七万八千贯,那可是七万八千贯啊。”老李越说越气,不断的在房间里转着圈。

    李二怎么也想不懂,为什么在长安一惯表现良好的太子,到了山东竟然会如此不检点。

    诚然,太子行经地方会有一些人送礼,但把这些礼物再卖回去,让送礼的人拿钱买回去算什么?

    而且一串珍珠项链竟然卖到七百贯,这是干什么?刮地皮么?

    “陛下,此事其中怕是另有原委,还是仔细调查一下再说,您看呢?”长孙皇后缓缓上前,拉住暴怒中的李二,将他按在椅子上坐好。

    “还有什么好调查的,难道他狂卷七万八千贯还能有假不成?你说说,朕什么时候短过他钱财,你说说。”老李已经快要被气糊涂了,说话都有语无伦次。

    原本这事要是放在其他皇子身上,李二并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左右不过是一点银钱而以,不值当生一回气的,最多一道口谕训斥一番也就是了。

    但这事情生在李承乾身上就不同了,他的身份是太子,将来会继承皇位,如果是这样贪婪无度的性子,只怕大唐用不了多久就会重演隋末争霸的一幕。

    “陛下,臣妾相信其中定有原委,高明绝不是不知轻重的孩子,您说他性情惫懒、贪玩臣妾都信,但您要说高明贪腐无度,赎臣妾不能接受。”谁的儿子谁心疼,老李左一个逆子,右一个逆子,长孙皇后听了自然不喜。

    “好,既然如此,朕便让孝恭亲自走一遭青州府,看看那小混蛋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李二被长孙略显嗔意的语气说的一愣,寻思一会儿,也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语气也略显缓和了些。

    “河间郡王?”长孙语气一滞。

    河间郡王李孝恭,执掌宗正寺,宗室里第一黑脸,平时虽有些狂放不羁(李承乾认为是无良老汉),但若皇室子弟真的犯到他手里,那也决对不好过。

    “你也不要再劝,以孝恭的性子,如果承乾在青州所为真有隐情,必然不会为难他。同样,若那逆子当真是在青州胡作非为,只怕这一顿板子也绝然难逃。”老李看到长孙还要再说什么,很干脆的开始闭目假寐。

    岂不知长孙心中想的是:李孝恭到现在还欠着李承乾人情,这事儿让他去查只怕会不了了之。

    五日之后,青州城外一处庄园,李孝恭一行十余人风尘仆仆的站在大门前。

    “河间王叔?您怎么有暇跑到小侄这里了?难道是想我了?”李承乾拖着小武媚从里面迎出来,嘻皮笑脸的说道。

    “小娃娃,你便是新阳吧?”无良老汉皮笑肉不笑的瞅了李承乾一眼,弯腰逗弄起武媚,把李承乾尴尬的丢在一边。

    “新阳给河间王叔问好。”一身西式公主裙的武媚给了李孝恭一个大大的笑脸。

    “真乖。”李孝恭轻轻在武媚的头上拍了拍,在身上拍了半天,最后现,好像除了随身带着的玉佩之外,啥都没有。

    然后这老汉竟然突然伸手,一把将幸灾乐祸的李承乾随身玉佩扯了下来:“来,丫头,这是王叔送你的,好好收着,不要被坏人抢了去。”

    言罢还瞥了李承乾一眼,似乎在告诉武媚,坏人是谁。

    “谢谢王叔。”小萝莉接过玉佩看了几眼之后,竟然出乎李承乾预料的给收了起来。

    “咋啦,一块玉佩而以,心疼啦?”无良老汉直起腰,黑着脸对李承乾说道。

    “王叔说的哪里话,承乾可没那么小气。”李承乾硬着头皮回答,心中却在流血。

    丫全部家当就只有老李赏的六块玉佩,程小四拿的那一块还没收回来,现在又少一块,将来这日子怕是要过不下去了。

    “瞅瞅你小气吧啦那样,一块玉佩而以,照比你在青州卷走的七万八千贯差的远了。”李孝恭一边往院子里面走,口中还不无嘲讽的说道。

    “七万八千贯!”李承乾迷惑的嘟囔着。

    七万八千贯这个数字是没错的,那天在回春楼的拍卖的的确确是收了七万八千贯,不过这李孝恭是怎么知道的?前前后后也没到十天吧?

    “咋啦,想不承认?老子可告诉你,现在长安城可都传遍了你小子一日狂卷七万八千卷的事迹。”庄园的会客厅中,李孝恭高坐主位说道。

    李承乾被李孝恭左一句又一句的嘲讽个没完没了,二杆子脾气就上来了,冷笑一声说道:“河间王叔的意思是承乾将七万八千惯饱了私囊?”

    “不是本王的意思,是陛下的意思,否则你饱不饱私囊和某有个屁的干系,值得老子快马加鞭五日从长安赶到青州?”李孝恭寸步不让的和李承乾对视着说道。

    “钱不在某这里,王叔可以回去复命了。”对这帮翻脸比翻书都快的老货,李承乾简直腻味透了,心中暗自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帮这老货‘鼓捣’一诗出来。。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