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03章 麻烦上门(下)
    “小子,耍无赖这样的烂招都是老子用过的,今天你小子要是不说出钱的去向,信不信老子对你行家法。”李孝恭哼了一声,饶有趣味的看着李承乾,适时的提醒他别忘了自己宗正寺卿的身份。

    李承乾眯着眼睛不甘示弱的‘提醒’李孝恭,不要忘恩负义:“成,王叔都这么说了,承乾再不识相就说不过去了。不过风水轮流转,将来有一天王叔再来求小侄的时候,还请王叔莫要忘了今日之事。”

    不想李孝恭双眼一瞪说道:“小子,你可不要不识好歹,老夫大老远跑来为的是啥?还不是证明你的清白,没有老夫证明这钱你能花的安心?”

    说到这里,李承乾不得不吐槽一句:丫这帮老货太贱了,说话滴水不漏,明明是跑来找自己麻烦,却整的像是来帮自己一样,好像自己如果不感谢一下就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似的。

    不过这话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如果说出来就有些丢人了,毕竟这是在斗心眼,不能斗不过就掀桌子。

    所以李承乾面对无耻的李孝恭只能无奈说道:“王叔既然想知道钱去了哪里,那就跟小侄去看看吧。”

    李孝恭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根本不为李承乾所动,反而调侃道:“你小子现在是真黑了心了,老夫千里迢迢跑到你这里,竟然连顿饭都不招待?”

    一声冷哼,李承乾拍拍身上的衣服说道:“招待?不瞒王叔您说,小侄现在全身上下也就这一身衣服值几个钱,如果王叔忍心,那咱就把它当了,出去吃一顿如何?”

    “放屁,你手里有七万八千贯,拿出来一点请老子吃一顿能怎么着?”李承乾的无赖招式让李孝恭狠狠一拍桌子。

    “王叔,我可以把你现在的行为看成索贿么?”重新坐回椅子,李承乾鄙视的说道。

    “屁的索贿,江湖规矩,见面分一半,老子不分你的,吃你几顿怎么了?”正经了没多长时间的李孝恭终于原形毕露,展示出无良老汉的本质。

    “吃当然可以,不过那七万八千贯都是有帐的,每提出去一笔都要记录钱的去向,王叔若是不惧,小侄请你又有何妨。”闹腾的差不多了,李承乾终于是说了一点钱的去向。

    “有帐的?你小子捞钱还记帐?”李孝恭一脸的惊愕。

    李承乾同样的一脸惊愕,敢情这老货真的以为他在贪渎,亏他开始时还以为这老货是奉命来收缴银钱的。

    “王叔不是奉我父皇之命来收钱的?”惊愕中的李承乾依旧不死心的试探着。

    “放屁老子就是奉命来查你的,不把事情说清楚,你就等着在宗正寺里关一辈子吧。”李孝恭被李承乾这种后知后觉气到了,敢情这小子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和他闹着玩呢。

    “为什么?十来天以前我就往长安派去信使,说明这件事情了,难道我父皇没有收到?”李承乾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头,追问起来。

    李孝恭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同时沉声说道:“你父皇收没收到我不清楚,反正老子是受了皇命来查你为什么一日之间狂卷七万八千贯。”

    请不说不清,理不辨不明,当李承乾与李孝恭两从坐下来,从头到尾把事情都说了一遍之后,气氛就显的更加沉闷。

    李承乾此时已经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肯定,自己派出去的信使必定是出问题了,否则自己那份关于赈灾款的使用说明必然会在李孝恭出之前送到老李的手中。

    李孝恭本身也是一身的冷汗,他可是知道李二因为这件事在丽正殿了很大的火,如果不是长孙皇后劝阻,只怕李承乾此时已经被押解长安。

    阴谋,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先是搞掉李承乾派出的信使,让老李收不到李承乾的汇报。

    然后就是等着李二收到消息后暴怒着将李承乾押解长安。

    而在押解的路上,只要防护有一丝的大意,李承乾的小命很可能也就交待了。必竟一个受宠的太子和一个犯法的太子,受到的对待是截然不同的。

    “王叔,要不要我们演一场戏?”沉默良久,李承乾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咬着后槽牙说道。

    “不行,有老子在这你最好死了这条心。”李孝恭回答的斩钉截铁。

    “为什么?”李承乾没想到李孝恭的反应会这么大。

    “为什么?你拿什么保证一定不会出问题?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假时一时大意,出了事情怎么办?你牵连多少人进去?”李孝恭阴沉着脸说道。

    “我了个去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么样?”一连串的事情接二连三的生,李承乾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给老子坐下,不管你有多大的气也给老子忍着。”看着在地上转来转去的李承乾,李孝恭终于爆出征战杀场多年的将军气势,将他镇住。

    “你的身份是太子,这里所有人的主心骨,谁乱你都不能乱,必须稳住神,就像当年你父皇在玄武门时一样!”李孝恭身上杀气‘嗖嗖’直窜,宛如一尊杀神。

    李承乾这次是真被李孝恭给镇住了,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好,但心内深处却体会到什么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等到李孝恭将一身的气势收回来,再一次变成一个无良老汉的时候,李承乾才涎着脸说道:“王叔,那个,那个能不能……”。

    李孝恭却仿佛知道李承乾要问的是什么,直接断了他的念想:“滚犊子,想都别想,这事儿现在谁都不敢说,谁说谁死,你要真想知道就自己问你爹去,看他能不能大耳刮子抽你。”

    “不说就不说呗,急什么眼呢。”李承乾缩了缩脖子,略显委屈的说道。

    刚刚听到李孝恭提到玄武门,这顿时引起了李承乾的好奇心。

    虽然他在那个小屁孩李承乾的灵魂中读到过玄武门之变,但是一个小孩子的记忆能有多少,况且丫当时还是一直跟长孙在一起,根本就不知道玄武门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