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思变(1)
    海岛上。

    这座奇异的大岛上,风光绮丽。楚颉就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地方,懒懒的坐在那里看着天空。

    这里四周就是极大的黑皮松林,起码都有数千年的树龄,高大、雄俊,树皮上密布青苔。一株株寄生兰附着在松树上,纤细而柔韧的花枝倒垂,一朵朵色泽淡雅、造型各异的兰花盛开,山林中充满了馥郁的馨香。

    有一群只有拳头大小的金丝猴,就靠着这些兰花中的花蜜生活,它们蹲在树枝上,乌溜溜的大眼睛远远的看着楚颉,也不叫,也不闹,也不惊慌乱跑,只是很娴静的用爪子摘花、掏花蜜吃。

    楚颉笑呵呵的看着这些树,这些花,还有这群体型娇小却自得其乐的猴子,突然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哎,我其实真应该做一个书生雅士,每天吟风弄月就好,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做那些打打杀杀、勾心斗角的算计!”

    低头看看自己莹白如玉的双手,楚颉轻叹道:“我本佳人,被逼做贼,呀,真是暴殄天物。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骑着马招摇过市,引得满城的姑娘春心荡漾、尖叫晕倒。”

    “可是现在我,啧啧,满手血腥,一身杀孽,这可真正是造孽哦!”摇摇头,楚颉连连叹息。

    就在楚颉的斜下方,一个幽静的水潭大概有两三亩大小,一旁的山峰上有几条细细的瀑布静静滑落。阴呦呦蜷缩在水潭边泡澡,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阴气,已经将水潭冻出了一层巴掌厚的冰层。

    听了楚颉的感慨声,阴呦呦有点恼火的厉声道:“楚颉,少在这里呱噪。你是我阴鬼一系的道种,你就该放手杀人,为我鬼道完成血祭大典,奉献全部的力量。”

    ‘嗤嗤’声中,一缕缕森寒的鬼气从水潭中升腾而起,在冰面上凝成了一个个扭曲的鬼头。阴呦呦回过头来,目光森冷的看着楚颉:“或者,你有别的想法?你想要做什么?”

    楚颉依旧懒散的坐在大石上,他歪着头,斜眼看着泡在潭水中的阴呦呦,慢悠悠的问她:“你伤,大好了?”

    阴呦呦呆了呆,恼羞成怒的咆哮道:“那楚天用了什么古怪法子,把我们弄到这个破地方!我的伤……该死,筋骨粉碎这等伤势,只是吃点苦头,我现在筋骨已经基本愈合。但是我的修为!”

    一声轻喝,阴呦呦的气息节节拔高,天师初阶,天师中阶,天师高阶,然后是天君初阶,天君中阶,天君高阶……等她的气息无限逼近天尊初阶的时候,一片紫气从她脸上一闪而过,阴呦呦闷哼一声,一口惨白色的鬼血喷出老远,她体内再次传来了筋骨寸裂的脆响。

    “你的伤,没好!而且,你不能动用天尊以上的实力?”楚颉站起身来,笑呵呵的看着阴呦呦。

    阴呦呦恼怒的咆哮了一声,大片鬼气喷薄而出,席卷水潭周边的山林。一株株黑松树被寒气冰封,无数娇嫩的兰花纷纷凋零。

    惨白色的鬼气呼啸着向那些呆萌的金丝猴扑过去的时候,楚颉突然冷笑一声,他身边一声剑鸣,一道赤红色剑气从他右手食指激射而出,瞬间激射十几丈,洞穿了阴呦呦的脖颈。

    阴呦呦脖颈上鬼血喷溅,她身体一晃,奔涌四溢的鬼气骤然消散。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楚颉,呆呆的喃喃自语:“你楚氏的大周天星辰剑气?剑气喷涌十丈外,这是……”

    楚颉笑了笑,背着手,慢悠悠的走到了阴呦呦面前,突然一脚踏在了阴呦呦的脑袋上。

    一脚接着一脚狠狠踢打阴呦呦的脑袋,踢得她痛呼练练,绝美的小脸蛋整个变了形。

    楚颉嘶声狞笑道:“少爷我,三年前就已经是天尊巅峰修为!鬼娘们,你以为,楚颉大少我天资聪颖如斯,天下绝无仅有的盖世天才,坐拥乢州无数修炼资源,可能只是初入天品么?”

    “是不是觉得,我从小对你唯唯诺诺,你就以为,我是软骨头?”

    “是不是觉得,我从小被你压着乱打,你就以为,我是个废物?”

    “是不是觉得,你从小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对我楚氏予取予夺,你就以为,从楚氏到我,都是你的私产,都是你的家奴,你可以随意的处置我和楚氏,根本不用担心有一日我能反噬?”

    “不好意思,我瞒了天下人!”楚颉笑得很是古怪,他蹲在水潭边,一手死死掐着阴呦呦的脖颈,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要说少爷我不顾咱们从小青梅竹马的情分,哪,就现在,就这个地方,就一句话的功夫,给你一个机会!”

    “敞开魂核,让我在你魂核中留下点什么东西,以后你就是我的奴仆。”

    “或者,你可以反抗,你可不答应,少爷我不介意把你先-奸后杀,你知道,我楚颉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你这丫头虽然前后都平了一些,但这张小脸蛋长得不错呵!我弄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很亢奋,我杀你的时候,你猜我会不会于心不忍、心软手软下不了手呢?”

    “你!”阴呦呦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惊恐,呆呆的看着楚颉!

    眼前的这人,根本不可能是她熟悉的楚颉,一如刚才楚颉所说,从小到大,楚颉就是她阴呦呦的掌心玩物!她是阴鬼一系最嫡系的继承人,虽然在人道世界长大,但她可是阴鬼一系阴鬼母和无数老鬼的心肝宝贝。

    楚颉呢?确切的说,他就是她的玩物,或者说,宠物而已!

    哪怕阴鬼母赐他道种的身份,也只是看重了他在鬼道功法上得天独厚的某些条件,所以给了他这个身份。但是和阴呦呦相比,一人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一人只是卑微低贱的奴仆!

    可是现在,奴仆居然对君王说,要么君王心甘情愿成为奴隶,要么就会被杀死?

    “你,好胆!”阴呦呦哆哆嗦嗦的说道:“鬼母,不会放过你!”

    “那也要她能找到这里啊!感谢楚档头把我们带来这里,好多我一直想要做却不敢做、没机会做的时候,我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楚颉笑容灿烂的拔出了腰间赤红色的古铜长剑,毫不犹豫的一剑洞穿了阴呦呦的胸膛,并且狠狠将剑锋向下一拉,差点将阴呦呦整个身体切开。

    “现在,敞开魂核让我留下印记,或者,死!”

    楚颉笑容越发灿烂,他回头看了看那群呆萌的金丝猴,温柔的问阴呦呦:“还记得,我五岁的时候养得那只笔筒猴么?被你随手冻成了冰块,然后我就再也没养过任何宠物?”

    阴呦呦的脸色顿时冻结,眸子里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