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天下第一掌柜 > 第228章 宸沙
    醒了。

    仿佛经过了漫长的沉睡,然后被潮水般的寒冷包裹着,最后感受到一点一点的温暖,在疲倦里缓缓睁开了眼睛。天空是黑色的,周遭的一切都是黑色的,放眼望去,看不见夜幕尽头里的一丝一毫景象。但……身旁却有火堆,干柴在火堆里发出噼啪的声响不停地燃烧着,宸回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那股淡淡的温暖来自于这堆篝火。

    “臭小子,醒了就赶紧清醒过来,别给我装睡。”火堆旁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很高大,剑眉星目,双目之中带着无尽的深邃,他一袭黑衣,在这火堆也无法撕开的浓夜里那张脸却显得有些苍白。

    只是宸回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莫名的,心狂跳起来……

    “师傅……?”宸回难以置信的看着火堆旁的高大男子。

    这个瞬间里,无数的念头自宸回脑海里浮现,但此间的真实让他有些错愕。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那种熟悉的气息让他很快的,感到鼻酸。

    算算年头,其实也没有几年,但总感觉,仿佛过了许久许久,漫长的旅途之后,终于再次见到自己的师傅……宸沙。

    宸沙点了点头说道:“怎么,也没过多久,这种事情,还需要惊讶和确认么?臭小子,是不是外面打磨了几年变笨了?”

    眼泪瞬间滴落,宸回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猛然间,他回忆起来了。

    ”原来这里……便是死后的世界么?“宸回问道。

    师傅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如果自己能够看到师傅,那该是自己也已经死了。是了,终究还是死了。没有击败那个男人,明明胜利就在眼前,却忽然间被一股神妙的力量控制住,心肺之间感受到强烈的痛楚,如同被利刃贯穿。

    萧千业真的很强大,这是宸回行走江湖以来第一次遇到的能够彻底击败自己所有手段的强者。但当认为自己已经死后,那种胜负之心便也变得无足轻重。因为再怎么努力似乎也……没有意义了。人们总是说死后的世界怎么怎么的可怖,宸回看着四周无边的黑暗,眼前的篝火和自己如师如父一般的人,心里却忽然觉得,也许如此死去,也不算真正的绝望可怖,只是……

    再也帮不到那些家伙了。真的很不甘心。眼前闪过了厨子的面容,闪过了钟云秀的面容,闪过了风展的面容,还有书生的面容,公输琉璃的面容,以及……宸玲。

    原来死了,还是会感到难过的。心仿佛被刀子剜出血来,宸回捂着胸口,眼泪掉的越来越厉害。都没来得及跟玲说明自己的心意就这么死掉了,真的……很丢人呐。宸回这么想着,擦了擦眼泪,看着无边的黑暗,恍惚起来。

    宸沙看着宸回的表情,嘲弄道:“这里可不是死后的世界,这里是你的意识深处。如果有一天你来到这个地方,那说明你真的快要死了,但终究还没有死,不过看起来,我该是已经死了。”

    宸回忽然有些错愕,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但仔细看来,师傅的样子似乎比印象里要年轻些,这身一袭黑衣的装束也不是师傅带着天下第一楼和疾空策离开时的样子,更像是多年前初次教自己剑法时的样子。

    “我的……意识深处?”宸回有些懵的重复了一遍。

    “那师傅您……是假的吗?”宸回忽然有些害怕问这个问题,如果是假的,如果只是自己的意识,那是否代表着,死后的世界其实什么也没有?

    “嘛,这个问题,嗯……怎么说呢,也不算假的吧,我的反应都是依据你对我的认知而形成的,现在看起来,我在你的印象里,还算是个不太严厉的师傅。”

    “没有,师傅一直很严厉,很少夸过我的。”宸回忽然松了一口气。

    “按照我的标准来说,值得我夸的人和事,却是不多了。”宸沙倒是一点不客气。

    “那师傅……您到底是……”宸回又有些不确定了。

    他曾经听宸玲说过,在某个无限接近死亡的状态里,会潜入意识的最深处。那个时候,玲是进入了一段回忆里,但自己好像与玲又不同。这不该是回忆,他记得发生的每一件事情,记得自己遭受重创将死。

    “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你太寂寞了幻想出来的存在?”宸沙忍着想笑的神情说道。

    “诶……虽然不是这么想的,但师傅您这么说了,就当我是这样的问的吧。”宸回说道。

    “啧,真是的,为师可不是你想见到就能见到的庸人,当你见到的我的时候,那便说明是我有意而为知。我说了,这里是你的意识深处。我自然不是真的我,但我也不是假的,虽然这么说你可能有点不大懂,但这是一场跨越时间的对话哟,笨徒弟。”宸沙笑着说道。

    宸回沉默了一阵,忽然抬起头说道:“这一幕,仿佛曾经……发生过……”

    宸回的大脑有些混乱,隐约中仿佛经历过方才的对话,但又想不起是何时经历过的。那种熟悉的感觉在他试着去抓住的时候,又瞬间变得陌生起来。

    “没错,这一幕发生过。”宸沙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我料定我已经死了,如果让自己的徒弟经历这样的状态,来到意识的最深处,那便说明我没能保护到你。但你还没有死,我现在对你说的话,乃是多年前在你陷入从沉睡中时我对你说的话。当然,用了点传音入梦的手段放在了你意识的最深处。”宸沙说道。

    “所以师傅你是在我睡着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话吗?我怎么感觉……好变态的样子。”宸回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白痴。”宸沙忽然又笑了起来。

    “我大概记起来了,师傅你这身装扮。”这种感觉很奇妙,虽然师傅如今说的话,该是多年前就已经说过,但却在这个最临近死亡的时候才在意识最深处被发掘,就仿佛,现在的自己,在与过去的师傅对话。

    师傅果然是一个做事让人难以捉摸的人。

    “虽然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里,虽然不知道你现在的武功到底怎么样,虽然不知道你有没有参悟出更妙的剑意,但傻徒弟,虽然很不想夸你,可你……或许能够改变这个世界。”宸沙说道。

    “但是师傅,我已经……败了啊。”宸回原本有很多话想对宸沙说,但说到底,眼前的师傅终究不是真的师傅。

    “笨徒弟,你说过的吧,生命,是就是努力的活着,等来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事情。”篝火忽然变得有些黯淡,宸沙的身影也变得模糊起来,但很快又清晰起来。

    “嗯,我还记得师傅您不认同这句话,您总是很悲观。”宸回说道。

    “哈,虽然你年幼时经历了惨剧,但你终究因祸得福认识了我这么厉害的人物,而你的江湖生涯,想来除却最顶端的那些人,没有人能够阻碍你,你能说出很乐观的话,不稀奇。”宸沙说道。

    宸回忽然想到了李念云,说道:“师傅,以前怎么没发现您老人家这么自恋的,像极了我的一个朋友。”

    宸沙只是忽然说道:“傻徒弟,江湖是很残酷的。”

    宸回愣了愣,最终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很残酷。”

    为了一己之欲毒遍南蛮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为了战功不惜杀害数千老弱病残的人也是存在的,为了统治一座城市让城市陷入水深火热的恐惧之中的人也是存在的,为了更大的贪欲发动战争造成数万人死亡的同样是存在的。

    这个世界有很多的残酷,最可怕的是,这俨然是一种常态。

    宸回想到了萧千业,这个追逐混乱力图将这个世间暴露在这样的残酷中的人。不甘心的神情再次涌现。

    “所以现在呢?还是这么认为吗?”宸沙忽然问道。

    宸回犹豫了片刻,显得迷茫起来。

    宸沙看着宸回的样子,叹道:“这个世界,也存在着我无法战胜的邪恶存在,不单单是武功,他所能带来的绝望,除却覆灭希望,还能摧毁信念。”

    “死亡并不是可怕的,但当有一天放弃抗争的时候,接受自己死亡的过程……才是最可怕的,白痴徒弟。”

    接受自己死亡的过程才是最可怕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宸回整个人抖了一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亦有一定要活下去的理由,无论那个理由被蹂躏成怎么一个样子,都一定要坚信它,万千的道路决定着万千的宿命,而这万千道路的尽头,是美好还是残酷都没有关系,傻徒弟,活着固然会有可能等来好的事情,但大多时候也会经历生不如死的状态,困惑也好,绝望也好,如果

    选择在道路上停下,才是死亡真正到来的时候。”

    宸沙尽可能说的随意些,宸回却满脸的困惑。

    他不曾怀疑过自己的理念,他坚信活着便会等来幸福,可这个世间的确也有人不是为了所谓的美好而活着。这世间有很多人,都是抱着不惜承受地狱之苦的觉悟而活着。哪怕等待着他们的是无尽的煎熬,也会竭力的避免死亡。他们的生命里,有着比等来美好事物更重要的东西……

    宸回忽然有些倦。

    宸沙说道:“当你能接受自己死亡的时候,便说明你没有等来生命里好的事情,而你也在那一刻,选择了放弃自己的道。”

    “可是师傅……我……已经……”某种巨大的恐慌瞬间升起,让宸回说不出话来。

    “傻了吧?不过为师不是要否认你的道,这个世间只有没有走完的道,却绝对没有错误的道。也许通过你的对手,你会明白这个道理。”宸沙说道。

    “师傅的话,大概就跟师傅的剑法一样晦涩,但……我好像明白了一些。”宸回说道。

    篝火再次黯淡了几分。

    宸沙忽然站了起来,抬着头说道:“这样的地方待太久了,就算清醒的人也会变得迷失。”

    宸回说道:“但师傅,我还是不明白。”

    黑暗仿佛更浓了些,宸沙望向宸回,笑道:“你还没有死,却打算将这里当做阴曹地府么?”

    随即宸沙又说道:“你只要明白一件事,如果你坚信你的道路是正确的,那么便要有着哪怕苟延残喘,哪怕双腿断了爬也要爬完这套道路的决心。”

    “生命里当然没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但一心去寻觅,便能够遇到,虽然你师父我还是认为,活着,便只是活着就好,在生不如死到来之前带着可笑的尊严去活着去战斗,哪怕这个世界没有了对手,没有了荣誉,这便是我的道。你的呢?”

    寒冷再次侵袭宸回的身体。

    许久之后。宸回看着渐渐要在寒冷里消失的火光,看着师傅越来越暗淡的身影,他抬起头说道:

    “师傅,我依旧……相信着!哪怕那些美好不会到来!但这就是我的道路!”

    宸沙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个冥顽不化的笨徒弟,无法看到你得见大道的样子,真的是为师的遗憾,我不算个好丈夫,也不算个父亲,让你来到这样的地方,便是个好师傅也算不上。”

    明明是在笑,却有些难过的意味。

    宸回摇了摇头说道:“师傅永远是最好的师傅。”

    宸沙说道:“傻徒弟,既然你的道路是要努力活着等来生命里的美好,那么你便该知道,最大的意义并不是要等来美好的事情。而是……”

    宸回深吸一口气,点头,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

    “绝!对!不!能!死!”

    (这一章的标题本该是末楼末路中,但没想到师徒二人这个跨越时空的对话能写到一章的长度,所以换个标题,逃离月河塔的剧情放到明天好了,当然,并不是道理说了一番后主角就会变强,宸回的失败是至少在这里是注定的,但我也不忍心让这么一个角色这么仓促的败北,还差一个镜头,明天写到。至于掌柜崛起,那是另一个因素了,emmm,反正明天不会断更,所以就不剧透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