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引鲤尊 > 425.西南战事(四)谢s哥和氏璧
    猾欠急忙转移了话题:“这种事情,我也不好说什么,你喜欢就好!说到对策,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龙族之事?”

    话题转变的这么快,溪叠当然明白猾欠的意思。也不多说什么,再说,方才的话题已经说僵了。

    眼眸流转,便落在不远处有些荒芜的长街之上:“如果你想将这件事闹大,不妨征求其他三国的帮助。毕竟一个人的力量微小,而动用国之力,将这件事推动成国事。以正义的力量解决……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样做就有些过了。”猾欠并不接受这种建议。

    虽说,这的确是解决此事的的好办法。

    想了想,又继续说:“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溪叠却不以为然:“这种时候你还在乎什么家丑?你该清楚这事关着你们西国龙族的兴亡……”

    “但,让三国都参与进来,动静肯定闹得很大……”

    “所以你想如何?”溪叠严厉了声音,他着实不明白猾欠的心理。

    猾欠被问的无言,陷入沉默。

    溪叠轻呼口气,也只好道:“那不如这样,暂时不用惊动南落火与东雷音。先找惊阙山查明情况。只要惊阙山确认你所说属实,那么,扳倒仓律也只是时间问题。”

    提到惊阙山,猾欠有些不安。

    “惊阙山的影响力虽大,但你应该也听说过,我以及鲤笙洛爵跟他们间的恩怨纠葛。怕是不大好说话……”

    溪叠却不以为意:“我可是记得清楚,百步琅说过日后你们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惊阙山定然不会置之不理。这时候,难道不是他们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之时?”

    “话是这么说,可真要麻烦人家,我这心里面还是过意不去……”对于求人办事这方面,猾欠还是拉不下脸。

    何况,百步琅也只是那么一说,他要是贸贸然找过去,贴了冷屁股的话,岂不是难堪?

    溪叠执掌北流冰几百年,当然什么人也见过,像猾欠这种脸皮薄的人,自然也有对策。

    “你我既然相逢一场,我就做个好人,送佛送到西。你若是信得过我,那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不过事后,你可要跟我一起前往奇澜界……”

    “去奇澜界?”猾欠吃惊,有些不可置信:“找鲤笙?”

    “不然呢?”

    “可是他们去奇澜界可不是游玩,很危险……”

    “所以更要去啊。我怎么能让心爱的女人置身险境?”这话说的浑然天成,简直不像从溪叠口中而出。

    猾欠打了个寒颤,给溪叠雷到不行。

    都说恋爱中的男女都是疯子,这话一点都不假,即使再厉害的人也不例外。

    笑了笑,只能说:“你可真勇敢……”

    溪叠没有回话,看起来不置可否,气氛陷入沉默之中。

    就在沉默的空档,从外边回来的黎生却是一脸的惊慌。

    “猾欠,不好了!”

    猾欠稍稍一愣:“什么啊?”

    黎生手指着外边,“你被通缉了!”

    “???”

    不禁猾欠,溪叠也一脸懵懂。

    黎生喘了口气,将声音压低:“西国突然发出昭示,说你伙同不伏老密谋造反,窃取龙族至宝,还打伤太子华微,现在正出重金,号召八荒上下将你缉拿归案!”

    “……”

    仓律突然来这么一出,可谓是贼喊捉贼,被他捷足先登了!

    猾欠没有任何表情,倒是溪叠微微皱起眉头:“通缉令是什么发布出来的?”

    “就在刚才!”

    “刚才啊?”猾欠接过话去,似乎想到什么,变成喃喃自语:“看来,仓律因为我没有出面救下不伏老的尸体,因为抓不到我,已经着急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黎生看向溪叠。

    溪叠轻呼了口气,“既然对方已经出招,我们也只能接招了。”

    “怎么个接招法?”黎生继续问。

    系溪叠抬头看她一眼,嘴角上扬了几分,笑模样倒是又让黎生神魂颠倒了一把:“接着通缉令之后,他们必然会找有力的同伙助威。我们虽然不得先机,可说起同伴,倒是有一大把。”

    黎生隐约明白了溪叠的意思,可又同时觉得困惑:“拉同伙?那么,南落火能算一个吗?”

    提到南落火,黎生的声音明显一低,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溪叠与猾欠都看出来了,但谁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黎生一看这两人的反应,呵呵一笑,“其实吧,通缉令上还说了些别的。”

    “事关南落火?”猾欠开口。

    黎生呵呵一笑:“没错,提到了。而且还提到了不止一点……”

    “哦?”

    “上面说到,南落火洛世奇的弟弟洛爵助纣为虐,西国定要跟南落火讨个公道。想必,很快就会到南落火一趟……”

    说到这里,黎生就停下了。

    看两人反应,跟她一样,都觉得诧异。

    至于诧异的地方,

    猾欠问出了口:“洛爵从未在人前明示自己的身份,仓律他们是何以得知的?”

    溪叠也同样点头,“这的确是个可疑点。”

    黎生就不吱声了,反正她对洛爵的事情不尽了解,不发表任何意见。

    不过,说到南落火的洛世奇,仓律若是真的找上门去,那必然是要闹得天下皆知的打算。

    就从他发布通缉令就能看出,他这是想把猾欠逼入绝境。

    然而,这么一来,局势又变了。

    猾欠难为的看了看溪叠,苦笑起来:“看来我们要先去南落火一趟了……”

    溪叠没有回答,不置可否。

    猾欠又接着道:“不过,洛世奇要是知道这件事,会采取什么方法应对?”

    “以我的了解,洛世奇……”说到一半,溪叠突然停顿了下。

    视线放远,最后在窗户外头的一棵杨柳树上停下:“很可能一言不合就开打……”

    毕竟洛世奇就是那种什么事都会凭借实力来解决的人啊!

    这么一听,猾欠倒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黎生扭头看他:“你笑什么?他们两个打起来了你就这么开心?”

    “当然开心!”猾欠笑的合不拢嘴:“你想,若是洛爵的仇人替我出了一口恶气,他们两败俱伤,对我,对洛爵都是只有好处。”

    “你想的太简单了。”溪叠打断道:“仓律是因为洛爵才去跟洛世奇兴师问罪,一旦洛世奇与之动手,不管理由为何,在世人眼中,都是他为了洛爵而战。到时候,洛爵只要以复仇为名对他动手,必然会落得个不仁不义的罪名。”

    “这……”

    “你以为洛世奇是什么人?他可不会做无用之功。想必现在他巴不得仓律能赶紧找上门。”

    “……”

    被溪叠这么一说,猾欠的小算盘就打不成了。

    而且,突然又开始祈祷仓律千万不要去找洛世奇的麻烦。

    然而,世事不会那么简单。

    苍河国。

    因为西国骚乱,相隔西国最近的苍河国便成了一个祸乱之地,到处都充斥着要讨伐猾欠之人,自然也是为了西国布下的重金。

    在一处名为局九局的酒馆中,仓律却隐去了龙角,化成一般人形,正坐在一处狭小的房间内,与对面盖着面罩的人说着什么。

    “若你所说是真的,明日我便带着人去南落火跟洛世奇要人,但是在这之前,我还要再确认一遍……”仓律的声音很低,听得出他在竭力控制自己的灵压。

    对面之人闻言,慢慢退去了头上的面罩,露出一张被火焰烧掉半面,极为恐怖的脸。

    而这人正是先前与陆凤凤跟陆青一起踏上龙空岛的陆离。

    至于陆离为何会变成这等惨态,与当日在龙空岛上发生的一切密不可分,只能说,在斩碧空的灵压摧残下,他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当然,陆离能活着离开龙空岛,也托了仓律的福。

    将他从水中打捞起,更命人将他救活,虽然毁了容,但至少保住了性命。

    而现在,陆离要做的就是回到鬼武堂,向陆天峰禀报在龙空岛上的遭遇,以及,陆凤凤与陆青可能已经遇难的事实。

    而在这之前,陆离能做的就是把洛爵的真正身份告诉了仓律,不然仓律怎么会知道洛爵与洛世奇的关系?

    陆离说是在帮助仓律,其实也在帮洛世奇制造诛杀洛爵的机会。

    当然,这是隐藏目的,且看仓律能不能猜出来了。

    听到仓律的问话,陆离笑了笑,因为伤疤的关系,看起来格外的恐怖:“我说的都是事实。洛爵是洛世奇的亲弟弟,这是洛世奇亲口承认的。不会有假。”

    “哦但洛爵不是在十几年前的冰血暴中丧生了?这也是洛世奇亲口所说,到底哪个是真的?”

    “十几年前他说洛爵丧生,这怎么看也是他制造的迷雾。这十年,洛爵一直以洛九的身份在罗生门混的风生水起。多次与鬼武堂作对,还犯下了不少恶事,想必都是在为了更洛世奇复仇而积蓄力量……”

    “真的?”仓律还是不怎么相信,毕竟,已死的人突然活蹦乱跳的现身人前,这其中因由肯定引人揣测。

    再说,去跟洛世奇要人,不考虑清楚,无功而返不说,还可能惹得一身骚。

    这得考虑清楚了。

    仓律又说:“按你所说,洛世奇跟洛爵肯定是死对头,洛世奇真的会将洛爵藏在自己身边?”

    说到这个,陆离当然是有理由的。

    笑了笑:“外人可能真的以为这两兄弟有什么过节,但据我所知,就在不久前,洛世奇还带着人跑到了北流冰,不惜与溪叠动手也要跟他要人。你觉得,若是两人真有什么过节,洛世奇会不惜跟北流冰为敌也要亲自动手?这可能吗?”

    当日,陆凤凤派人在北流冰打探鲤笙与洛爵的消息,可是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陆离会得知此事也是自然,而现在,这正好成为了劝说仓律的理由。

    仓律可是吃惊,不得不信:“那好。我们明日便动身前往南落火,可你也得按你所说让你们鬼武堂的人一同前往。”

    “这不用你说,我也会跟我父君禀明情况,为我大哥和三妹报仇!”陆离的声音一下子拔高,面目可憎的脸也跟着扭曲的厉害。

    “啪呲!”

    摆放在桌上的茶杯,直接蹦碎成渣。

    仓律阴冷一笑,自以为得了便宜的扬起嘴角,“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隔天。

    天刚蒙蒙亮,鬼武堂总舵的鬼面山,便多出了一对人马。

    穿着素蓝色的长袍,披着同色斗篷,脸上带着半面面罩,正是仓律一行人。

    走到鬼面山口,便现出了看守的守卫。

    “来者何人!”

    仓律没有说话,旁边的陆离上前,一手拿着进山令牌。

    那人看到令牌,急忙下跪:“见过二少主!”

    陆离没有说话,迈步便往里走。。

    只看那山水之间虚光一闪,人便消失不见,看来是有结界。

    仓律冲丹声示意。

    丹声点头,便冲身后跟着的随行道:“你们在此待命!”

    而后,跟着仓律一起进了结界。

    结界之后,是一片崇山峻岭,如同隐藏在浮华之后的山田,倒是一点都跟鬼武堂的恶名搭不上线。

    仓律冲走在前头的陆离道:“你们鬼武堂的总舵竟然在这种地方,还真是意料之外……”

    陆离头也不回的道:“总舵的位置每隔一个月就会变动一次,不过,每一次,父君所找的地点都跟这里的景色差不多。”

    丹声笑问道:“莫不是鬼王上了年纪,看不惯那腥风血雨?”

    “只是我的母上喜欢这种地方而已。”陆离淡淡一句,听着没什么感情变化,但却让仓律跟丹声同时吃惊的闭上了嘴。

    话说,恶名在外的鬼武堂堂主陆天峰,竟然是个重感情之人?

    哎嘿,这笑话够他们笑一年的了。

    沿着一路桑田婉转,很快就走到一处山洞。洞口用飘逸的篆字刻写鬼门二字,这才稍稍有了鬼武堂的煞威。

    陆离再次掏出那枚无字令牌,只听得啪呲一声响,黑漆漆的鬼门打开,出现一条流血的血路。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顶的仓律与丹声差点吐出来,赶紧制成屏蔽结界,才逐渐面色缓和了些。

    ————

    最近哥哥们好给力给力给力!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拾蓝在此感激不尽!上班心情不愉快,看到打赏马上咧嘴笑……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