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神武霸帝 > 第916章 祖龙执念
    “打算告诉我你知道的事情了吗?”顾辰笑眯眯的看着龙马,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不怀好意。

    “除非把虚天鼎给我!”龙马垂死挣扎着。

    “既然你不听话,先把你驯服了再说吧。”

    顾辰眼睛发亮,这龙马的真火可以壮大他的星核之火,抓来当苦工是不错的选择。

    嗖!

    顾辰兔起鹊落,双手纷飞,演绎斗战圣法。

    砰砰!砰砰!

    “你服不服?”顾辰把龙马打趴在地,笑着问道。

    “老子不服!”

    砰砰!砰砰!

    “你服了吗?”顾辰又一顿狂揍,龙马脸肿成了猪头,说话都含糊不清。

    “老……老鼠不服!”

    砰砰!砰砰!

    整座虚天殿地面晃个不停,龙马被按在地上狂揍,那副惨况看得蓬莱岛主都忍不住转过了头,怕辣眼睛。

    “服……服了!”龙马最后彻底没了脾气,哭丧着脸道。

    “很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顾辰擦了擦手。

    “从哪里说起?”龙马趴在地上萎靡不振,打了个响鼻。

    “就从你为何对此地如此了解说起吧。”顾辰沉吟道。

    从花园一路走来,龙马对这里的禁制显示出了非同一般的见解。

    如果说一开始还能说它是和顾辰一样眼力过人,但上了台阶后它按动石碑唤出天兵,则曝露了它对这里分明早有了解的事实。

    加上它直接就冲着虚天鼎而来,种种迹象表明,它对这里了解极深。

    这是不可思议的,假如这里真是太古仙界的碎片,它遗世独立已经百万年,以龙马的年纪如何能对这里知根知底?

    “我说是记忆传承,你信不信?”龙马耸拉着脑袋。

    “说清楚了。”顾辰脸露好奇。

    于是从龙马口中娓娓道来了一段惊人的往事。

    原来它本是上善星域某颗生命古星上的一匹普通野马,在因缘巧合下吞噬了一根来历不明的兽角。

    从那之后它便灵智开启,身体蜕变,修为扶摇直上。

    但也从那时起,它的脑袋里常常会出现一些混沌不清的记忆片段,一度使得它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后来它修为渐渐提升,才意识到那是一种特殊的记忆传承,与当年自己误食的那根角有关系。

    随着自身逐渐化为一匹赤焰龙马,它也渐渐明白当年那根角竟然是传说中祖龙的角,而伴随着龙角传承给它的记忆,也牵扯到了一段尘封了无尽岁月的往事。

    而这段往事的主角,是太虚仙帝和祖龙。

    据说太古仙界崩塌前不久,太虚仙帝向祖龙借了一样重要之物炼丹,承诺事成之后给祖龙回报。

    只不过后来仙界崩塌了,太虚仙帝也失踪了,而祖龙直到陨落前,都执着的想要找到仙帝所炼的那炉仙丹。

    “我脑袋里的记忆虽然混沌不清,但祖龙想找到那炉仙丹的念头却异常执着,无数年来困扰着我,甚至影响了我的修炼。”

    “于是有一天我便按照记忆中的线索开始寻找那炉仙丹,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当年仙界崩塌后虚天殿的碎片,却没想到,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龙马说到这目光一沉。

    “捷足先登的人是李福?”

    顾辰和蓬莱岛主听着龙马说的故事,觉得这故事光怪陆离极了。

    “不错,那李福乃是太虚仙帝的药童,对虚天殿比我了解多了,他提前一步找到了虚渊,并且封印了这里。”

    “我当时的修为还无法抗衡整个李氏神族,于是出了个下策混入李族,寻思着有一天有机会能进入这里。”

    “谁想得到那李福可能是出于谨慎,唯恐这里出世的异象太过惊人,竟然很多年都不挖掘这里,直到近来仙神之乱有重现的苗头,他才终于开启了这里。”

    “于是我也找机会混了进来,之后的一切你们都知道了。”

    龙马老实的交代完整件事的因果,它的故事尤其是它的身世听来玄乎,但却能够解释先前顾辰的诸多疑点,令他一时找不到怀疑的理由。

    “祖龙想找的那炉仙丹莫非就在这虚天鼎内?那仙丹具体是何用处?”

    顾辰看向白猿抱着的赤红色的小鼎。

    “不错!根据祖龙记忆,仙丹未成前他来过这虚天殿,仙丹就是在这鼎中炼制!至于仙丹具体是何功效我不清楚,但太虚仙帝在诸位仙帝中本就以丹道闻名,这仙丹绝对非比寻常!”龙马笃定的道。

    听闻他的话,白猿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原来这小鼎内有一炉仙丹呀!

    贪嘴的它立即用力的想要打开小鼎的盖,顾辰和蓬莱岛主凑了上来,就是龙马都满脸期待。

    “吱吱!”

    白猿用力的去掀鼎盖,脸色都涨红了,却发现完全无法打开,当下气急败坏。

    “我来吧。”

    顾辰从它手中接过小鼎,发现这小鼎不仅是轻,重量也小得不可思议,好像纸糊的似的。

    这么个小鼎白猿为何打不开?

    他立即双手尝试,微微用力,发现虚天鼎无动于衷。

    他再加大了力气,可鼎盖与鼎身像是完美的密封在了一起,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后顾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没能将鼎给打开,一时满脸无奈。

    “吱吱!”

    白猿眼见顾辰都不行,从耳朵里掏出了随心自在棒。

    呼轰!

    它将虚天鼎放在地上,吆喝着朝它重重打出一棒,只是地面都破碎了,而虚天鼎竟然毫发无损!

    顾辰看到这一幕微微动容,虽然眼下的白猿还无法发挥随心自在棒的真正威力,但它毕竟是帝兵呀,这虚天鼎竟然扛得住它的攻势!

    如此说来,想要打开鼎盖取出里面的仙丹,根本是痴人说梦!

    “竟然打不开?”龙马望着这一幕也傻眼了。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没说?”蓬莱岛主警惕的望向龙马。

    被这么一提醒,顾辰也眯起眼睛。

    “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这虚天鼎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打开!”龙马立即反驳,唯恐顾辰对它不利。

    眼见从龙马嘴里套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了,蓬莱岛主提议道。“先将它给封印住,免得它耍滑头。”

    顾辰赞同了这个提议,封印了龙马的修为,随后和蓬莱岛主还有白猿,一起检查起了这虚天殿。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