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不负娇宠 > 第305章 没有便宜外人
    说话的恰是路过的一队骑士中的一人。

    这队骑士约有十来人,个个精壮威武,身着玄色胡服,腰间挂着横刀,脚上穿着乌皮翘头靴。

    包袱扯破了,东西滚了一地,陈家旺正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听了这人的话,他忍不住扭头看了看。

    发现这些人面容冷峻、动作敏捷,应该是受过专业的训练。

    而观他们的气质,以及方才那人说话的内容,陈家旺可以确定,他们应该不是山匪的同伙。

    咬了咬牙,陈家旺决定赌一把,“几位郎君,吾乃京城安国公府唐夫人门下的商户,今日押运货物返京,不料遭遇劫匪——”

    他的话没说完,刚才那位说话的白面年轻人便开口了,“唐夫人门下?可是安国公夫人?出自兰陵唐氏的那位贵人?”

    陈家旺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没错,正是我家夫人!”

    白面年轻人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巧了,我家郎君便是李十八郎。”

    “十八郎?”陈家旺喜出望外。

    白面年轻人用力一点头,手里也没闲着,直接抽出横刀,“兄弟们,将那些胆大妄为的山匪全部拿下!”

    “嗷~~”

    十来个人硬是喊出了几十人的气势,唰唰唰,横刀出鞘,寒光闪动间,他们便已经杀到了战圈里。

    山匪头领一看情况不好,右手拇指食指捏成个圈放到嘴里,用力一吹,然后喊道:“扯!”

    一声令下,山匪们边打边退,在丢下了几具尸体后,剩下的人快速的往山林跑去。

    陈家旺顾忌地上的东西,不敢深追,赶忙命人检查马车里的货物,并且清点伤亡。

    所幸唐家部曲对战经验丰富,一场厮杀下来,只有几人受了伤,无一人死亡。

    陈家旺自己则翻下马背,小心翼翼的将散落在地上的土豆、玉米一颗颗捡了起来。

    见陈家旺这般爱惜,白面年轻人有些疑惑,凑到近前,小声问道:“这是什么?你竟这般宝贝?”

    “……”陈家旺咕咚咽了一口唾沫,这、这,他该不该说实话?

    就在陈家旺犹豫的当儿,刚刚跑上山的山匪头领扯着嗓子喊道,“亩产千石的粮食,你们可要收好了。回京的路还长着呢,别再被人抢了!”

    “亩产千石~~”

    “抢了、抢了~~”

    几个字不断的在山谷回荡。

    陈家旺的脸瞬间变成了黑锅底,娘的,该死的山匪,他们这是威胁呢、威胁呢还是威胁呢!

    最可恶的是,那山匪一嗓子喊破了秘密,陈家旺想隐瞒都不能够了。

    迎上白面年轻人探询的双眸,陈家旺讪讪的揉了揉鼻子,“那啥,这个是我们船队从海外寻来的,据说产量奇高……”

    “海外寻来的?”白面年轻人微微皱眉,但很快,他忽的对属下喊道:“快,抓住那个山匪头子!”

    如果陈家旺没有说谎,这几个奇奇怪怪的作物确实是从海外寻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山匪”是怎么知道的?

    还特意等在路上设伏?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白面年轻人反应很快,立时下达命令。

    几个骑士嗷嗷应声,紧接着,一个个便如同射出去的箭矢,飞快的朝山坡追去。

    当天夜里,远在京城的李寿便收到了飞鸽传书。

    “亩产千石的作物?唐氏船队从海外意外发现的?”

    李寿拿着书信,俊逸的脸上带着些许疑惑,“世间竟真有这样高产的作物?”

    至于唐氏商队能发现这样的作物,李寿倒不奇怪。

    准岳母的门下有去海外的船队,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

    而且唐氏船队能在广州混得风生水起,李寿也帮了不少的忙。

    安国公府虽然有权势,但势力范围远远没有包括广州。

    那个地方,是个新兴的港口,各项事务还在摸索阶段,根本没有成文的法规。

    而这样的状况下,下头的官吏很容易钻空子,敲起商人的竹杠不要太轻松。

    若是没有强硬的靠山,商队是要吃大亏的。

    巧的是,负责广州折冲府的都尉是李寿在西北军的同僚,李寿一封信写过去,唐氏商队在广州自是无比顺畅。

    这些,李寿都没有跟唐宓说,也没有跑去向唐元贞邀功。

    不过李寿有预感,他的准岳母应该猜到了。

    毕竟其他在广州的船队,遇到的困难可比唐氏船队多多了。

    只要唐元贞的门下诚实汇报,唐元贞心中就应该有数!

    “高产也就罢了,最大的问题,便是李其珏是怎么知道的?”

    李寿手指在一行字上滑过,心中的疑惑加深,“唐夫人的船队能找到高产作物绝对是意外,这事估计连猫儿都不知道,那远在京城的李其珏又是怎么知道的?”

    人家不但知道,还派出了人马假扮山匪去抢劫。

    李寿越想越觉得有蹊跷,蓦地,他想起一件事,阿舅曾经对他说过,庚辰之变时,李其珏曾经提前向阿舅示警。

    当时阿舅还曾经戏言:李其珏可以预知未来!

    预知未来?

    真有这样的奇人?

    等等,李其珏的娘子王氏不是曾经大张旗鼓的在东市开粮铺,大肆收购粮食吗?

    难道这也是李其珏授意的?

    他“预知”到了明年的旱灾、蝗灾?

    李寿发现,李其珏身上的疑团是越来越多,多得足以让他重点关注。

    将手里的书信团成一团,然后直接丢进了炭盆里,被火焰焚成灰烬。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有一件事。

    次日清晨,李寿刻意换了身簇新的衣裳,骑马来到了安国公府。

    “十八郎来啦。”

    门房热情的将李寿迎了进去。

    朝晖院。

    唐元贞夫妇高坐在主位上,唐宓跪坐在下首,李寿则躬身立在堂前。

    “小子见过伯父、伯母,”李寿恭敬的行礼。

    唐元贞看向李寿的表情有些复杂。

    王怀瑾倒是满眼慈爱,“好好,都是自家人,十八郎无需多礼。坐吧!”

    他一指唐宓对面的座位,示意李寿坐下。

    得,这位准岳父还是不想让李寿在婚前跟自家宝贝女儿有太多接触啊。

    李寿不以为意,按照王怀瑾的意思坐下来。

    他先客气的问候了两位长辈是否日常安好,接着又站起来,拱手对唐元贞道:“伯母,我的护卫外出办差,回京途中恰遇……”

    李寿要回禀的事,唐元贞早就从昨天收到的飞鸽传书中知道了。

    望着李寿恭敬的神情,唐元贞默默的叹了口气:罢了,好歹是自己女婿,倒也没有便宜外人!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