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绝世镇封 > 第五百三十六章胡家
    乔远与梁蓉皆眼露不忍之色,可都猜到了这一幕,也只能任由她们痛哭。

    也许痛哭一场后,再想到齐四海已然惨死,她们也能放下过去的伤痛。

    修士不比凡人,寿元较长,对于感情的牵绊看的较淡。

    想想一个元婴期修士能活上千年,遇到的人不计其数,更是不知看到过多少生死离别。

    有的人更是看着亲人离去,爱人逝世,时间久了,在这种修仙家族,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是常态。

    如此一来,修士随着修为越来越高,对于感情看的便越来越淡,几番磨炼下来,剩下的唯有一颗坚定向道的心。

    梁芸丧夫已有三年,牵挂也有,思念更多,可她也明白自己的一生不过刚刚过去四分之一。

    未来的路还很长,她必须坚强起来,为了自己,亦为了小虎。

    痛哭了一炷香,梁芸便接过乔远递来的手帕,将脸上的泪水拭去,看向他们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小虎年纪还小,对于父亲的印象并不深,只是偶尔听梁芸提起过,哭罢也就忘了这些,躺在梁芸的怀中熟睡了过去。

    待梁芸将小虎送到了隔壁的房间,乔远才神色一正,看向她轻声说道。

    “芸姨,有件事很重要,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你问吧,芸姨一定如实告知。”

    梁芸并未因为乔远是金丹期修士而有丝毫疏远的意思,看他的目光依旧无比柔和。

    乔远没有丝毫犹豫,直截了当的问道。

    “芸姨,你是不是每到月圆之夜就有一种如坠冰窟之感?”

    梁芸听到此话,顿时一怔,眼中露出不解之色,随后看到梁蓉的目光,才明白定然是她告诉乔远的。

    “没错,芸姨自从踏上修行之路后,每到月圆之夜就会觉身心俱寒,这是老毛病了,乔远,你问这个干嘛?”

    “以前只是身心俱寒,可最近三年呢,芸姨,你是不是觉得……痛不欲生?”

    乔远知道锻阴之体在未沾染阳气之前,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也不会产生痛苦,最多也就是身体发寒。

    可现在,梁芸已然沾了阳气,又有三年时间未吸收阳气,锻阴之体的弊端便会显现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将会越来越痛苦,直至承受不住痛苦而死。

    梁芸听到乔远的问话,脸上顿时飞上一抹红霞,垂下眉眼点了点头。

    最近三年,每到月圆之夜,她的确越来越痛苦,而且心底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找一个男子交合。

    这种冲动让梁芸无比羞愧,以她的性子死也做不出那种荒唐事,便只有提前以灵绳缚住自己的手脚,咬牙坚持。

    “芸姨,你应该也察觉到了,那种痛苦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剧烈,你实话告诉我,你……你还能坚持多久?”

    乔远神情无比凝重,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

    梁芸回想起上次月圆之夜,就觉得浑身直冒冷汗,那时她为了减轻痛苦,整个人直接泡在一桶沸水之中。

    可即便如此,那种冰寒刺骨的痛苦依旧不能减轻分毫,好似血肉骨骼中长出了无数根冰刺寒刀,在刮她的骨,在剜她的肉。

    好不容易坚持了一夜,梁芸整个人直接被烫掉了一层皮。

    虽然对于修士来说,那种伤势不算什么,但她却清楚下个月的痛苦会更加剧烈,梁芸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坚持下去。

    “我……我不知道,也许这次我都坚持不下去,也许我还能坚持三五个月。”

    梁芸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发颤,摇了摇头,低声道。

    她的样子看起来极为无助,眼神透着茫然,显然对于自己是锻阴之体的事情一无所知。

    “芸姨,你放心,我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乔远伸手握住梁芸极度冰凉的双手,脸上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柔声道。

    其实解决此事最简单的方法便是,让梁芸再嫁一个男人,男女双修,自然就不会存在那种痛苦。

    可乔远看得出来,梁芸心中还牵挂着亡夫,让她此刻再嫁人,一来没有值得托付的人选,二来这毕竟不能根除锻阴之体的缺陷。

    梁芸感受到乔远手中传来的暖意,身子也慢慢止住了颤抖,脸上立刻露出一抹温煦的笑容,点了点头。

    可梁蓉却是一脸疑惑,凑上前问道。

    “找到解决的方法?乔远,你……你知道姐姐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乔远点了点头,随后便将锻阴之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芸姨还以为一直是自己身体有问题。”

    梁芸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颇为苦涩的说道。

    第二天一早,乔远便再次来到了内城,经过一番打听,他知道齐家的那位元婴期修士已出城寻觅齐德昌去了。

    如此一来,齐家便只剩下两位金丹初期的修士,乔远极为轻松地潜了进去,找到了齐四海的住所。

    可惜齐四海的住所已经被搬空,他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不过在经过一处侧院时,乔远依稀听到了其内传出断断续续的女子哭声。

    乔远神色一动,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侧院之中,发现一座阁楼大厅中挂着白帘,燃着白烛,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正跪在蒲团上,掩面而泣。

    “夫君,你……你放心,三长老已经出关,去城外寻找那凶手了……”

    妇人一边哭着,口中还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乔远仔细听了一会儿,就确定了此女的身份,她正是齐四海的原配夫人。

    乔远想着齐四海定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机缘,否则也不会知晓锻阴之体,而那种机缘,齐四海显然不会告诉他人。

    可乔远却没有在齐四海的储物袋中发现线索,想来他是将机缘之物藏在了某个隐秘之地,而这种隐秘之地,他的原配夫人说不定知晓。

    想到这里,乔远改变了面容,直接进入侧院,将那妇人逼问一番。

    虽说他没有问出齐四海的藏东西的隐秘之地,可却问出了另一个关键信息,那便是齐四海生前有一个最宠爱的侍妾,名唤胡玉。

    据那妇人所说,齐四海有什么事都会告诉胡玉。

    乔远得到这个消息,立刻找到了胡玉的居所,询问了侍女他才知晓。

    胡玉在得到齐四海死讯的第七天,便悄然离开了齐家,至于去了哪儿,却无人得知。

    仔细思量了一番,乔远猜测若胡玉知晓齐四海藏东西的隐秘之地,说不定会前往那里将其内的东西席卷一空。

    又打听了一些消息,乔远得知胡玉出自姜齐城不远处的一个小家族,便快马加鞭的赶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乔远在一处风景秀丽的山坳中,看到了一座城池。

    那城池便是胡家城,若是没有胡家的邀请,外来修士便无法入城。

    乔远收敛了全身气息,改变了容貌,悄无声息潜到了城池边缘,费了一番功夫,将警戒阵法打开一丝缺口,钻了进去。

    据他所知,胡家只有一位金丹中期修士以及一位金丹初期修士,乔远无意与这两位金丹期修士碰面,便随意找了个人,逼问出了胡玉的住所。

    可就在他赶往胡玉住所的路上,三道长虹从城门口急速飞来,散发的气势竟都是金丹期。

    乔远双目一凝,抬头看去,能感受到最前方的那道长虹散发着金丹大圆满气势,而后面两道长虹则是金丹中期与金丹初期。

    正事要紧,乔远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可就在他收回目光的刹那,那最前面的一道长虹竟突然停了下来,显现出了其中的人影。

    那是一名相貌极为英俊的青年,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身姿挺拔,气宇轩昂,一身银色衣袍,衣角绣着花纹金边,随风猎猎作响,更衬得他恍若神仙中人。

    那青年双目如电,停下身后,直接将目光投向了乔远所在的位置,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青年身后的两道长虹也停了下来,显现出两名中年男子,那两人顺着青年的目光向下扫去,可却什么都没看见。

    犹豫了片刻,其中一名头戴方冠的中年男子微微躬身,神色极为恭敬的问道。

    “使者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那青年又看了片刻,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向着前方飞去。

    至于那两名中年男子,则是对视了一眼,皆是一脸疑惑的跟了上去。

    刚刚青年目光所及的巷子中,乔远抬手散去了周身的隐匿禁制,眼中闪过惊诧之色,大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在之前早有准备,在那青年停下之际,便将禁制触发,隐匿了身形和一切气息,否则现在他恐怕已经被发现了。

    “他是何人?”

    乔远皱着眉头,轻声喃喃,有一种直觉告诉他,那青年很不简单,而且与自己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

    挣扎了许久,乔远还是放弃了前去一探的心思,刚刚他就差点被发现了。

    若是跟上去,一旦被发现,打上一场事小,耽误了寻找胡玉的事就不妙了。

    想到这里,乔远收起心思,继续向着胡玉的居所赶去。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