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121、挑战【19】冤冤相报【四更】


    “丁姐,咱生来宽宏大量,从不记仇,这事儿就此翻篇,行吗?”

    丁镜看了她两眼,然后道:“你不用这么凶的表情说话,我可能真的信了。”

    “操。”

    墨上筠没好气的骂出声。

    朝她笑了一下,丁镜晃动着手里的白菊,笑道:“这事儿是我考虑不周,下次给你送玫瑰。”

    “我不需要!”

    墨上筠回了一句,再一次回到被窝。

    丁镜没有管她怎么回答,自顾自地决定明天就送玫瑰了。

    作为一枚入睡困难症患者,丁镜给墨上筠洗完衣服后回到床上,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算是睡着。

    但是,她睡得不安稳。

    睡眠浅的墨上筠几次被她翻身惊醒,心想真是连趁着月黑风高灭她口的心思都有了。

    第二天晚上,睡眠严重不足的墨上筠,怀着暴躁的情绪直接“三连杀”,如同昨日一般跟人发出挑战进行比拼,赢了后就找下一组,一连三波人马被墨上筠折磨得怀疑人生。

    这一次,墨上筠一直到零点才回到宿舍。

    本以为丁镜已经睡下了,没曾想,她刚一推开门进去,就见丁镜从被窝里探出头。

    墨上筠:“……您成天当夜猫子,怎么还没把自己给耗死?”

    丁镜朝她友善地笑了一下,“客气了,我这身强体壮的,三天三夜不睡觉,那也耗不死。”

    说完之后,丁镜从床头拿了一支纸做的玫瑰,然后递给墨上筠,“来,姐做的玫瑰,不用客气。”

    “浪费纸张,可耻!”

    墨上筠鄙夷地说完,没有理会都伸到跟前来的玫瑰,直接拿了衣服去洗澡。

    然而,等她再回到床铺上的时候,却赫然发现,那一朵白玫瑰,就躺在她的枕头旁。

    至于丁镜,早已睡下。

    墨上筠:“……”卧槽,她身为一个受害者,到底招谁惹谁了?!

    好在今晚训练过度,墨上筠实在是太累,不仅没心思跟丁镜计较,还因为一沾枕头就睡下,整晚都没有被翻来覆去的丁镜吵醒。

    “尝到甜头”的墨上筠,为了躲避这个磨人的丁镜,开启了“疯狂挑战”的模式。

    每天早出晚归,凌晨四点消失在宿舍,一直等到深夜才回来,整理内务的闲杂琐事都丢给了丁镜,中间除了洗漱、洗澡之外,睡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左右,但因为睡眠质量好,墨上筠每天都精神满满的,一点儿都不觉得疲惫。

    唯一膈应人的是,丁镜不知哪儿来那么多无聊的时间,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墨上筠都会看到整齐的床铺上,放着一朵纸做的玫瑰,有时候丁镜为了情调,还会放上几朵野花来映衬一下,时刻提醒着早将那一拳忘记的墨上筠——必须要记住那一拳的耻辱。

    好在,时间飞逝。

    墨上筠执着的“挑战大业”,在第五天的时候,终于划伤了圆满的句号。

    除了那几个她认识的、熟悉的,所有“赤色·房间”“橙色·房间”“黄色·房间”的学员们,全部被墨上筠虐了个遍。

    虽然承诺不会说出去,但在白天见到墨上筠时,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对墨上筠的恐惧以及……执着。

    ——妈的,总有一天,他们会赢回来的!

    不过,对于他们那些隐藏的情绪,墨上筠都没有理会。

    *

    2月27日。

    难得的,今个儿早上墨上筠没有四点爬起来。

    所有计划中的挑战都已经结束,墨上筠连续几日都只睡了仨小时,预备今天补个觉,多睡俩小时再起来。

    四点的时候,唐诗和秦雪都起身去训练。

    墨上筠察觉到了,但一动都没动,任由她们动作。

    窸窸窣窣的声音,随着两次开门、关门的声音,就此结束。

    而,一直在隔壁的丁镜,却一直没有动静。

    墨上筠心有奇怪,但没有细想,再一次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正好是早上六点。

    看了一眼腕表,墨上筠翻身就从床上起来,然后伸了个懒腰。

    她下意识朝隔壁的床铺看了一眼,发现丁镜还在睡觉——看起来睡得还算不错。

    穿好衣服下床,墨上筠去阳台洗漱了后,重新回到宿舍里,赫然见到丁镜正打着哈欠从床上起身。

    放好洗漱用具,墨上筠抬眼看向她,问:“不去监督梁之琼?”

    “不用。”丁镜用手压了压头顶的一根呆毛,道,“跟她说好了,今天自己练习。”

    轻笑一声,墨上筠问:“成天当夜猫子,一周安心睡一晚?”

    “这算不错的了。”

    丁镜懒懒地回了一声,然后瞧了墨上筠一眼,似是察觉到什么,她只手放到栏杆上,直接往左侧倾倒,差不多倾倒近九十度来打量墨上筠。

    墨上筠冷眼看她,“干嘛?”

    丁镜挑了挑眉,笑道:“我发现你的淤青好了!”

    “……”

    哪壶不开提哪壶!

    深吸一口气,哲学导师·墨阴森森地看着丁镜,冷声道:“不会说话就闭嘴,行吗?”

    掀开被子,丁镜直接从床铺上飞跃下来,落地后也没穿鞋,直接光脚走向墨上筠。

    感觉到她走过来,墨上筠遂偏头看向她。

    然而,刚一转头,丁镜就伸出手指,勾住了她的下巴。

    墨上筠的神色顿时冷下来,她警告道:“放开你的狗爪子。”

    正常来说,任何看到墨上筠这种神态的学员,都恨不得离墨上筠十万八千里,见着就避着走,甚至都不敢跟墨上筠眼神对视。

    偏偏身为打不死小强的丁镜,不怕死地朝她笑了笑,调戏道:“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话音刚落,门忽然被推开。

    丁镜和墨上筠都抬眼朝门口看去,而唐诗也正好盯着她们看。

    三双眼睛,两个方位,互相对视。

    眼睛眨啊眨。

    这时,丁镜的手指,还勾着墨上筠的下巴。

    因生理期而提前赶回来的唐诗:“……”

    她,她什么都没听到!

    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于是,唐诗沉默地关上了门。

    下一刻,她听到门内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丁镜,你找死!”

    紧接着就是丁镜的声音——

    “诶诶诶,我还没穿鞋呢……你悠着点儿,别闪了腰……至于吗,就摸了你一下……我擦,你下手太狠了吧……”

    唐诗默默地靠着墙,抬眼看着走廊外面慢慢亮起来的天空。

    哎。

    她一直都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活的好好的,非得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去作死呢?

    活着,不好吗?

    *

    五分钟后,门被拉开了。

    墨上筠沉着脸从里面走出来。

    等她走远之后,唐诗才慢慢地走进宿舍,一进门,就见到丁镜坐在椅子上,两条交叠翘着二郎腿,用一块碎片镜子照着自己的脸。

    唐诗注意到,她的右眼眼角处,多了一块淤青。

    终于,唐诗松了口气。

    一报还一报,这一场从第一天开始的大戏,终于在今日画上了句号。

    而且,这句号画得……无比完美。

    唐诗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检查完自己的伤势,丁镜朝唐诗看了一眼,抬起手指指了指自己右眼的淤青处,朝唐诗挑了挑眉,“你说我在这儿画朵花儿,会好看吗?”

    唐诗犹豫了下,认真地回答:“好看不好看不知道,但您肯定会再被墨教官打。”

    丁镜:“……你说的有道理。”

    鉴于墨上筠的下手程度实在太重,丁镜不能保证自己再挨一拳还能不动手,所以再三犹豫之下,丁镜最终放弃了“在淤青上画一朵花”的突发奇想。

    而,全程旁观的唐诗也就此松了口气。

    ——反正她算是看明白了,墨上筠就那一拳的事情早就不生气了,是丁镜一而再再而三地作死去招惹墨上筠,才会让墨上筠一直想法子使唤丁镜。

    从而导致她们这个宿舍一直没个安宁。

    总而言之,经过早上这么件事儿,先前那一拳的仇,墨上筠算是报了。

    只要丁镜不继续作……这个宿舍在剩下的这两天一夜里,应该可以保证平安无事。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