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漾影人 > 231.微妙的态度
    蔡烨在林少心目中,地位比较微妙。原本她只是最新的女友,比还在交往的以前那些,兴趣更大一些而已,这也有了他撂给蔡烨的狠话:“女人千千万,你能担当几种。”只是将她当成了发泄的工具。

    自从他将蔡烨推出来勾/引万消,在林少的心中,忽然多了一种患得患失的留恋。秋香的出现,蔡烨本应沦为他的第二梯队,但是,每次和秋香的激情消退后,总会和蔡烨去比较,沉溺于秋香的野性多一分,那种失去蔡烨的烦躁也多一分。

    秋香开着车,一路向HZ进发。林少半眯着眼睛养神,心里却翻涌着被戴绿帽的羞辱感。“性子温存的蔡烨,那具泛红温热的身躯,昨夜在旋转餐厅,是否也被万消‘愿意’了?”越看不到视频,各种YY的想象越多,怎么难受怎么想,他心头忽地烦躁不已。

    “去HZ中院,明天就要开庭,我去看看。”林少说着,也同时给王副局长留言。

    万消正想了解他们的安排,一路监控着林少和王副局长。他们到中院门口,居然也要被安检,所有智能设备,都留在了会客室外面。

    万消侵入中院的安防系统,看到两人被工作人员,客气地引进了一位副院长的办公室。一刻钟后,两人走了出来,神色中并没有那种胜券在握的笃定。看林少几次欲说还休的样子,似乎有戏。

    在中院门口,王副局长有司机在等候。下了法院门口几十个台阶后,林少停了下来,王副局长也站定,“问题不大,稍安勿躁。他们这是在等更多的好处。”

    “娘的,要什么,我给。看事后能不能消化!”林少心中本就不快,此时有戾气写在脸上。

    “要的不是钱财,是林大人的承诺。放心,你老爸自会处理,其中的微妙,不是我们能想象。”王副局长在中院门口不便多留,钻进轿车走了。

    这期间,秋香并没有和MP联系。看到林少出来,也只是升起了车门等候,此时的表现,是一名标准的职业司机。金色的卢,就像张开了翅膀等待飞翔的大鸟。

    “万消,你在哪里?”蔡烨打了电话过来。

    “我在公司!”万消确实在杜氏材料公司,今天已经叫人来打扫。此时的他,正跟在一名园艺师身后,准备把厂区好好装扮一番。杜宛适的近期表现极好,万一醒来了呢?

    一同过来的,还有王少。这家伙头上顶着棒球帽,脸上戴着口罩,老实地跟在蔡烨后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的跟班。

    “整啥玩意,你还有心情呀!”王少隔着口罩,那声音依旧洪亮,“走,我们去一个温泉山庄。”

    “不去!”万消一口回绝,“明天都要开庭了,我还要等XX事务所的联系。”

    “没用!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何况……”王少说到一半不说了,眼睛在厂区乱瞄。

    “只是找一个不会被监视的地方。”蔡烨凑上来,小声地说了句,然后期翼地看着万消。

    “我这里就不会。”万消对着不远处跟着的老童喊道,“关了这里的监控。”

    然后对园艺师说道:“都按照你的思路来,明天可以完成吗?”

    看着园艺师犹豫着想说些什么。

    “费用不是问题,夜间就可以动工,树木一晚上移好。明天移植首批花卉,如效果可以,就签订长年合同。”

    看着园艺师急匆匆地出了大门,万消拍拍手上的灰尘说道:

    “好了,我这里也有个总裁办公室,绝对安全。对了,你们把手机和智能手环放在这里晒太阳。王少没事,你的定制货,人家看不上。”

    万消边走边分析,赌和毒,自己是必须拒绝的,这样可以营造自己是九处成员的假象。但是,又不能拒绝得太干脆,那压力会移到杜宛适那边去。

    林少那边应该等着自己犯纪律错误,然后要挟自己置换股份。他的目标首先是20%,这样他就实现了跨国公司的业务架构,还有就是获得了金色的卢和秋香。

    拒绝不一定是一刀切断,也可以是一个过程。快慢需要有个度,这时机无法分析,只有人类的跳跃性思维,在某个情景,突然生成。

    “你这也是总裁办公室?”王少一进门,脱下帽子和口罩,可以看到肿还在,淤青明显。“我给小弟的休息室,也比你的这个强。”

    “废话少说,你过来不会就为了消遣我吧。”万消大咧咧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两人,指了指沙发,“老童每天都来擦拭一遍,还算干净。”

    “老子被王少揍了,原因是办事不力。”王少居然也是开门见山,“昨夜的旋转餐厅,是我的有意安排,就是为了录下你抽麻今烟的视频。听说你是九处的?”

    “我不是抽了?”万消没有回答,跳过话题。

    “但是录像设备突然坏了。万消,兄弟,前面是我对不起你先,这里给你道歉。”说着,给万消深深鞠了一躬。“你们,一个是管政法的首长儿子,一个是神秘的九处成员,能不能给我指条活路。”

    “呃,此话怎讲?”万消知道应该欲盖弥彰一下。

    “还有这位蔡烨女神,她也需要你指条出路。”王少弯着腰说。

    原来这样呀,两人一起来。万消明白了。

    “我知道这样说,有些下作,但是,真的只有你能帮我们了。”王少站直身体,指了指自己的脸,“昨夜跟打孙子样的抽了我一顿。你也知道,像我这种纨绔,只是占着老爸的几个臭钱,哪有什么势力?”

    “你爸好歹也是一名省管干部,谦虚了。”

    “唉,还不如当老板自己赚钱。你应该知道,董事长,那只是一张纸,随时都可以写成其他人的名字,盯着我爸位置的人多了去了。”王少哭丧着脸,“因此,我爸必须走好上层路线,那都是需要金钱开路的。”

    “所以就去贪,顺便多贪一些,让你挥霍。”万消帮他说,这样有种九处的模样出来。

    “是呀是呀!”王少居然毫不忌讳地承认,“因此,林家得罪不起。有道是‘百善孝为先’,我这个做儿子的,昨夜想了一夜,不能得罪了林家。只能……”

    “只能得罪我了!就是认定我好欺负。”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