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龙墟 > 第320章 九州圣人!(补一)
    嚓!!

    黑暗中,火星一闪而逝,一朵幽蓝幽蓝的火焰便在“火种打火机”上燃起,微微摇曳,姿态柔美。

    蓦然,那朵幽蓝火焰朵猛的一摇,刹那间周围,原本慢慢悠悠流动的风瞬间崩腾汹涌起来,呼呼猎猎的响,随即便疯狂的朝着“火种”汇聚,不过眨眼的功夫,一个漏斗形漩涡便形成了。

    紧接着这个漏斗漩涡的体积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变大,气流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越凶,俨然有向台风龙卷衍变的趋势——便是不远处的瀑布都被气流席卷,截断,化做气雾。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一个龙卷风真的就形成了,高达三十多米,疯狂的扭动着,摇摆着,仿佛一个动人的美女跳起了旋转的舞姿,有着一股残暴的优美。

    偏就在这个“龙卷风”的正中心,那朵幽蓝色的火焰苗子依旧不紧不慢的摇晃着,半点不受影响。

    同样不受影响的还有牧唐,他也身处“龙卷风”的正中心。他并没有穿“圣龙战衣”,只穿了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休闲装,可即便是非常贴身的休闲衣裤,此时也别风吹的波澜起伏。

    唯独他这个人,昂首挺胸,岿然不动!

    换个人来,哪怕是“超人大能”,面对三十多米高的强劲龙卷风,怕也不可能纹丝不动。可是牧唐做到了。在那股“龙卷风”中,仿佛他这个人完全是不存在的一般,无论多么强劲的风力,都作用不到他的身上。

    “龙气”,对“龙”,理所当然是无效的!

    此刻,牧唐的心里是非常欢喜的。

    真个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以为这次要血亏而归,结果撞上了“陆行龙”,然后沿着它的活动轨迹寻找到了“龙脉”所在。

    这老天,虽然总是坑自己,可只要自己没有被坑死,往往能有巨大的收获——撞上“陆行龙”就是福祸相依,先祸后福。自己若是没抗住,最后也就是它腹中的点心,隔日的一坨排泄物……

    按牧唐的估计,这么大一条“龙脉”,“龙气”旺盛充盈,就算不吸干,也足够“火种”吸收到饱了。不需要多,只要20%,便足够“祖龙城”可劲儿的运转。

    当然咯,若是情况允许,牧唐很乐意多吸一点,能量越充足,“祖龙城”便能发挥出更多的神通!

    然而……牧唐察觉到地面微微颤动起来。

    紧跟着,“咔嚓”一声,岩石碎裂的声音传入牧唐的耳朵。

    砰!

    一块石头突然从天坑上砸下,就在牧唐所站立位置的不远处粉碎。

    牧唐果断的合上了“火种”。

    大地在“抗议”!

    这说明,牧唐所能吸的“龙气”已经达到临界了。

    牧唐拿起“火种”查看,脸色随即一黑,上面显示剩余能量:18.5274%……

    这尼玛,就差2%,要不要这么坑?

    对“火种”来说,20%的能量也是一个临界。达到了这个数,变更实现最基本的能量循环,达不到,能量循环就要大打折扣。

    20%的临界不是随便定的,这里牵扯到一系列的机制,若是在不满足条件的情况下便启动能量循环,“祖龙城”必定会有一个环节因为能源供应不足而出问题,有道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平时也就罢了,万一遇到紧急情况,突然掉个链子,那可就……

    牧唐脸色阴晴不定。

    他现在想的是,要不要顾忌所谓的“故土情节”。

    若是不计一切的继续吸收“龙气”,别说2%,再来好几个20%的能量都能吸收到,直至将“火种”吸满100%都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这么做的后果……恐怕会给“九州故秦大地”带来一系列的天灾,引爆一些人祸,进而动摇国家根基,败坏国运,最终将导致怎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且,世间有因果报应,无论现在做什么,都是因,将来必定会有果,最终还是会报应到他自己的身上。

    这么做,真的值吗?

    ……

    ……

    就在牧唐纠结的时候,同一时间,九州共和国京城,五里亭旧街。

    京城人旅游业中流传着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想要领略科技最前沿,去‘南关村’准没错,可您要是看地地道道的老京城范儿,那您必须去‘五里亭’,通透,敞亮!”

    传统,老东西,旧风俗……凡是岁月沉淀的一切,在“五里亭”旧街都能见到,比如说“果子摊饼”啊,这是吃的;比如“斗蝈蝈”呀,这是玩的;还有“澡堂搓背”啊,这是乐的;还有诸如卖古董旧物的,比“潘家园古董市场”那边都实在!

    还有个一个古往今来经久不衰的行当,京城别地儿没有,唯独“五里亭”这头还有,那就是算命!

    此时此刻,京城的天气晴朗,暖和,不热,大好。这种天气,又是两三点的功夫,“瞌睡虫”到处乱飞,“五里亭”满街都是打哈欠的。

    在靠近“五里亭”旧街街尾的地方,摆着一个算命摊子,摊子旁的招子上写着“陈半山”,然后就是一个趴在摊子上呼呼大睡的人,一身算命先生的打扮,那衣服都洗的发白了,还有好几处地方打着补丁,有些补丁都还脱线了,整条街的旧物恐怕都没有他这身衣服旧。

    值得一说的是,那“陈半山”三个字,应该是“陈半仙”才对。“仙”字的那个单立人不见了,但却能看出一个单立人的白色印子,很醒目。

    “喂,算命的?算命的!”

    一对年轻男女来到这个摊子前,那男的敲了敲桌子,用了些力道,口气有些冲,似乎心情不太好。他旁边的那个女的也抱着肘子,摆着脸色。

    算命先生抬起头,一脸惺忪睡意,嘴角还留着哈达子。尤其扎眼的是他上嘴唇上的胡子竟然都脱胶了一半——那胡子就算不脱胶,一看也知道是假的。

    无视那黏上去的假胡子再仔细一看,这算命先生竟然非常年轻,看着像三十多,又像是二十多,总之非常年轻。

    年轻的算命先生“啊”的应了声,“嘛事儿?”

    “靠谱吗?”那个女生秀眉紧皱。

    那男的也皱着眉头,道:“你就是陈半仙?我朋友接受我过来的,说你算的很准,你给我们算算。”

    年轻的算命先生打了个哈欠,抓起摊子上的玻璃保温杯,喝了一口茶,还在嘴里咕噜咕噜的漱了一下才吞掉,他似乎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胡子都脱胶了。

    “两位想算什么呀?事业,财运,姻缘,还是……”

    那男的道:“你看我们像是来算事业和财运的吗?”

    那女生干脆利落的说道:“我们来算姻缘,你给我们算算,咱们两个合适不合适,能不能过到一块。”她这话的语气,满是对年轻算命先生的不信任。

    坦白说,要不是听人说这个“陈半仙”怎么怎么神,看到他那脱胶的假胡子,她就想走了。

    陈半仙嘿嘿笑道:“好说,好说,别的我陈半仙不敢夸口,这算姻缘可是我的强项。那……烦请二位把生日给我报一下?”

    两人把生日都给报了出来。

    陈半仙跟着又看了他们的面相,还有手相,最后闭眼掐算了一会儿,眉头就拧一块儿,“这个……这个这个……”

    那男的道:“什么这个那个的,你倒是说,我们两个到底合适不合适?”

    陈半仙道:“二位想听真话呢,还是想听假话?”

    女生道:“你这不废话吗?听假话我还来找你?哼,某些人最擅长的就是说假话。”说着,她往那男的身上瞟了眼。

    那男的也道:“什么真的假的,你就实话实话,算出什么来就说什么。”

    陈半仙道:“真话……那我可说了,说了你们可别打我。诺,派出所就在不远处,里面的刘警官可是我这的常客。”

    男的道:“你哪这么多废话啊?”

    陈半仙道:“真话就是,二位不合适,越早分越好……”

    那男的当即就火了,“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说我们不合适?你给说清楚!”

    那女的冷哼道:“看吧,我就说了我们不合适,现在你没话说了吧!”

    陈半仙道:“这位先生别急呀,我算出什么来就说什么,我这还没说完呢。”

    “你说!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砸了你这破摊子,还陈半仙呢。”

    陈半仙道:“这位小姐虽然家境富裕,但天生败财相,命里破财招灾,不掌财便罢,一掌财就破,多少都不够。破财相我也见过不少,可破的这么狠的,还真是头一遭见……”

    “你说什么!?”这话换了那女的尖叫了,“你说我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陈半仙手一摊,“这些就是我算出来的,我姑且说之,你们姑且听之,信不信得看你。”

    “瞎了你的狗眼,姑奶奶我家家产过十亿,我就是混吃等死,十辈子也花不完。竟敢说我什么天生败财相?我呸!还陈半仙,我看你分明就是骗子。哈,”无语的笑了声,对那个男的道,“我真是和你吵昏头了,竟然陪着你来这种破地方找气受。”说完便大跨步的离去。

    那男的张口喊了两声,女生只当没听见,他便狠狠的瞪了陈半仙一眼,撒腿就追了上去。

    “哎哎,先生你还没付钱呢,”结果自然是半子儿也没有捞着,陈半仙摇摇头,不爽的嘀咕道:“好心指点你迷津不听,以为泡了个可以少奋斗一辈子的妞儿,以后给她拖一辈子可别后悔。”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胡须脱胶了,嘀咕两声,正要伸手粘回去,突然身体僵住了,眉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皱起来了。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九州国运’竟然松动了?”

    倘若牧唐听到陈半仙的嘀咕,一定无法淡定。

    一个人,只有一种情况能够感知到一国国运是否松动,那便是当一国国运直接关联在那个人身上的时候!

    在古代,这个人往往是一国帝王。

    但在现代却不是,毕竟政治体制多样性的现代,很多国家的元首领袖都是选举产生,国运很难维系在这样的领袖身上——帝制国家除外。

    而“九州共和国”的国运只关联在一个人身上,那便是坐镇、守护这个国家的“九州圣人”!

    这个胡子脱胶的年轻算命先生,赫然便是45年前以一己之力扭转“九州国运”的圣人,华英雄……

    悄无声息,华英雄消失不见了。

    他要沿着那个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方向前去探查一番。

    “九州国运”松动,这个可是破天大事,他必须探查明白!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