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女帝问鼎娱乐圈 > 第620章:系安全带
    陆泽诚“噗嗤”笑出声来。

    他眉眼俊朗英气,不笑的时候带着一丝上位者的威严,一旦真心笑起来五官柔和起来,不但变得温柔,甚至眼角眉梢带了点点让人难以言喻的邪魅。

    他现在做为陆泽诚的样貌和当初在大燕的时候做六皇子的样貌完全不同。

    可这一刻在聂瑶眼里,两个长相完全不一样的人却奇迹般的融合到了一起。

    那些在脑海深处翻涌的遥远记忆一时冲击的聂瑶有些呆怔。

    陆泽诚一直盯着她的动作。

    他眼睛里泛着光,好像是星辰,可这一刻他的视野却又很小,旁边的景物像是都被虚化了,看清楚的只有眼前的聂瑶。

    见她难得露出有些傻气的模样,倒是和十五岁前还未及笄的聂瑶有些像了,陆泽诚心底更加柔软。

    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秀发,倾身给她系安全带。

    聂瑶没想到他会突然弯腰贴过来,本能身体跟着一僵。

    等发现他只是给她系安全带时,这才放松下来,可是耳廓后已经情不自禁浮上了一层薄红,瞬间铸的高高防备也撤了下来。

    陆泽诚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倾身给副驾驶的人系安全带时却带着一些生涩,显然平常是从不做这种事情的人。

    一个安全带他系了半分钟。

    等终于听到那声轻微的“咔嚓”后,连聂瑶都觉得松了口气。

    男人离她很近,她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浅淡的香味,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

    陆泽诚突然这么贴近,让聂瑶觉得很不习惯。

    安全带系好后,陆泽诚却迟迟不撤离。

    聂瑶有些恼,本来垂在身侧的双手撑到他肩膀上,拧着淡眉,“陆泽诚,你好了没?”

    车内根本就没开灯,只有旁边一盏路灯投射进来晕黄的光晕,让车内不至于太黑暗。

    暖黄的光好像带着温度,让明明暗暗的车内也开始升温,一切细节这个时候都在被放大。

    陆泽诚微微敛目,在昏暗中就能看清聂瑶的脸,两人靠的这么近,他情不自禁心跳加速,面对心爱的人,平时的冷静和控制根本就是笑话。

    还不等聂瑶用力推开他,聂瑶就感觉脸上多了一抹轻柔微湿的触感。

    这种触感很快移动到了嘴角。

    柔软馥郁的感觉和味道,让聂瑶瞬间失神,当发现陆泽诚呼吸的节奏开始变乱时,聂瑶猛然反应过来,想要用力推开他。

    但是此时陆泽诚坚实的像是山峦一样,根本推不动。

    嘴角湿润的触感很快就又换了地方,聂瑶一股怒气被他激上来,突然微启粉润的唇瓣,含住他微薄柔软的唇。

    陆泽诚心中一喜,还以为聂瑶已经同意,他激动地探进去,还没捕捉到那抹柔嫩,唇瓣就传来尖锐的疼痛。

    他本能的微微撤离,聂瑶趁着这个时候用力推了一把,将他从她身上推开。

    聂瑶狠狠瞪了陆泽诚一眼,“陆泽诚,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陆泽诚也没想到自己刚刚会失控,只是就这么靠着聂瑶,他就忍不住。

    他拳头抵着唇瓣有些尴尬的低咳了两声,掩饰微微的狼狈和意犹未尽的感觉。

    虽然被聂瑶这么咬了一口,但是他心底却仍然甜蜜。

    陆泽诚撤回来,情不自禁舔了一下自己唇瓣,好像聂瑶的味道还留在上面,他迅速把自己的安全带系好,岔开话题,“阿瑶,去天然居怎么样?”

    聂瑶瞥了他一眼,“你不是都想好了吗?”

    陆泽诚低沉地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聂瑶柔软的黑发,车很快就开离了这处昏暗又暧昧的拐角。

    天然居,陆泽诚早就打电话给经理预留了包间,连一些菜式需要的材料他都交代经理提前准备了。

    他带着聂瑶到的时候,经理已经提前知道等候在大堂。

    等到聂瑶坐下,陆泽诚把菜单递给她,笑着问:“阿瑶,还要点菜吗?”

    聂瑶来过一次,对天然居的印象很深刻,摇头,直接对陆泽诚道:“随便上几个菜吧。”

    陆泽诚把菜单放到一边,低声对经理交代,“按照我之前说的上菜。”

    经理点点头,拿着菜单很快就出去了。

    等了不到十分钟,服务员陆续进来上菜。

    菜色不多,只有五个,但是一盘盘精致的菜肴装在特色的陶瓷盘中,再配上天然居仿古的装修,仿佛真的是在几百年前的古代酒楼雅间里吃饭。

    聂瑶看着眼前一盘盘都是自己爱吃的菜,举着筷子有些发愣。

    陆泽诚用公筷给聂瑶夹了块鲈鱼,“阿瑶,味道和你以前喜欢吃的芳斋的有一点不同,你尝尝。”

    聂瑶盯着青瓷小碟中那一块沾着卤汁的雪白鱼肉,神情有些恍惚。

    顿了几秒,才将那块鱼肉夹了放进嘴里。

    鱼肉沾着卤汁没有任何腥味,鲜嫩偏甜,几乎与她记忆中的味道重合。

    聂瑶突然抬头看了陆泽诚一眼,“六哥,其实我有很多年没吃鲈鱼了。”

    陆泽诚怎么不知道,他去了边塞后,为她守着边境,胆怯的不敢回京。

    一开始,他还能从自己亲信那里得知聂瑶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

    后来,她赌气的切断了他一切的消息来源。

    他也从亲信口中知道她的一切喜好都大变。

    原来喜欢的、尤其是他知道的,全部都变了。

    为此御膳房的御厨都换了好几批。

    聂瑶确定他再也不会回京后,她的桌上就再也没有过鲈鱼。

    陆泽诚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捏住,顿时又酸又痛。

    他又给聂瑶夹了块鱼肉,“没事,以后多吃点,我陪你吃。”

    以前他带她上酒楼吃饭,大多时候都是他给她布菜,他边小酌几杯边看着她吃。

    那个时候,少女容貌娇嫩,表情天真,每每吃到喜欢的菜时,都控制不住多吃,他从不像聂瑶母亲兄长那样管束她,让她适可而止,常常还给她多夹几筷。

    聂瑶没再说话。

    沉默的吃着饭。

    陆泽诚像是那个时候一样,不时给聂瑶夹菜,他自己吃的倒是不多。

    来到华夏,聂瑶能完完全全按照自己喜好用饭还是第一次。

    一不小心就有点吃多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