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六十九章 ‘晨练’

        “啊!!!”



    清静的早晨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打破。



    这两星期以来持续不断的赶路,身体已经极其疲惫,牧北昨晚睡得是太沉了,以至于沉到床上多了个人都没发现......



    昨晚盛佳静睡在客厅沙发上,酒稍稍醒了一些后,发现自己没有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摸到了主卧中,也没发觉床上还多了个人,倒头就睡。



    现在他们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她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住牧北,双腿夹住牧北身体,手臂箍着他的脖子,应该是把他当做抱枕了。



    而且,重要的是,盛佳静已经把外衣脱掉,现在只剩下.......



    “你是谁!怎么会睡在我床上!”



    她飞快的将被子夺过,护在身上防止走光,双眼怒视牧北。



    “你酒还没醒吧?这是我的床!”



    牧北此刻可没有欣赏的心情,他现在一阵头大,只怕是没法善了了,他感觉到了身边那家伙已经在调集力量,身上灵力波动剧烈,只怕他说话一个不对便要发难。



    {昨晚真应该把她丢门口!}



    “放屁!无耻小贼!这明明是我的......恩?!!!”



    她刚说到一半,看到房间内的布局装饰和她房间完全不同,好像真的不是自己的房间。



    “不可能!”



    她身影一闪从床上消失。



    只听得主卧外一阵顶铃铛啦的声音。



    “怎么可能!真不是我的房间!妈的,我的衣服怎么散在地上!”



    不一会儿,盛佳静重新出现在主卧,她现在已经穿好衣服,满脸冰霜,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全身灵力波动剧烈。



    “你这个恶徒,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她只记得昨晚朋友邀约她去吃饭,然后自己上了公交车,后面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说小姐,你昨天喝成那样你自己没个x数吗?我可是好心把你捡了回来,一句感谢不说还骂我是恶徒,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牧北也已经起身穿好了衣服,他仰躺在靠椅上,看着盛佳静说道。



    “你!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气死我了!!!”



    盛佳静此刻无从发泄,昨晚的事情让她羞愧难当,从小到大都没这么抱过男人,而且现在一看,好像昨晚抱的是个比她还小上两岁的学弟??!



    她突然发难,双手灵力流转,如白脂玉般修长的手指似锋利的剪刀攻向牧北。



    女人就是这样,就像男女朋友吵架,才不管对不对,都是她对......



    {昨晚吃了这么大亏,先修理他一顿再说!}



    心中想到,手上毫不留情,攻向牧北胸口要害。



    “我靠!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嘴上调侃着,牧北从躺椅上弹起,一个下蹲避闪,随后身影快速挪移,下一刻来到盛佳静身前。



    {好快!}



    没想到这个小学弟身手如此了得,盛佳静急忙后退,稳住重心后变招又攻了过去。



    她可是学院内有名的高手,本以为对付这个可能是新来的小学弟搓搓有余,没想到好像踢到铁板了。



    她酒还未醒,真元运行不畅,开始就落了下风。



    数息间,两人对拆十余招,盛佳静久攻不下,心中怒意又起,一个后退,双手各有灵力化成五根长针。



    “本来还想留手,看来你是真欠收拾!”



    虽然是战斗医师,但本质上还是医师,手中灵针出现后她气势徒增,身影如鬼魅般攻向牧北。



    “看我的‘千幻灵针’!”



    手中十根灵针激射而出,全部射向牧北周身要害,瞬间双手手中再次出现十根灵针,再次激射而出,随后身影已经来到牧北身后,双手各有两根灵针,目标还是他的背后要害处!



    这‘千幻灵针’既能在平时救人所用,也能当制敌利器,一旦被这灵针刺中,便会在短时间内全身像麻醉一样,完全失去战力,是专门培育医疗型修真者的‘千幻宗’绝技!



    “我说能不像个母老虎一样打打杀杀的吗,我来教教你,女孩子要温柔!”



    看到那些将他退路都封锁的灵针,牧北眼神严肃。



    “喝!”



    知道躲避不了,他干脆立于原地,全身灵力内敛,皮肤变得晶莹,任由那些灵针射到。



    叮叮叮叮叮!



    像是击中了金属,那些灵针在牧北皮肤外面停住,再也不得寸进。



    “不可能!”



    盛佳静双眼瞪圆,她的灵针可是连钢板都能刺穿,此刻却是连牧北的表皮都没破开。



    她哪知道,牧北修炼的《太古神体》在这段时间的修炼已有所成就,很快就能将第一层修炼完毕,肉身看起来虽洁白如玉,但却是犹如钢浇铁铸,寻常刀剑都无法造成一丝伤害!



    “呵呵!”



    牧北猛地一个吸气,像是将附近的灵气都吸空了一般,连那些定在身体上的灵针都渐渐变短,从皮肤毛孔中被吸纳入体。



    “呼~”



    随后一口浊气吐出,连周围的空气都像出现了一股清晰的脉动。



    ‘小擒拿手!’



    牧北使出了古武战技,身影比刚才还快了一呗,双手一前一后往盛佳静手腿要害抓去。



    之前她就有些有些醉意未醒而跟不上牧北的速度,此刻哪还反应的过来,瞬间被拿住要害,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放手!色狼!色鬼!流氓!”



    现在的姿势有些尴尬,牧北站在她身后,右手横在她的胸上牢牢锁足脖子,左手将她的双手抓在一起死死顶住屁股。



    但牧北不管这么多,当做没听到,抽出右手飞快的在她身上几处大穴一点,将她全身灵力封住,然后不知从哪取来胶布,往她嘴巴上一封,最后随手一甩,将她扔在了床上。



    “看来道理是讲不通了,还好有证据,给你看看昨晚的监控录像。昨晚我可真是做好人把你带回来,你可别狗咬吕洞宾啊。”



    打开光脑,投影出一道光幕,上面播放的正是昨晚上进入别墅后的影像。



    画面中盛佳静烂醉如泥,瘫倒在沙发上,还说着一些听不懂的梦话......



    她看着脸越来越红,想着这次是真的栽了个彻底,还是在一个新生学弟面前......



    对了!学弟!



    她朝牧北看去,恨不得将他的样子刻在心里,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是感谢他还是恨他,反正至少有一点是没办法了。



    她今天早上被牧北看光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