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八十二章 家贼

        夜深,主卧内只开启了一盏暖灯。



    “张管家,你说白天那位仙医研究学院的学生他真的有办法治愈家主?”



    小丽坐在维生舱数据监控前,问着不远处的老者。



    张管家负手站在窗前,望着天空中的圆月,面色有些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小丽的问话,转身对她说道:“一个刚入学的新生,你说有可能成功吗?最后他还说要回去准备,我看试借机溜了,要不是小姐拦着,我早把他轰出去了!”



    “唉,倒也是.....害的我们又打开了一次维生舱,那小子真是可恶,明明没什么本事,就装腔作势的随便看了一看,都没用什么检查仪器。



    像之前来的那几个知名医师,哪个不是带了最先进的诊疗设备过来的?这小子居然只看了十分钟不到就说自己能治,真当我们好骗不成,不仅是无知,而且是狂妄!”



    小丽越说越来劲,握起了小拳头,直接站了起来。



    “唉,好了小丽,都过去了,下次这种小P孩就别放进来了,浪费时间。”



    张管家摇了摇头,又说道:“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看着。”



    “可是张管家,今晚是我值班啊......”小丽明明困得要死,之前都打了好几个哈欠,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就说是我说的,没事。”



    张管家摆摆手。



    “那就谢谢张管家了。”



    小丽听到这话,对他微微鞠躬表示感谢,随后一路小跑着回房睡觉了。



    房间内只剩下张管家一人,他面朝维生舱中的邓伟宏,原本有些伛偻的背挺得笔挺。



    房间内一时间很安静,有些安静的过头了,以至于气氛感觉有些凝重。



    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开口。



    “邓伟宏,本来我只打算让你一直这么睡下去,直到死去也就算了,也算是对你这三十年来对我不薄的回报。但没想到小佳这么执着的为你寻医看病,今天那小子说能叫醒你的时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他越说语气越重,面色也渐渐开始狰狞。



    “我想了又想,免得夜长梦多,所以还是决定亲手取走你的性命吧!”



    维生舱的舱门被打开,张管家目露凶光,右手已经抬起,正准备往要害拍下一掌!



    “去了下面别怪我,好好想想你对梦蝶做的那些事情!”



    就在这时,房间内所有的灯光都被打开,走廊上传来许许多多吵杂的脚步声。



    “卡!好了好了好了,各单位收工!杀青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张管家猛地转身,看到牧北正站在后面微笑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没听到杀青了?手还放在那里干嘛?不要领便当了是吧?!”



    牧北再次开口,还伸起中指对他做了个联邦公认手势。



    “是你这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没感知到附近有人?”



    被抓了个正着,张管家也不慌张,缓缓收回手掌。



    “我是来看戏的吃瓜群众。”牧北回答,依旧带着笑意。“就带了个能传输声音的窃听器而已。”



    “看戏?!只怕你要没命了!”张管家杀心已起,被看到了刚刚那一幕,说什么也得将这个他看起来脑子可能有些不清楚的小子先解决了。



    牧北摊摊手,道:“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看戏的。”



    “还有我。”



    大门被打开,声音很冰冷,邓佳依旧是穿着白天的白色长裙,缓缓走到了牧北身旁,面色比白天更憔悴了。



    “邓小姐,我没说错吧,白天的时候我就发现这老梆子不对劲,故意说出病因激他,只不过这老混球有些心急啊,本来还想着要再等上几天。”



    跟着邓佳一起进来的,还有三十多位全副武装,带着武器防爆枪的保安护卫。一冲进来便将张管家围了起来。



    “小姐?!”



    看到邓佳进来,他情绪才有些波动。



    “张伯,你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待我就像待自己女儿一样,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做,我希望你给我个解释。”邓佳语气有些哀伤。



    “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解释的。邓伟宏这个畜生!十年前在梦蝶出事的时候居然还在逍遥快活,之后不到一年便迎娶新欢,那时我便恨不得亲手将他五马分尸!但我忍住了,不值得为这个畜生毁了自己,我是修真者,还有大好时光等我去享受。”



    说道这,他语气开始变得凌厉:“所以我这些年来托人四处寻找,总算在前年找到了这种方法,到时候谁都不会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或者说成为活死人。哈哈哈哈”



    “不就一个‘梦魇咒’,你居然还找了近十年,真是傻到家了。”



    牧北开口说,还用一种看傻子的眼光看着他。



    “什么‘梦魇咒’?这可是上古大派大梦圣地的秘法‘梦里轮回’,中法者一生一世都将沉沦在梦境当中,除了他们门派内的秘咒可以解除之外,其它无法可解,现在已经失传,就是连我也不知道这秘咒!”



    张管家负手而立,到现在他也不急着杀邓伟宏了。



    “什么!”



    这话岂不是说她父亲已经没办法醒过来了?,邓佳双脚一软,人差点倒了下去,幸好牧北一把扶住了她。



    “罢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杀他了,这样太便宜他,我更喜欢看到他现在生不生死不死的样子。”



    张管家露出一丝笑意,他眼神转向邓佳,目光变得柔和。



    “小佳,你和你母亲长得越来越像了,笑起来的样子让我有种错觉,仿佛梦蝶就在我眼前一般。”



    “无耻!快把我父亲叫醒,我可以做主之前所有的事情一笔勾销,你和我们邓家两不相欠!”



    邓佳哭泣,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她还是不放弃,想让张管家出手救自己父亲。



    面对邓佳,张管家语气还算柔和:“唉,我说过了,我没办法,而且我就算有,也绝不会救他的。”



    伸起手一擦眼泪,邓佳恢复镇静,眼神变得凌厉:“张伯,我一直以来都很敬重你,没想到你居然会作出这种事,你们以前的恩怨我不知道,也不想管,我现在只要父亲醒过来。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拿下他!”



    十几名护卫听到邓佳的命令,开始手持武器朝张管家靠近过去。



    “就凭这些废物也想拿下我张松涛?!”



    张管家冷笑,站的笔挺的身体散发出强烈的灵力波动,之前明显是隐藏了实力。



    他之前满脸的老态尽去,原本脸上皱巴巴的皮肤都开始焕发光彩,皱纹尽去,一下子从一位六十多的老者变成了三十几的中年人。



    “筑基初期巅峰?”



    牧北眉头一皱,他也没想到这张管家也懂得敛息法门,连他都没有察觉出来。



    张松涛面带冷笑,单手掐法决,三十几个保镖全被灰色死气缠绕,那些死气像是实体,将他们越勒越紧,而后掐断了脖子,连惨叫声都未发出。



    “现在呢?”



    他挥手散去法诀,像是杀了几只虫子。



    “你母亲没有选择我,因为那时候我太过弱小,现在不同了,我是修真者,有着主宰他人命运的力量。跟我走吧,小佳.......”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